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模糊情感(三十一)  

2010-11-30 17:08:48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晚饭的时候,雪菲的父亲就清醒了,看到眼睛红肿的雪菲和一脸焦急的儿子,他勉强挤出点笑容说:“我没事,别担心我,好好照顾你妈。”他的声音很虚弱,60多岁的年纪了,经历了一次这样的手术,是需要很长时间才可以养好身体的。

        刚做完了手术,老人暂时不能进食,最终雪菲和弟弟商定,晚上由弟弟和于立峰陪护,雪菲回家照顾母亲和孩子。回到家后雪菲的母亲坚持要来照顾老伴,雪菲拗不过她就陪她到医院看父亲。母亲看到父亲脸色苍白地躺在病床上,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,雪菲的父亲安慰着她,“老伴啊!我这不是很好吗?没事了。”雪菲的母亲没说话只是点着头,擦了眼泪去抚弄了一下输液的管子。

        周一雪菲就到单位找王主席请了假,专心照顾父母和孩子。白天都是雪菲去护理父亲,晚上则由弟弟和于立峰倒班。近半个月后父亲才办理了出院手续,肇事司机并没有逃避责任,给付了相应的补偿。出院前雪菲两口子和弟弟两口子就研究了由谁照顾父母的问题,弟弟理解雪菲,提出他们搬回家去照顾父母,而于威由雪菲自己去照顾,雪菲和于立峰只好同意,这样的办法也许就是最好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 父母有弟弟照顾,雪菲也可以放心了,于威这里他们也已经想好了,周一到周五由雪菲照顾,周五晚上于立峰过来一起团聚。而雪菲的工作,她决定暂时这么继续着,只能每天起点早,贪点黑坐轻轨。午饭不能回来做,就让于威在学校吃一顿午饭,早饭和晚上就在家里吃。

        这样来回跑的日子非常的辛苦,但是为了照顾好孩子,雪菲无怨无悔。毅伟一直跟雪菲有联络,也一直在关心着她,安慰着他,一直以来有他的关心和抚慰,让雪菲多了坚持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 雪菲把家里的电脑搬到了于威的住处,晚上一个人无聊的时候就上网玩玩游戏,有时候毅伟也会专门上网陪他聊天。这样的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,寒假过后就要过年了,于威难得放几天年假,一家人都回到了雪菲的父母家。过年时一家人团聚时最热闹的时候,雪菲的父亲恢复的不错,但是自从脾摘除之后免疫力下降很多,身体远没有原来那么好了。母亲也老了很多,雪菲看着操劳一辈子的父母,感激之情无以言表,只能在家里多做些家务补偿回报父母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一年雪菲经历了太多的事情,事业上的机遇、孩子的学业和未来、父母的健康,等等等等。2009年的元旦前夕,雪菲一个人在盘点着这一年的苦辣酸甜,有得也有失。12月31日的晚上,于立峰也过来了,一家人开心地吃了晚餐,于威就吵着跟爸爸下五子棋去了,雪菲一个人上网在空间里写了一篇日志《盘点2008》,把一年的经历统统写进日志里。

        正逢岁月更替,毅伟也忙了起来,两个人都很少上网聊天了,只是不时地会互相发个短信问候一下,时常地保持着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 年三十的晚上毅伟给雪菲发来短信,说自己一家三口也回到老家的父母家里过年了,雪菲说了些祝福的话,之后就没再联系,初八于威就开学了,雪菲又得回去照顾于威。单位不忙,王主席了解雪菲家里的情况,给她放假到正月十五,雪菲真的是对领导感激不尽,也更不能提调转工作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从父母家回来,于威学习紧张,雪菲常常一个人呆坐在电脑前,或者躺在床上看书,于立峰在身边的时候没觉得怎样,而一个人独眠的时候多了,反倒有种无言的孤寂感。开始的时候,每天晚上雪菲都会打电话给于立峰,看他是否在家,问他在干什么,慢慢地时间久了,雪菲也懒得打电话问这些了。

        只是除了在网上跟毅伟有些交流外,时常地两个人会互相发些短信,互相关心一下。晚上寂寞的时候,雪菲也会想起毅伟,想起跟他在一起的时候,想起他悉心照顾生病的自己的时候,这些回忆让她排解了很多的烦闷,同时也多对毅伟的思念。

        过了正月十五,雪菲就开始正常上班了。市里又下了一场雪,路面很滑,雪菲下了轻轨没有去挤公交车,而是打了一辆车去单位,这样能快一些也安全些。天气阴沉沉的,办公室里的温度也不高,雪菲忙完了工作就上网挂上了QQ,毅伟没有在线,从年三十后他一直没有发来短信,雪菲有点惦记他了。

        这个时间他也应该回冰城了,雪菲想了想还是发了一条短信给他:“这段时间你还好吧?”这次毅伟的短信没有那么快就回复过来,而是在午饭的时候,毅伟才回复了一条短信:“最近家里出了点事,过一段时间我再联系你!”简单的一句话,却让雪菲更加地惦记毅伟了。家里出事了?什么事啊?严重吗?对毅伟有什么影响呢?虽然这些都是她想知道的,但是毅伟说要过一段时间再联系她,她也不好再去问什么,只是心里更加地放不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 雪菲既惦记他又担心他,真想为他分忧啊,自己有事的时候都是毅伟在安慰着她了,而毅伟有事的时候自己却帮不上忙,这是什么朋友啊!雪菲既自责又毫无办法,带着忧虑她挨过了一周。于立峰周末过来的时候也发现了她的情绪不高,以为她太累的,就很体贴地帮着她做家务,雪菲看着他的样子,心里很欣慰,儿子的成绩一直有提升,这些都让她觉得自己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
模糊情感(三十一) - zhanfang1010 - zhanfang1010模糊情感(三十一) - zhanfang1010 - zhanfang1010模糊情感(三十一) - zhanfang1010 - zhanfang1010模糊情感(三十一) - zhanfang1010 - zhanfang1010模糊情感(三十一) - zhanfang1010 - zhanfang1010模糊情感(三十一) - zhanfang1010 - zhanfang1010模糊情感(三十一) - zhanfang1010 - zhanfang1010模糊情感(三十一) - zhanfang1010 - zhanfang1010模糊情感(三十一) - zhanfang1010 - zhanfang1010模糊情感(三十一) - zhanfang1010 - zhanfang1010模糊情感(三十一) - zhanfang1010 - zhanfang1010        一周之后就到了3月初,一个晚上雪菲在家里等着上自习的儿子,电话就响了,而这个电话就是雪菲一直盼望着的毅伟的来电。“你好。”雪菲礼貌地问候了一句,很久没有电话联系了,让雪菲感觉有点生疏了,“哥哥”这两个字她也说不出口了。“最近你还好吧?”毅伟的声音有点低沉,“我一直惦记你,但是因为我这里很忙,一直没能给你打电话,你没怪我吧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会呢?!哥。”雪菲冲口而出,她从毅伟的声音里感觉到了他内心的沉重,“最近你还好吗?”她轻轻地反问了一句,没有再继续问其它的,毅伟却听出了更多的含义,他说:“过年的时候回父母家,我老婆和母亲弄的有点不愉快,其它的都还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哦!”雪菲心想跟老人有什么计较的呢,毕竟是老人了嘛,首先要尊重啊!可是她毕竟不了解具体情况,也不好说什么,所以只是哦了一声。“呵呵,已经没事了,初二我就带着老婆孩子回冰城了。”毅伟笑了笑,笑声却没有了以往的爽朗。雪菲又“哦”了一声,毕竟是毅伟的家事,她也不好多问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身体还好吧?父母都好吧?”毅伟不再提自己的家事,而是问着雪菲的情况。“我很好,就是来回这么跑累了点。父母现在都很好,身边有弟弟照顾,我也很放心。”雪菲说。“那就好啊!”毅伟轻叹了口气,被雪菲听到了,“怎么了?哥哥,叹什么气啊?”她问。“我父母也年纪大了,又远在老家,我是长子,平常我照顾不多,本想过年回去团聚一下,没想到老婆不懂事,闹的很不愉快!”毅伟说完了之后长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哥,我也不知道嫂子做什么了,但是你多谅解一下她吧。”雪菲劝解着毅伟,“母亲永远会谅解儿子的,她也希望你和嫂子能够幸福,所以事情过去了就算了,不要影响你们以后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丫头,我知道。我岳母家很早就搬到了冰城,家庭条件不错,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,从小有点娇惯,她性格又有点内向,认定什么事就很难改变。”毅伟又叹了口气接着说:“当年我毕业之后到了冰城,人生地不熟的,我们俩是同学给撮合的,和她相处了不久就结婚了,我妈不是很喜欢她的个性,她也不喜欢我家里人,所以这些年我很少带她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哦。”雪菲静静地听着毅伟在述说。“有了我女儿以后,关系缓和了许多,但是为了避免矛盾,我只是在过年的时候,才带着她和孩子一起回去。”雪菲听到毅伟好像点着了一支烟在吸着,接着他说:“今年过年只是很小的一件事,就闹了起来,真的是让我很恼火,我就打了她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啊?!”雪菲轻呼了一声,毅伟会动手打老婆,这真的让她难以想象。女人的听觉是最敏感的,她清楚地听到毅伟呼出了一口烟,然后继续说:“你知道吗?大年三十的晚上啊!40出头的人了,怎么也得尊重老人吧!母亲再怎么不对,毕竟也是老人啊!有事可以跟我说,对不对?!”雪菲说:“那你也不该动手吧!多伤感情啊!”毅伟苦笑了一下说:“是啊,当时我也有点冲动,看她给我妈使脸色、说难听的话,我就忍不住打了她一个耳光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们现在怎么样了?”毅伟有些激动,雪菲更担心他现在的状况,她也从毅伟的陈述和他猛吸烟的细节中,感觉到了他内心的沉重和压力。“她在跟我冷战呢,女儿初八开学之后住校去了,她就回娘家住了,我自己一个人在家。”他又深吸了一口烟,故意显得很轻松地说:“嗨,我现在也难得清静啊!”

        现在换做雪菲愁闷了,“哥,你少吸烟,对身体有害的啊!”毅伟有些激动,雪菲更担心他现在的状况,她也从毅伟的陈述和他猛吸烟的细节中,感觉到了他内心的沉重和压力。她耐心地劝说着毅伟:“这样怎么行呢?无论嫂子对错,你是一个大男人,应该有点度量,还是去道个歉,给嫂子一个台阶下,把她接回家吧。”毅伟却说:“我已经去了一次,她还不理我呢,我岳母态度也不好,过一段时间再说吧。”雪菲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毅伟却笑了,说:“呵呵,丫头,为我担心了吧?我没事的,单位最近也忙,家事先放放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啊!按时吃饭,注意休息。”说着说着雪菲的声音就有点颤颤的了,毅伟已经像亲人一样融入了雪菲的生活,他的心情也会影响到雪菲的心情。“傻丫头,我都40多岁了,会照顾好自己的。哈哈。”毅伟笑着安慰着雪菲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了,跟你说说这些我心里痛快多了。说说你的情况吧,工作还想调转吗?找人办了吗?”毅伟心情轻松了很多,他转移了话题。“暂时我不想调转工作了,一个是没人也办不了,二是想等孩子中考以后确定是否还在这个学校读高中再说。”雪菲说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 “嗯,这么想比较现实。丫头,调转工作的时候如果实在找不到人给办,我可以找同学陆帆试试看。”毅伟也赞同雪菲的想法,他最后的话,让雪菲感到很贴心,在他自己遇到这么大难题的时候还会惦记着自己的工作问题,他还那么细心,真心地想帮助自己,雪菲想到这些,心里竟然有一种异样的幸福的感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