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模糊情感(五)  

2010-01-17 11:00:25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已经8点半了,于立峰还没有回来,雪菲没有开灯, 窗外的月光穿过大落地窗照射进来,雪菲的身上披上了一层银色。毅伟此刻在线,能够跟他聊聊自己不开心的事情,找到一个倾听者,有了一个宣泄的渠道,让她心里舒服很多,她也想听听毅伟对这样的事情有怎样的见解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儿子多大了?”毅伟问。“14岁了,在师大附中读读初二呢。”雪菲回道,“因为以前我在学校工作,所以孩子上学就很早,没想到他才这么点大,竟然会出现这样的问题,我真的是没有想到。”雪菲说到这里,心情更加的沮丧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个事情不要急于下结论。”毅伟在劝导着她。“现在的孩子成熟的较早,懂的也多,但是这个年纪,对感情还是懵懂的,需要正确地引导,而不是简单甚至粗暴地阻止,那样也许结果会很糟糕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。师大毕业以后,我也在中学工作过几年,那时候这样的问题也有,只不过不多,班主任可能了解的情况多些。”雪菲说。“什么年代这样的事情都会有的,哈哈,关键在于处理的办法。”毅伟说。

        “那你给我点建议吧,真愁人啊!”雪菲在向毅伟讨教 。“不要把这个当做洪水猛兽一样,你儿子回来后跟他好好谈谈,先听听他自己怎么说,要让他觉得你是信任他的,然后再给他点儿正确的引导,他才愿意跟你说实话,也能够听你的劝告,否则,事情会向反方向发展的。”看完毅伟的话,雪菲发了一个大拇指的表情符号,以示赞许。

        “嗯,你说的有道理。现在的孩子都逆反,年纪不大,却总以为自己不是小孩子了,真难管理啊。”雪菲有点感慨。“所以说要给予一些正面的、积极的引导呢!哈哈。”毅伟说。“你好像很有经验啊!”雪菲心情好了一些,发了一个调皮的表情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嗯,算是有点经验吧。”毅伟说。“哦?难道?”雪菲本是想问是否毅伟的孩子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,但是又觉得不妥,毕竟认识时间不长。“是我女儿,她初二的时候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,不过那时候我没经验,处理的不好,女儿就很抵触,幸好她妈妈比我耐心。”毅伟说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哦。那后来?”雪菲很好奇最后怎么样。毅伟接着说:“开始知道的时候我也很生气,还很着急,学生嘛,毕竟应该以学习为主的,所以我对她的态度不免有些急躁了,她跟我闹得不说话,看见我像敌人一样,那时候我非常的苦恼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哦,那之后呢?”雪菲问。“后来是我老婆,她慢慢跟女儿聊,慢慢化解了女儿的抵触情绪之后,她才说实话,确实有个男孩子给她传纸条,但是她根本没理会,我当时那么气愤,她就故意跟那个男孩子交往了,后来做通了她的思想工作之后,她才不跟我为敌了,为了这事儿,我真的很后悔自己的简单粗暴,所以,我才奉劝你一定要站在孩子的角度去考虑问题。”毅伟娓娓道来,雪菲听得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 毅伟的一番话,极有条理。雪菲原来在学校时也了解到一些情况,一些学生有早恋萌芽的时候,有的家长和老师处理的不好,孩子很抵触逆反,结果很糟糕,所以她才会烦恼,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发生在自己儿子身上的早恋问题。听了毅伟的一番话,让雪菲理清了思路,同时也让她对毅伟多了了解。

        雪菲对他的印象一点点的加深了,毅伟是一个思路清晰,很有见地的人。网络中毅伟也是雪菲第一个愿意去深谈的人,以前她从来没有在网上跟哪个网友有太多太深的交流,她庆幸自己遇到了这样一个人,不但能够听她的倾诉,还能给她一些良好的建议。

        心情放松下来以后,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,雪菲看着墙上的石英钟,时间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。“李子,你也在家吗?”她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,我还在单位,有一个合同,晚上必须要赶出来。”毅伟说。“哎呀,那我占用你太多时间了,对不起啊!”雪菲发了一个抱拳的表情符号,以示抱歉。

        “没关系,也快弄完了,本来想跟你打个招呼继续拟合同的,但是看你心情不好,就跟你‘聊十块钱儿的’,哈哈!”毅伟把小品里的台词也说出来了,雪菲看到了咯咯地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吃饭了吗?别饿着啊!”雪菲关切的说。“吃了点面包,没事的,你怎么像我家小妹一样的语气呢?!哈哈。”毅伟那招牌式的笑让雪菲心里很舒畅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就当我是你小妹吧!正好我想要一个哥哥呢。”雪菲发了一个调皮的表情。“丫头,你为什么这么调皮啊?”毅伟也发了一个调皮的表情过来,他对雪菲的称呼也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谁是丫头啊,我也不小了。”雪菲心情彻底好了起来,她发了一个捶人的表情。“从小我爸爸就当我是男孩养着,所以我才有点调皮吧,呵呵。”雪菲的爸爸非常喜欢女孩,从小就非常宠爱雪菲。“哦。你不是要做我小妹吗?我对家里两个小妹的称呼就是‘丫头’啊!哈哈!”毅伟也发了一个调皮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我们以后不用汤姆和杰瑞那样的称呼了吗?”雪菲傻傻地问毅伟。“那本来也是小孩玩儿的游戏,不适合咱们,对不?!”毅伟说。“哥哥,那听你的。”雪菲马上说。“丫头,现在就进入了角色?!哈哈。”毅伟调侃着雪菲,一番对答让他们都很开心。

        雪菲发了一个握手的表情给他,毅伟接着说:“丫头,你开心了吧!我要接着忙了。不过孩子的事,你一定要慎重。”他又嘱咐了一遍。“哦!好的,你快忙正事儿吧。谢谢你啊,给我那么好的建议,我会慎重处理的。”雪菲发了一个再见的表情符号。“88。”毅伟说了再见以后头像就暗了下去,不知道是隐身了,还是下线了。

        雪菲也无心再去上网查询解决办法了,她关了电脑,到厨房热了一下饭菜,简单吃了点儿填饱了肚子。收拾完以后已经9点半了,雪菲到客厅开了灯,室内一下子亮了起来,她的心也好像亮堂了很多。她站在阳台的窗前,呆呆地望着路对面的楼区一家家住户的窗子。那些窗口有的亮着灯光,有的是暗着的,亮着的窗口有人影晃动,而暗着的窗口,却是死寂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当,当”,有敲门声,听着这熟悉的声音,雪菲知道是老公回来了,她急忙给于立峰开了门,把拖鞋递给他,帮着他把外罩脱下来挂在衣架上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以为你还得一会儿才能回来呢!”雪菲对老公说。“今天有点累,吃完饭我就回来了,他们还喝呢。”于立峰的样子确实很疲倦。“累了就洗洗睡觉吧!”雪菲关切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刚吃饭?”于立峰用鼻子嗅了嗅厨房飘出来的味道问雪菲。“嗯,也不怎么饿,就简单吃点。”雪菲很随意地说。“咳,真是浪费了今晚的一顿好饭菜啊!”于立峰看着雪菲,惋惜地皱着眉说。雪菲看着他皱着眉毛的样子,不禁笑了。“算了,改天补回来就行了!“

        洗漱完毕,雪菲和老公上床的时候已经接近10点了,躺到床上,雪菲还没有睡意,于立峰习惯性地伸出胳膊搂着她,月光透过窗帘侵入卧室,光线很柔和。雪菲睁着眼睛,看着对面墙上的婚纱照,那是他们结婚十年时补拍的,照片中的于立峰身高1米75,身材俊秀挺拔,雪菲身高1米60,娇小柔美,他们依偎在一起一脸幸福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雪菲轻轻地叹了口气,一晃结婚十几年了,孩子也14岁了,不经意间青春就慢慢地流逝了。于立峰听到了她的叹息声,张开眼睛问:“怎么了?老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没什么,咱们老了,孩子也大了,不像小时候那么好管了。”雪菲感叹地说。“儿子怎么了?”于立峰警觉地问。“孙老师晚上打电话说,儿子有早恋倾向,才多大的孩子啊。”雪菲本想早上醒了以后再跟他说,现在他问,她忍不住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臭小子!等他回来了我收拾他!”于立峰心里有点冒火,发狠地说:“平时给他吃好的喝好的,穿名牌,戴名牌的。不好好学习,给我搞什么早恋!”他侧起身,斜靠在床头上,拿起床头柜上的烟点燃了一只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哎呀!你就这样,火气那么大,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呢,等儿子回来问问才知道啊!”雪菲推了一下他。“还问什么,老师说了还能有假啊,幸好老师负责任,告诉了咱们。”于立峰狠吸了一口烟,恨恨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了,你也累了,先睡觉吧,等儿子回来以后我问问再说,不许你直接发脾气啊!”雪菲从老公的臂弯挣脱出来,警告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 雪菲翻转了身,背对着老公,于立峰掐死了烟叶躺了下来。一会儿的功夫,于立峰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,雪菲还是没有睡意,思考着儿子回来了怎么跟他谈,她想起了毅伟跟自己说的一番话,和老公听到这件事后的反应,是那么的不同,这样的比较,让她在心里暗暗地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 于立峰做事有热情,也有激情,工作干的也很出色,就是性情急躁了一些。而毅伟给她的感觉很沉稳,对事情很有见地,也温和,这些优点,如果能融合在老公一个人的身上,他就更完美了,雪菲想着想着,沉沉地睡去。

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