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模糊情感(四十四)  

2010-12-10 11:01:14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
        发完了短信,雪菲看了一眼时间,已经12点多了,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冒失,无论李毅伟在哪里,这个时间跟他联系都很不是时候。但是她内心的焦虑和烦躁,却难以抑制。

         这时候李毅伟的短信又来了。“你方便接电话吗?我给你打过去吧。”李毅伟的回复也很简单,能够电话里说当然更好了,看到了这条短信,雪菲非常高兴,马上回了一条:“方便。”然后把自己的手机铃声放到了震动状态,下床关好了房门,这样也避免吵醒于威。

        雪菲的手机很快地就震动了起来,她戴上了耳机,躺在床上接听了电话。“喂。”李毅伟的声音很低,也有点沙哑:“你怎么了?”听着他低沉温和的声音,雪菲突然像个委屈的孩子,哭了出来,她低声啜泣着,李毅伟急忙安慰着她说:“别哭,有事慢慢说,好吗?”

        他的声音越是温和,她越是想哭,毅伟也不再劝她,耐心地等着她哭完,雪菲哭了出来心里痛快多了,说:“真不好意思,这么晚了还打扰你,我以为你已经关机了呢,没想到能听到你的声音,我很高兴。”她语无伦次地说完,毅伟就笑笑说:“我的手机基本24小时都开机的。没事的,你怎么了?不开心吗?”

        雪菲简单把家里最近发生的事情跟他说了,说完了又哭了起来。李毅伟就耐心地安慰着她,说于立峰可能手机没电了,半个多月没上班,没出去应酬了,很可能晚上有应酬,时间就晚点,让她放松一点,不要想得太多,更不要自己折磨自己。

        关于于立峰外遇的事,李毅伟的想法是,既然雪菲从于立峰的电话里听到他的悔意,也要求对方不要再联系自己了,而且对雪菲也有欠疚感,暂时就不要说破了,有些事情一旦撕破脸了,结果往往不可收拾。

        李毅伟现身说法,他当年闹离婚的时候,搞得沸沸扬扬,最终还是继续现在的婚姻,但是感情上也有了裂痕,好几年的时间也弥合不了。生活还得继续,而且男人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,会更懂得如何珍惜身边的人的。

        听着李毅伟的话,雪菲渐渐理智了,心中也不再那么憋闷了。这时候她才想起来问李毅伟,他在哪里?这么晚了还能跟自己联系?李毅伟说在家了呢,雪菲吃了一惊,忙问:”你在家里?那我嫂子呢?“他就笑了说:”呵呵。没关系的,我住在楼上,她住在楼下,干扰不到她的。“

        雪菲突然想起上次两人在茶馆聊天的时候,她劝过毅伟要跟老婆同床而眠的事情,就问他:”你忘记上次咱们说的话了吗?你给我汇报一下吧,你跟嫂子一起住了吗?“李毅伟低声地笑了,说:”出差回来以后我们在一起住了一晚,但是我们都习惯独眠了,她也只是要求晚上我早点回家,是否住在一个房间,都不算是问题。"

        "咳。“雪菲叹息了一声,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处理好呢,还为人家担心,真是的!她捶了一下自己的头,李毅伟就说:“别叹气了,时间不早了,早点休息吧。”雪菲“嗯”了一声,李毅伟又说:“乖乖睡吧!明天我有时间再联系你,好吗?”雪菲又“嗯”了一声,手机就挂断了。

        雪菲看了一眼通话时间,竟然有半个小时之多。自从跟李毅伟有了联系之后,常常两个人就有很多的话可说,时间也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很多。她突然想起来,他刚才的声音有点沙哑,她竟然没有问,也许他生病了,或者是已经睡了被自己的短信弄醒的吧。

        卧室的窗帘没有拉,窗户已经关上了,接近10月了,晚间的气温也低了很多。外面已经很安静了,月色很美,一弯上弦月已经西移了,雪菲拉上了窗帘,月光却从纱帘透入房间,雪菲躺在床上还是辗转反侧。

        手机没有关,她一直竖着耳朵听着楼道里的声音,但是楼道里一直很安静,这个时间大多数的人都已经进入梦乡了。雪菲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再一次拨打了于立峰的手机,还是关机状态,她马上又打通了家里的电话,电话响了2声,于立峰就接听了。

        “这个时间你还没睡?!”于立峰惊讶地说。雪菲听到了他的声音就气不打一处来,“你到哪里去了?干嘛了?为什么不回来?为什么手机关机?为什么到家不给我打个电话告诉我一声?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?”她一连气说完,眼泪又下来了,声音也呜咽了。

        “手机没电了,单位来客人了,在酒店出来又去了歌厅,我也是刚到家不一会儿。回来以后我看到你打过来的电话了,以为你睡了就没给你打回去。”于立峰知道自己不对,又耐心地解释着:“歌厅就在咱们家附近,散了我就直接回家了,本想明天早上再给你打电话的。”

        “那你又喝酒了?!”雪菲又问。“没喝白酒,只喝了一点点啤酒,2杯吧。”于立峰急忙说。“医生不是说必须戒酒吗?你不要命了啊!”雪菲还是很生气。“老婆,突然一下就不喝酒了,大家都接受不了,他们都知道我有病了,也没让我多喝,就是意思一下而已。”于立峰态度很好,雪菲想想也有道理,而且2杯啤酒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。但她的嘴里还是不饶人,“你就是没记性!”

        “好了,好了老婆,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?以后一定不再喝了,啤酒也不喝了还不行吗?”于立峰明显有讨好的意思,雪菲也知道可以了,杀人不过头点地,而且酒喝都喝了,如果以后他真的能控制住自己,也就行了。

        酒能戒了,但是其它的呢?他现在和那个女人还有联系吗?他真正能“戒”了和她的一切联系吗?雪菲根本不想知道那个女人是谁?是干什么的?她只关心于立峰的想法和做法,这样的事情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,自己该怎么办呢?如果自己装傻,于立峰会不会胆子更大呢?

        雪菲思考着一直没说话,于立峰马上说:“老婆,你困了吧?睡觉吧,我也累了。明天晚上我就过去,好不好?!”雪菲从鼻子里“嗯”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,她在床上翻滚了好久才睡着,睡着了就开始做梦。

        她梦到自己回到家里去找于立峰,开了门却听到卧室里一男一女发出异样的声音,她急忙推开房门,于立峰正趴在一个女人身上,那个女人娇声叫着,见到雪菲进来,于立峰傻了,那个女人急忙拉上被子盖住自己,雪菲气愤地揪住那个女人的头发往地上拖,嘴里骂着她不要脸。于立峰就过来拉着她,让她放开那个女人,那个女人就借机拿上衣服跑了出去。

        雪菲要去追那个女人,却被于立峰死死抓住,雪菲气急惊醒了。天已经亮了,床单被雪菲扭的乱七八糟,她的心里闷闷的,像有股恶气压在胸口一样。但是醒来了她也知道是在做梦,她深深吸了一口气,又长长地呼了出去,感觉心里舒服了一些。

        雪菲晚上还没下班,于立峰的电话就打了进来,说他就在雪菲单位的门口等着接她一起回家,刘曼玲听到了,就让雪菲提前走一会儿,她也逐渐了解了雪菲家里的情况,知道雪菲的老公不时常住在这里,而且身体还不太好。

        于立峰的脸色有点憔悴,也许是晚上没有休息好的原因,雪菲冷着脸上了车,两个人默默地回家上了楼。于立峰拎着买来的蔬菜和水果,都是雪菲和于威喜欢吃的,也许他是觉得歉疚才买这些的吧,雪菲想。若是在平时于立峰买来东西,雪菲总会对他难得的细心感到高兴,但是现在她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。

        她知道长期这样放不下心里的结,不但会给自己精神上增加很大的压力,也会对夫妻感情产生很不利的影响,但是还是需要时间去慢慢调整。雪菲换了衣服在厨房收拾青菜,脑细胞异常活跃,她在想,是否该“点”一下于立峰呢?!让他能够清楚自己已经感觉到了一些事情,但是话该怎么说才好?才不会让他很反感呢?

        于立峰殷勤地到厨房帮着雪菲摘菜,雪菲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,用这个办法去跟于立峰沟通好像是没有问题的,既可以让他有所感触,又不会让他很反感。

        “老公,昨天我看到一个女同学,很憔悴的样子,我问她怎么了,她说丈夫有外遇,自己还不承认,她就经常跟踪,然后大吵大闹的,现在闹的快离婚了。你说说这事儿,咳!他们原本好好的。”雪菲摇摇头,很感慨地说。她没有看于立峰的表情,只是专注地炒着菜,油烟机嗡嗡响着,于立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雪菲话里话外的意思,没好回答,他有点发呆。

        “他们的孩子也读高中了,只是成绩不太好,我同学在开发区的一所学校工作,她丈夫是一个事业单位的领导,谁知道她丈夫跟新来的女下属就搞到了一起呢。”雪菲斜眼看了一下于立峰,继续说着。“她脾气很急,闹到了他丈夫的单位,现在搞得满城风雨的,她丈夫的名声算是搞臭了。”其实这个事情是她以前在工会的时候遇到的,只不过故事情节虽是,人物却换了。

        “她丈夫未必想跟她离婚,但是经她这么一闹,有什么好处呢?!这不是逼着她丈夫跟她离嘛!”于立峰突然说出一句。“她的性子是有点刚烈,眼里不揉沙子,再说了毕竟她丈夫有错在先啊。”雪菲不紧不慢地说。

        “我看那,就算是一定要离婚,也没必要搞得满城风雨的,再说了,男人有时候是逢场作戏,家庭还是放在第一位的。”于立峰把摘好的菜放到水池里洗,雪菲看了他一眼说:“那就该自己老婆被伤害吗?”于立峰没说话,雪菲继续说:“男人在外面快活的时候,想过家里的老婆孩子吗?”

        “好了好了,好好炒菜吧,我去抽根烟。”于立峰显得有点烦躁,雪菲没有再说什么,而是偷偷看着他到客厅点燃了一根烟,到南阳台去抽,他仰头看着自己吐着的烟圈,眼神呆滞。

        也许他被自己的一番话触动了吧?希望他也能反省一下自己,雪菲想。

     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