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模糊情感(五十九)  

2010-12-13 22:25:57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

        李毅伟的电话马上又打了回来,雪菲还在那里喃喃地念叨着毅伟的名字,于立峰就拿起手机接了起来。“你好,我是雪菲的爱人于立峰,她出车祸失忆了。”他简单介绍着自己的身份和雪菲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!”毅伟恍然大悟。“我不知道你是谁,但是我知道你也是关心雪菲的人,我希望你能帮助她,帮她走出失忆的阴影。”于立峰恳切地说。”“那我能做什么呢?李毅伟没有丝毫的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希望你见见雪菲,找到一些属于你们的共同回忆。”说到这里于立峰的声音有些哽咽,这样的话,让他来说本是极其艰难的,但是为了雪菲,他还是继续说:“我已经用尽了办法,还是不行,近3年的记忆,她完全丧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的,我会尽快去见她。”毅伟很痛快地答应了,这样的事对他来说肯定是义不容辞。于立峰挂断了电话,却忽然想起来,还没有跟他约定什么时间见面,在哪里见面,但是电话已经挂了,他有时间的话,会联系他们的,于立峰想到这里,看着坐在床上发呆的雪菲苦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 李毅伟很快就到了榆林市,第二天的上午10点,他给雪菲打来电话,电话是于立峰接的,毅伟让他们到优格大酒店的610房间见面。于立峰跟雪菲说要出去见朋友,让她打扮一下。雪菲马上精心打扮着自己,虽然失忆了,但是平时注重自己形象的习惯还是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 到了酒店,于立峰按响了610的门铃,毅伟就开了门。他一眼就看到了跟随在于立峰身后的雪菲。雪菲穿着一件卡腰的湖蓝色羽绒服,头上戴着一个白色的毛线帽。毅伟亲切地看着她,她却怯怯地躲在于立峰身后,他急忙伸出手跟于立峰握了一下,于立峰的手很有力。

        3个人坐下来以后,于立峰就说:“我也随着雪菲叫你一声大哥,我非常感谢你!本来我心里对你还有疑虑,但是今天看到了你,你能来,我就知道你是好人。”毅伟宽厚地笑了说:“雪菲是我妹妹,你就是我妹夫,咱们就不要说这些客气话了。我来是应该的,我帮助你们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这真是“相逢一笑泯恩仇”!

        两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,坐在一起研究着雪菲的病情,于立峰说想请毅伟帮着雪菲记起他们一起的那些回忆,想起了那些,就想起了3年来的记忆。毅伟思考了良久,说,让我慢慢琢磨琢磨,然后再说,一定要救她。

        雪菲就坐在一边默默地看着他们,毅伟比于立峰稍稍高一点,也比于立峰粗壮一些,由于雪菲生病,于立峰消瘦了很多。雪菲歪着头,看李毅伟一眼,然后又看于立峰一眼。毅伟看着雪菲有点呆滞的表情,就知道她的内心承受了太多的压力,他很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 门铃又响了,李毅伟打开房门,一个男人一边大步走进来,一边数落着李毅伟:“你这家伙,这么久都不来,来了也保密,要不是我去深港公司,还不知道你来了呢。”毅伟陪着笑说:“陆帆,我这次来有点私人的事情。”原来他是陆帆,毅伟的同学,陆帆的后边跟着他的秘书小李,他进来以后就看到坐在一边的雪菲,他看了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两位是?”陆帆看到了于立峰和雪菲马上问。李毅伟急忙介绍说,是他的2个朋友,有点事情过来找他。陆帆打量了一下雪菲,说:“哦。我知道她,石雪菲!我记得很清楚的,去年她调转工作的时候我看过她的档案,哈哈。”李毅伟急忙点头说,是。

        李毅伟怕冷落了于立峰,就介绍说:“小于,这是我的同学,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陆帆。”陆帆伸出手,于立峰马上过来跟他握了一下,笑着说:“原来是领导啊。”陆帆就笑着点点头,一屁股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 于立峰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,原来他和雪菲工作调转都是这个陆部长给办的,他感觉再待下去有点不合适,就说:“大哥,那我们先走了,你有时间再联系我们吧。”毅伟急忙说:“好吧,我会尽快联系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于立峰拉着雪菲走出房间,毅伟送到电梯口才回去,他回去的时候认真地看了雪菲一眼,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她真的失忆了。雪菲也仰着头认真地看着毅伟,她的眼睛一直在眨动着,也许是在脑子里搜索着那些过往,但是想着想着她就一直抓下了自己的帽子,敲着自己的头。雪菲的头发剪短了很多,摘掉帽子显得有点凌乱。电梯来了,于立峰向毅伟摆摆手,急忙拉着雪菲的手上了电梯。

        李毅伟再打来电话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,7点半的时候,他打电话过来,跟于立峰说:“如果你同意的话,今天我带着雪菲出去转转散散心,好吗?”于立峰一个劲地点着头说:“大哥,我同意,我也相信你,只要对雪菲有好处的,我都愿意。”

        挂了电话,于立峰就让雪菲梳洗打扮,说要带着她出去玩玩。雪菲正对着自己的首饰盒发呆,手里拿着那条彩金的手链,好像在思考着什么。于立峰就说,喜欢你就带着吧。

        虽然已经进入了冬季,还不到11月末,天气还不是很冷。街边的树木上残存着的败叶,不时会随风飘落。雪菲出了楼门,被冷风一吹,不禁打了一个冷战。于立峰急忙带着她上了车,很快地车就到了优格酒店。他们刚下车,李毅伟就从旁边一辆银灰色的别克车里出来了。

        “小于,把雪菲交给我吧,晚上我给你送回去,或者你来接都行。”李毅伟对于立峰说。“好的。”于立峰把雪菲带到了毅伟的身边,然后就开车走了。毅伟伸手拉了一下她,说:“丫头,上车吧。”雪菲下意识地躲了一下,毅伟就笑着说:“别怕,哥哥带你去玩玩。”他的语气像是在哄一个小孩儿。

        雪菲的眼睛有快速地眨动起来,她努力地在大脑里搜索着关于李毅伟的信息,这熟悉的称呼,熟悉的声音,这熟悉的身影,怎么自己就是想不起来他是谁呢?她沮丧地抓着自己的头发,弄得很乱很乱。

        毅伟急忙抓着她的手,把车门打开让雪菲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,然后启动了车子,向市里进发。毅伟开了车载的音乐,悠然地飘出了一首古筝曲,雪菲的脑子里一下就闪现了一个场景,一个茶室,有她,还有。。。。。还有那个人呢?她又想不起来了,随之这个突然出现在脑海的场景也不见了。

        车已经驶入市区,毅伟把车停在一个美发工作室的旁边,带着雪菲理发。毅伟拉着雪菲的手,带着她进入店里,她没再挣扎,毅伟手心里的温暖,让她似曾相识,不舍放手。服务生过来引领着雪菲坐下的时候,她还是不肯放手。毅伟就笑着轻轻地对她说:“乖乖地理发,我在旁边等着你,丫头。”看着他的笑容,雪菲乖乖地松开手。

        毅伟真的就坐在雪菲的视线之内,一直陪着她弄完头发,因为雪菲做手术的时候头发剪短了,理发师给她修剪了一个短发的造型,看着清新靓丽。雪菲看着自己的新发型很满意,露出了笑容,毅伟也赞叹着,经理发师这么一弄,雪菲的精神面貌也焕然一新了。

        雪菲抬起胳膊,用头抚弄了一下刘海,手腕上的彩金手链就露了出来,毅伟看到了,就说:“丫头,你这个手链很漂亮啊。”雪菲也看着手链,说:“我很喜欢,只是、只是我想不起来是谁买的了。”说着她又进入了思索。

        “好了,不要想了,我带着你出去转转。”毅伟拉着雪菲上了车,为了让她想起过去的事情,毅伟打算带着她到以前一起去过的地方重新走一走,看一看。

        毅伟带着雪菲进入国贸大厦,带着她到了首饰专柜,服务员小姐认出了他们,很热情地过来打着招呼:“先生,你好,又带着太太来选首饰吗?我给你介绍几款新品吧。”雪菲却一下子怔住了,毅伟笑着摆了摆手,拉着雪菲离开专柜,雪菲问:“那个小姐怎么这么说?她认识我吗?”

        “是的,你的手链就是在这里买的,能有点记忆吗?”毅伟看着雪菲,她还是一脸的茫然。首饰专柜的旁边就是手表的专柜,雪菲站在那里不走,专注地看着她曾经选过的那款欧米茄机械运动表若有所思,她眼睛快速地眨动着。

        “先生,你要试一试吗?”柜台里的服务员对毅伟说。毅伟看着雪菲的表情很奇怪,就示意服务员拿出来,雪菲就说:“这个表我好想买过,怎么记不起来了呢?”她又开始捶着自己的头,样子非常的苦恼。毅伟急忙抓住她的手说:“丫头,慢慢想,别急,别急!”

        “先生,你要试一试吗?”服务员又问了一句,毅伟拉着雪菲要走,雪菲却定定地不肯走,毅伟无奈地说:“我试一下。”雪菲帮着毅伟把手表戴上,露出了难得笑容,“真好看。”她喃喃地说了一句。毅伟要摘下来,她却按住不让,服务员也急忙说:“先生,你太太真的很有眼力,这块表非常适合你。”

        毅伟买下了这块表,戴在手腕上,然后拉着雪菲出了大厦。走得久了有点累了,毅伟带着雪菲到了附近的肯德基快餐店,里面的人不多,毅伟依旧要了一杯咖啡,给雪菲要了一杯奶茶,两份炸鸡腿还有薯条,两个人坐在一个2人的座位上。

        “累了吧?丫头。”毅伟笑着问雪菲,雪菲没说话,还是一直看着他手腕上的表,然后用手轻轻地抚摸着。渐渐的毅伟感觉到这块手表可能就是打开雪菲心门的敲门砖,但是他还是找不到头绪。

        快餐店的一面墙上,挂着一个大屏幕的液晶电视,上面正在播放着一部电视剧。一架飞机升上空中,然后场景变化,是飞机上的乘客,之后画面一转,是一个特写,男女主角在座位上亲昵的依偎着。雪菲直直地看着电视屏幕,当她看到那个男人紧紧搂着那个女人的时候,眼睛又快速眨动起来,然后她就闭上眼睛。

        渐渐地她全身都在发抖,毅伟急忙坐了过来,一只手紧紧搂着她的肩膀,一只手握着雪菲的手,然后说:“丫头,你冷了吗?”雪菲抬起头看着毅伟的眼睛,那眼神温柔和善,满是关怀的神情。雪菲皱着眉头,此时在她的脑中闪过一个景象,在飞机上暗暗的灯光下,她瑟缩着靠着一个人。

        “哥!”雪菲突然说。

   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