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模糊情感(五十二)  

2010-12-12 22:42:14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李毅伟在返回冰城之前,见了雪菲一面。2月5日的上午,他抽空给雪菲打电话说,午饭后有一点时间,问雪菲下午是否方便出来见一面。因为是周五了,下午没事大家都下班很早,雪菲就忙答应着说,下午到单位待一会儿就可以走了。毅伟说那下午再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 下午1点半的时候,李毅伟的电话打来过来,说他现在有时间,问雪菲什么时候可以出来,雪菲说,马上就出来。挂断电话,雪菲跟刘曼玲打了一个招呼就出来了。雪菲一边往外走,一边才意识到,刚才没说见面的地址呢。

        雪菲出了开发区政府的大门,拿出手机要给李毅伟打电话,却猛然发现,李毅伟就站在大门对面的路牌下边,他微笑着看着雪菲,雪菲看到了他急忙摆着手。路上的车并不多,雪菲穿过马路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 李毅伟招手打了一辆出租车,示意雪菲上车,然后李毅伟问:“到下班之前你的时间都是自由的吧?”雪菲听着就笑了调皮地说说:“到下班之前的时间都属于你了,呵呵。”看到了毅伟,真的让她太开心了。“咱们到市区去转转好不好?我要给女儿买点东西,你帮我选一选,好吗?”毅伟说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的,那就去市里最大的商业区吧。”雪菲跟司机说了一个地址,车就开走了。李毅伟就坐在前边的副驾驶的位置上,穿着一件深咖色的皮夹克,他的头发还是那么短,带着一点自然卷。“哎,不对啊,你们冰城比我们这里大多了,你还用得着在这里买东西吗?”雪菲忽然觉得不对劲,就问毅伟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哈哈,冰城的就是冰城的,我这不是出来了吗?要过年了,给女儿带点东西回去,她会高兴的。”李毅伟的解释倒也合理,雪菲又问:“那你想给女儿买点什么呢?她喜欢什么?衣服?鞋子?还是围巾之类的?”她问了一大串。毅伟听了哈哈大笑,说:“还是你想的比我周到,我还真的不知道女儿喜欢什么呢?到时候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女孩一般都喜欢新衣服,我女儿就是,总是缠着让我给买新衣服,呵呵。”司机插了一嘴。“哈哈,说的对!”毅伟说完回头看了雪菲一眼,雪菲看到了他的脸,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,两腮泛着青黑色。她的心里突然有了想伸手摸摸他的脸,看看胡茬儿是否扎人的想法,想到这里她的脸一下子就羞红了,心跳也加快了,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有这样奇怪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 毅伟坐在前边跟司机搭上了话,两个人聊起了榆林市的交通,之后又聊起了下岗的工人,半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目的地也到了。下了车雪菲指了指前边最大的一个建筑,说:“先去国贸大厦看看吧。”

        榆林市的中心地带有一处商贸小区,几栋大楼平地拔起,是榆林市的标志性建筑。最大的一个建筑就是商贸城,商品档次不次于省城,一共有8层,除了第8层自己办公之外,余下7层都是商场。

        “李总,你不是回冰城了吗?”一个戴眼镜的30多岁的男人很惊讶地看着毅伟问。毅伟也发现了他,“哦,李秘书啊,我临时有事,火车改在晚上了,你这是?”李秘书瞟了一眼毅伟身后的雪菲,马上说:“我是出来给陆部长买东西的,马上就回单位。那您忙。88。”他说完了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 雪菲疑惑地看着李毅伟,问:“这是谁啊?这里还有你熟悉的人?”毅伟摇了摇头说:“这地方还是太小了。”雪菲没听清他自言自语式的话,问他:“你说什么?”毅伟笑了说:“他是陆帆的秘书小李。”雪菲听了很紧张,“那、那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哈哈,你怕什么,他也不认识你,没事儿的啊!丫头。”毅伟说完就往前走去,进入了国贸大厦。雪菲很谨慎地跟他保持着几步的距离,不紧不慢地跟在他的后边,毅伟不时回头看看她谨小慎微的样子,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    国贸大厦的一楼分隔成3个区域,只销售三种商品,一个是手表,一个是化妆品,一个是金银和珠宝首饰。李毅伟直奔首饰专柜,里边分了几类饰品,珠宝的、金饰、银饰,金饰又分铂金、钯金、彩金和黄金。毅伟站在铂金的柜台看着,雪菲好奇地跟了过去问他:“给孩子买首饰吗?”毅伟笑了笑,说:“你看看,你喜欢什么样的首饰,帮我参谋参谋。”

        雪菲想毅伟一定是给老婆选的,而她最喜欢的是手链,听毅伟这么一问,她就据实以告了。毅伟就让服务员拿出几款手链,让雪菲帮着选,她选了一条镂空的、链坠带着一个心形的彩金手链和一条铂金的手链 ,彩金的手链看着很精致,铂金的手链看着很贵重。

        毅伟看雪菲爱不释手的拿着那只彩金的手链,就说:“这条手链很精致,你带上试试看。”服务员马上就帮她带到了手腕上,彩金的手链陪着雪菲白皙的肤色,格外的好看,服务员也啧啧赞叹着说:“先生,你太有眼力了,你太太带着真的是太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雪菲的脸很烫,她知道脸上一定很红,她忙着要摘下来,却一时手忙脚乱地摘不下来了,服务员说:“你带着真的好看,一般人带上都没有你这个效果呢,别摘了,买了吧!”毅伟看着雪菲,微笑着说:“别摘了,咱们买了。小姐,这2个我都要了,给我开发票吧。” 

        “你、你。。。。。。”雪菲还要说什么,李毅伟已经拿着发票去付账了,服务员小姐把首饰盒递给雪菲说:“姐姐,这个你留好,不带的时候用它装着吧。”雪菲接过来首饰盒,李毅伟已经拿着发票回来了,把,另外一个首饰盒放到自己的手包里,一把拉着还在发呆的雪菲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这是干嘛?”雪菲有点生气,一直是毅伟在帮她,她还没有答谢毅伟,现在又收了他的礼物,这算什么啊!“哈哈,丫头,别在意,这就算是新年的礼物。”李毅伟笑了,不容她再说什么,就带着她上了扶梯,“走吧,给孩子买件衣服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 礼物已经收了,再说什么就是多余的了,雪菲想,以后一定要找个机会给毅伟买件什么礼物才行,第一算是答谢他,第二也算是礼尚往来了。上了二楼,就是女装部,雪菲帮着毅伟选了一件鹅黄色的羽绒短上衣,毅伟很满意她的眼光,说他的女儿真的最喜欢黄色,雪菲听了心里有点小小的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 从国贸大厦出来,时间还早,不到3点钟,雪菲就提议到商业区里的肯德基快餐店喝点东西去,毅伟也很赞成。这个时间的快餐店人不少,大多是出来逛街累了之后坐下来休息的,快餐店里人来人往,流动极快。

        雪菲要了一杯奶茶,毅伟要了一杯咖啡,两个人找了个靠边的二人座位做了下来。环境虽然很嘈杂,但是并不影响人们交流。雪菲手里捧着奶茶,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。毅伟在咖啡里放好了牛奶和砂糖,一点点的搅动着。

        “累了吗?”他轻声地问。“还行,不太累。”雪菲小声说。“哈哈,那还是有点累,对不对?”毅伟又笑了,声音也大了起来。“呵呵,那我现在不累了。”雪菲调皮地说。“这么快就不累了?哈哈。”毅伟看着雪菲调皮的样子,也非常地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 雪菲又喝了一口奶茶,手链就露了出来,她看到了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“咳。”她轻轻地叹了口气,被毅伟听到了,就问她:“怎么了?丫头。”雪菲摇了摇头,晃了晃手腕,没说话。毅伟会意地笑了,说:“这不算什么,认识这么久了,又要过年了,送你一个礼物做纪念吧。”他转而又说:“何况你陪我选衣服,这算是酬劳吧!”说完他对着雪菲眨了一下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毅伟的表情一下子就逗笑了她。她也不再跟毅伟争执了,反正是说不过他的,她想。她喝着奶茶,毅伟喝着咖啡,一时无语。雪菲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,问:“对了,哥,上次电话里你说家里出了点事情,现在没事儿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,没事儿了。”毅伟的脸上没有了笑意,雪菲的问话仿佛把他拉进了不堪的回忆。“什么事儿啊?能跟我说说吗?”雪菲看着毅伟,试探地问。“呵呵。”毅伟苦笑了一下,说:“我对你没有什么可隐瞒的。”他又喝了一口咖啡,雪菲点了点头没说话,等着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的那个女人吧?她又给我发短信了,以前的号码我已经换了,不知道她怎么找到我这个号码的。”雪菲点了点头,“哦”了一下,毅伟继续说:“开始我不知道她是谁,她的短信里说‘你还好吗?李哥。’以前她一直这么叫我的,可是等我看到短信的时候,已经过去一天了。”听到这里雪菲的心悬了起来,她好像有点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 毅伟像在回忆,然后接着说:“我知道一定是熟悉我的人,才会那么称呼我,我就给回了一个电话,也许打电话的时间不对吧,没想到是一个男人接的,态度很粗鲁。”毅伟皱了皱眉头,继续说:“他说,不许找他的老婆,我当时就懵了,问他老婆是谁,他说了名字我才知道是她,当时我就感觉她生活得一定不幸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后来呢?”雪菲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。看着毅伟的表情,雪菲有点莫名的辛酸。“后来,后来我就挂了电话。”毅伟说。“那之后那个女人再找你了吗?”雪菲很好奇。“找我了,她说自己很不幸福,想起以前跟我不辞而别非常后悔。”毅伟叹了口气。“那她、她什么意思啊?”雪菲不知道该不该问,但是好奇心加上对毅伟的关心,她还是问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还能怎么样呢?我告诉她要珍惜现在的生活,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,谁也无法改变过去的。”毅伟说。“那她再没找你吗?”雪菲问。“找了,这事儿被我老婆知道了,非常地生气,跟我大闹。”毅伟紧锁眉头。“那最后怎么样了啊?”雪菲的心也悬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呵呵,已经没事了,她的丈夫知道她找我,就摔了她的手机,然后又打电话警告我,不许再跟他老婆联系。”毅伟说。“那我嫂子还跟你闹不闹了?”雪菲也紧锁着眉头。“哈哈,已经好了,你看看你,也跟我犯愁了,是不是?”毅伟看到雪菲的样子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人家这不是关心你吗?”雪菲难为情地说。“我知道,我真的知道。”毅伟不笑了,把手放在雪菲的手上,说:“我把你当做知己了,这些事情跟你说说心里痛快多了,丫头。”他的眼神很清澈,看不出有一点邪念。“嗯,哥,我明白。”毅伟的手非常的温暖,雪菲的手一动没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