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模糊情感(四十七)  

2010-12-11 09:28:02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 酒店房间温暖如春,雪菲从进来就没有脱下羽绒服,虽然它只是卡腰式的、而且不大,但是在这么暖和的房间待久了也出了一身的汗,她也不知道是房间热出的汗,还是被李毅伟握着手出的汗,总之她的额头和鼻尖上已经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    她用手擦了一下额头和鼻尖,李毅伟看了急忙撒开她的手说:“如果你热,我去打开窗子吧。”说着就站了起来,窗子却是被酒店锁死了的,也许是怕客人出意外吧,很多的酒店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刚才走得急,雪菲的羽绒服里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紧身毛衣,她不敢脱掉外衣,只好把外衣的拉锁拉开,这样可以凉快一些。李毅伟重新坐了下来,他的样子显得很疲累,强打精神坐在靠背椅上。

        雪菲就说:“大哥,要不你去床上躺一会儿吧。”李毅伟摆了摆手,说:“没事,我撑得住的,呵呵。”他的笑容里带着勉强,让雪菲看着心里很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时间也不早了,你去床上躺着吧,一会儿我也得回家了。”雪菲看了一眼手表,已经快到10点了,于威10点半就放学回家了。“再陪我一会儿好吗?”李毅伟近乎哀求的语气,让雪菲有种心痛的感觉。是啊!他酒后一定很难受,需要有人照顾。

        雪菲说:“那好吧,我再待一会儿,但是你必须上床乖乖地躺着才行。”她用命令式的口气说。“好,我听你的。”李毅伟和衣躺在床上,雪菲给他拉上被子,他安静地躺在那里感觉舒服了一些,雪菲拉着靠背椅坐在窗前,给他掖了掖被子,他就猛然捉住了她的手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毅伟看着她的眼神让她的心怦怦乱跳,他深邃的眼睛像幽深的大海一样,她感觉自己被强大的力量吸引着,正在一步一步地跌落进去。自己不是一直当他是哥哥吗?怎么此时心里会有一种心动的感觉呢!

        雪菲不敢再想下去,她躲开了他的视线,想拉出自己的手,可是却被他抓得牢牢的不能动弹。他的手烫烫的,青筋突出,第一次被他这样抓着手,让雪菲的心里涌出了一种异样的情愫。

        她的眼睛里渐渐有了一层水雾,一滴泪突然滴落到他抓着他的手上,他一惊,马上松开了她的手,然后欠起身说:“丫头,对不起。我今天真的喝多了!”雪菲不敢再看他的眼睛,扭过脸两只手互相摆弄着,全身都很不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 室内的灯光不太亮,雪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李毅伟安静地靠在枕头上,雪菲知道他在看着自己,而她在此时却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 “让我的爱伴着你直到永远。。。。。。”雪菲的手机铃声在此刻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,也把她拉回了现实。她抹了一下眼睛,从包里拿出手机,电话是于立峰从家里打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喂?”雪菲按了接听键,她不知道这个时候于立峰还打电话干嘛。“你在哪里呢?”于立峰语气带着疑问,“我打你那边的固定电话怎么没人接呢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哦。哦,我出来买点东西,马上就回去了。”雪菲定了一下神说,她不想让于立峰对自己有什么怀疑,也不想让他对自己不放心。“哦,这么晚了,你早点回去吧。”于立峰嘱咐说,他没有怀疑雪菲的话。雪菲舒了一口气问:“这么晚你打电话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哦,我突然想起来了,上次你说同学的哥哥是市委的领导,他既然能帮你调转工作,一定能量很大,要不你再找找你的同学给问问,看看我工作的事儿,他能不能帮上忙,事后咱们重谢就是了,怎么样?”原来于立峰是突然想起了工作的事,才打的电话。“

        哦,我知道了,明天我找同学问问吧。”雪菲挂了电话,苦笑了一下,把手机重新放到了包里。

        李毅伟已经坐起来了,半靠着床头,意在枕头上,他问:“妹夫也要调转工作吗?”电话的声音大,刚才雪菲跟于立峰的通话他听得清清楚楚。“嗯,我们听说市建行在开发区要建一个分行,想找找关系把他的工作也调转过来,这样我们一家就能团聚了,互相照顾着也方便。”雪菲简单解释着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的同学?你同学的哥哥是?。。。。。。”李毅伟很疑惑。雪菲很不好意思地笑了说:“我工作调转以后老公问是谁帮的忙,我就说同学的哥哥是市委的领导,是求他帮忙给调转的,现在他又想起来这个人了,要我再找他试试看,能否再帮帮我们。”说完这些她歪了一下头,对毅伟说:“这都是跟你学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。”李毅伟听完了哈哈大笑,竟然笑得干咳了起来,雪菲急忙从桌子上拿过水杯递给他,雪菲又拍着他的背,他一边喝水一边压着咳,他拍了拍胸口,慢慢地就不咳了。

        雪菲就嘟着嘴说他:“你还笑呢!我都愁死了,明天我去哪里找这个同学的哥哥啊,只好继续骗他了。”毅伟看着她皱着眉头的样子还想笑,但是自己克制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,我不笑了,丫头,别生气啊!”李毅伟不笑了,他又回复到了正常的状态,醉意也没有了。“你说说怎么个情况,我可以找陆帆给你试试看,反正这小子有能量,帮一件事也是帮,帮两件事也是帮。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 雪菲瞪大了眼睛,她本来不想跟李毅伟提这个事的,但是因缘巧合,现在他知道了,“那怎么好意思啊!”她是真的不好意思再麻烦李毅伟,她的样子有点扭捏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哈哈,我找陆帆就说我们老总的亲戚有丈夫啊,现在丈夫也想调转过来就行了呗,反正他一个事儿也是维持,两个事儿也是维持。”李毅伟笑了,笑得狡黠。

        雪菲心里暗暗赞叹他脑子转的快,“这事儿不勉强啊,你、你。。。。。。”本来她想叫他哥哥,但是现在不知道怎么就叫不出来了,她的心里很忐忑。

        李毅伟看到她那忐忑的样子就不笑了,而是坐直了身体,让雪菲把于立峰工作的情况说一下,他要做一些了解,然后找陆帆去办。他说这次与开发区这家企业合作,就是陆帆一力促成的,他们的关系比以前更加的紧密了,这区区小事,对陆帆应该不是问题。李毅伟让雪菲心里不要有什么压力,安心等消息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 从酒店出来的时候,雪菲坚持没让李毅伟送她,而是让他早点休息,因为明天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,他也没有勉强,只是坚持把雪菲送到电梯口,并且目送着她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    雪菲回到家里的时候,于威已经到家了,他正拿着话筒给她拨打电话,见她回家就问她干嘛去了,怎么这么晚了还出去。雪菲就笑着说,怎么你和你爸爸一样,知道管我了呢。于威就撒娇说,你是女人嘛,男人关心你很正常。雪菲听了就哈哈大笑,说,你还小呢,竟然有责任感了。于威说,我不小了,是男子汉了,妈妈我可以保护你的。母子俩说说笑笑地吃了点夜宵,于威就回房看书了。

        躺在床上,雪菲抚摸着被李毅伟抓住的那只手,手上仿佛还存有他的体温。那瞬间冲击到头顶的电流,好像还让她的头皮发麻。从李毅伟刚才的举动,她知道他一定是喜欢她的,而之前她只是把他当做了哥哥一样对待,像一个知己一样的关系,但是今晚,怎么好像这情谊有了微妙的变化呢。

        冲动是魔鬼,酒后的男人更容易冲动,也许于立峰的错误就是这样发生的吧!于立峰肩膀上的牙印,又出现在雪菲的脑海,怎么都挥之不去,看来这个印痕要在脑子里印一辈子了,雪菲的心里有了淡淡的愁绪,自己都说不清为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她又开始拿于立峰跟李毅伟做比较,他们之间根本没有可比性。李毅伟现在所处的位置,是于立峰无法企及的,一辈子都达不到。这一点对于现在的雪菲来讲,也是最悲哀的事情。反过来她安慰着自己,于立峰虽然没有大能耐,但是毕竟对自己和孩子很好。这次于立峰这么积极地琢磨把工作调转过来,也说明了他还是顾家的,虽然婚姻中有些杂质,但是哪有那么完美的婚姻呢!

        李毅伟又如何呢?还不是曾经有了外遇,也闹到要离婚?他光鲜的表面背后,也有着不为人知的痛苦和艰辛。雪菲想起问到李毅伟是否跟自己的老婆搬到一个房间住的时候,李毅伟的回答让她的心里窃喜,她当时没在意,但是现在回想起来,才觉得自己的心理有点异常。他们夫妻关系亲密她应该高兴的啊,但是为什么内心里却是另外一种想法呢。

        雪菲辗转反侧,最后一次起床上卫生间的时候,她看到墙上的石英钟上显示时间已经是凌晨3点10分了。雪菲重新爬上了床,她紧紧地闭着眼睛,脑子却不听指示,还在胡乱地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个时候毅伟已经睡着了吧?他什么时候会跟陆帆说于立峰工作的事情呢?这个事陆帆能否帮上忙呢?她的脑子里乱糟糟地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