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模糊情感(六)  

2010-01-18 12:00:13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 早上醒来的时候,已经6点半了,外面的天气有点阴沉,雪菲叫醒了老公,简单吃了点早饭,就各自上班了。雪菲到了办公室,简单收拾了一下,就呆坐在办公桌前,想起儿子的事情,心情就如天气一样,很阴郁。

        日历显示今天是周四,明天晚上于威就放假回家了,怎么跟他谈呢?虽然有了毅伟的“现身说法”,雪菲还是没有很清晰的头绪。

        雪菲越想越头疼,索性不去再想了,今天工作很清闲,她开了电脑登录了QQ,群信息提示有30条未读,她打开群聊天框,几个群友聊得正起劲。

        如烟是四川一个市的机关干部,和雪菲同龄,平时也聊得好,她正在跟几个群友聊着天。“我好郁闷啊!”她发了一个难过的表情。青竹说:“如烟,怎么了?”枫桥问:“如烟,遇到什么事情了?”如烟说:“儿子的班主任说,儿子经常给女同学发短信,我问儿子了,他说没什么,不要我大惊小怪的。你说我咋办?!郁闷啊!”

       青竹问:“你儿子多大啊?”枫桥也问:“成绩下降了吗?”如烟说:“我儿子刚满14周岁,成绩现在还没有大的波动,我在考虑不再让他住校呢。”青竹说:“孩子过早地离开家长的视线,也有问题的。”枫桥说:“大可不必那么紧张,都是从那个年纪过来的,现在的孩子感情还很懵懂,引导不好的话,容易背道而驰!”

        雪菲看到这里,也参与进来。“大家好啊!”几个人看到她,都分别跟她打着招呼。如烟说:“飞扬,怎么才来呢?”雪菲发了一个调皮的表情,“最近有点忙,今天正好闲着没事,就上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飞扬,难得看到你来,走私一会儿吧。”如烟的头像闪动着,她在找雪菲私下里聊天。“好,如烟,看到你们聊天的话题,我也想跟你聊聊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 如烟说:“咳,孩子大了,问题也多了,我跟儿子说要看他短信写的什么,他却不给我看。他原来有什么都跟我说的,现在也开始背着我什么都不说了。”雪菲说:“可不是嘛!我儿子老师也打来电话说,儿子跟女同学传纸条呢,明天他回来我还不知道怎么他谈呢。我也郁闷!”说到这里,雪菲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
        两个女人开始了交流,相仿的年纪,相仿的经历,又遇到了相仿的问题,她们互相劝慰着、互相提醒着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奉劝你还是谨慎点好,也别太急了,耐心点吧。要是孩子不理解你,会更叛逆的,结果也会很糟糕呢。”如烟感慨地说。“是啊!所以我愁呢。你也别太急了,慢慢来吧,别把自己给急坏了。”雪菲说,“我老公就是发脾气,那样还不得打架呀!”

        如烟说:“我儿子的事,没跟老公说,是我私下跟儿子聊的,手机暂时没收,儿子也没说什么,看看以后情况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儿子学校不许带手机,发短信这个事儿我还不用担心。我也打算儿子回来,先问问是怎么个情况再说。”雪菲还是很客观理性。“嗯,这样也好,不要先入为主。我要忙了,改天聊。88。”如烟要忙工作了,跟雪菲说了再见就下线了,雪菲把号码隐身,也不再去群里聊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 互相劝慰的过程,也是自我对事情重新认识的过程,雪菲的心里渐渐有了很明晰的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 周五的下午,雪菲提前回了家,给儿子做了他喜欢吃的红烧鸡翅,酱排骨。于立峰开车去接孩子回家了,不到5点,他们父子就到家了。于立峰的脸色不好,于威也不像每周回家那么欢实,默默地放下手里的东西,去卫生间洗手。

        雪菲看到这样的情景,心里已经感觉到了,于立峰一定是跟儿子在路上说了什么才会这样。三个人安静地吃了饭,于立峰到阳台去吸烟,雪菲叫儿子帮自己收拾碗筷。在厨房里,雪菲刷着碗筷,于威收拾了餐桌,站在雪菲的旁边。

        于威的身高已经接近1米70了,真的不是小孩儿了,雪菲想。“儿子,这周过得怎么样啊?”雪菲用一个轻松的话题,开始和儿子交流起来。“还那样,老师整天催着我们学习学习的。只有晚上到寝室的时候,才可以放松一下。”于威嘟着嘴说。

        雪菲笑了,“读书就是苦差事,都一样的。上大学以后,就能轻松一些了。”她知道儿子不喜欢说教式的交流,所以没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于威哼了一声,说:“你和老师一样,都这么说!”雪菲想着,该怎么切入主题才能让儿子不反感,她转移了话题,用一种很随意地口气问着:“儿子,你们班男女同学说不说话啊?”

        于威警觉地看着她,“有时候也说话。”他谨慎地回答着,然后看着妈妈的反应。雪菲一边擦着灶台,一边显得很随意地说:“有没有关系很好的男女同学啊?”

        看着雪菲漫不经心的问话,于威没有了刚才的警惕性,“关系都不错啊,也有吵架的。”他说。很显然,他对妈妈的问话没有产生反感的情绪,雪菲感觉到这样的交流效果还是不错的,话题可以继续深入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有没有处的好的女同学啊?儿子。”雪菲像朋友一样,用一种调侃的语气笑着跟于威说。于威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,他没说话。雪菲收拾完厨房,拉着儿子到了他的房间。

        “张老师前几天给我打电话,说你和女同学传纸条儿了,有这事吗?”雪菲的口气还是很温和,她不想给儿子很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哦!是叶珊。周一下午自习课的时候,她给我传了个纸条儿,说要看看我的数学练习册,我当时正在做练习册呢,就传个纸条儿给她说写完了再给她看。”于威满不在乎地说,声音也大了起来。雪菲认识叶珊,她是邻居的女儿,有时候于立峰接送儿子的时候,也顺便带着她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哦。这样啊!”雪菲恍然大悟似的接着说,“但是儿子啊,上课时传纸条还是不好,下课的时候再说多好。对不对?!”雪菲和儿子并排坐在单人床上,她亲热地拉着儿子的手,于威却不自然地抽开了手。“就这么一次,我们张老师就这样,大惊小怪的!”他看妈妈没有责怪他,反倒强硬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张老师也没说什么,这不是对学生和家长负责嘛!儿子,我相信你!”雪菲正色说道。于威抬头看着她的眼睛,脸上现出笑容,靠在她的肩膀,撒娇地说:“我老妈就是开明!比我爸强多了。妈,你放心吧,一定会用好成绩回报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于威正在变声期,声音哑哑的,雪菲摸了摸他的头,慈爱地说:“你真的是长大了,比妈妈高那么多了。也有思想了,爸爸其实也是很关心你的,也是希望你能身心健康的成长啊!”于威没说话,也没有反驳她。

        一场谈话很轻松地结束了,雪菲看着儿子,并没有抵触的情绪,心里很高兴。于立峰说要跟儿子认真谈谈,被雪菲制止了,她说继续观察一下再说,不要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    周末的两天时间,雪菲给儿子买了很多好吃的,给了儿子更多的关爱。她让老公陪着儿子下棋,也正好联络一下父子之间的感情。于威很开心,一脸稚嫩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 周一一早,于立峰开车送于威上学,雪菲也一起去了。到了学校,于威直接回到班级,雪菲则找到了张老师,跟他交流了一下,她把跟于威谈话的内容简单说了,说请张老师注意观察一下于威,以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及时跟自己沟通,也希望老师不要再给儿子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 于立峰送雪菲去单位的路上,埋怨着她,说:“咱们应该对孩子严肃一点,这样温和的方式,也许他不会放在心上的,如果以后真的出了问题,后悔都来不及。”雪菲说:“先这样,观察一段时间看看再说,也不能冤枉孩子,是不是?!”两个人意见有分歧,于立峰听她这么说,横了她一眼说:“出问题你自己负责吧。”雪菲看了他一眼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工会近期没什么大事,午饭时雪菲草草地在食堂吃了点饭,就回到办公室上网登录了QQ,她希望见到毅伟,想把孩子的情况跟他说说,也许跟他会有共识的。更重要的是,向他“汇报”一下她的处理方式及结果,还是令人满意的,她觉得他一定会认同她的。

        时间刚刚11点45分,毅伟真的在线,状态还是显示繁忙。“哥哥,你好!”雪菲首先问了一声好。她知道毅伟12点下班,就要出去吃饭了,她要抓紧这点时间,跟他聊几句。

        “丫头,你来了,哈哈。”毅伟很快就说话了。 “你在忙吗?”她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忙了,要去吃饭了。你吃饭了吗?”毅伟问。“我吃过了。能见到你,真的很高兴!”雪菲发了一个握手的表情过去。

        “丫头,今天心情很好啊!哈哈。”毅伟很关切地问:“怎么样?周末跟你儿子谈了吗?结果怎样?”

        毅伟的问话,让雪菲的心里一热,他还记得于威的事情。窗外有一丝阳光透射进来,照在办公桌上,办公室也比上午要暖和一些,她看着聊天框里那蓝色15号楷体字,心情极其的舒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)| 评论(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