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模糊情感(五十四)  

2010-12-13 13:12:36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      5月中旬开始,档案馆就开始忙了,各单位纷纷把需要装订的档案材料送了过来,馆里的几个同事每天忙的头昏脑胀,毕局长从局里又抽调了人手过来帮忙。刘曼玲透露给雪菲说,每年的7月中旬,学生放假的时候,单位就会组织到外地旅游。也正是因为这个,馆里的几个同事都有很大的工作积极性。

        今年的档案装订工作非常的繁忙,7月初了,才完成了大半的工作,大家也都累的够戗。毕局长决定带领档案局的机关干部,分两批出去旅游。毕局长带队带领机关干部第一批走,栗局长带队带领档案馆的几个干部第二批走。

        于威虽然放暑假了,但是一直在学校补课,还是离不开人照顾。雪菲非常的为难,但是这次去的是华东五市,尤其要去上海看世博会,这个吸引力对她而言,实在是太大了,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,于立峰挺身而出,说他会照顾孩子的,雪菲也不过就走个10多天时间,他们父子能够克服困难的,于威也说,让妈妈把握机会,出去散散心。

        毕局长带领的一批人于7月20日返回的,他们上班了,栗局长就带着剩下的几个人出发了。此番机会实属难得。他们于7月21日至29日,赴杭州、上海、苏州、无锡、南京等长三角五市及周边景区游览一番。

        虽是一路走来是走马观花,但也有收获,特别是世博会,跟随者拥挤的人流参观,着实是震撼人心。雪菲用相机留下了一个个难忘的瞬间。唯一感觉不习惯的是气候,同样是37、8度,但是仿佛在洗桑拿,8天里没有一天衣服是干的,出了汗也不用擦,擦完了又会沁出汗。

        8点走了下来,大家都有点累了,同行的只有雪菲和刘曼玲2个女干部,平时互相照顾,在共同生活的几天里,更加加深了感情。雪菲喜欢自然景观,尤其是喜欢小桥流水,看到这样的景色就不免会出神,刘曼玲就调侃她,是不是想老公了?出来这几天就想,真的是没有出息。雪菲也不争辩,她确实是在想一个人,不过那个人却是李毅伟。

        雪菲出来旅行之前就给李毅伟发了短信,告知他自己的旅行的路线和时间,不过他没有回复。雪菲虽然觉得奇怪,却也没有再问,感觉他一定是很忙。

        29日的下午,栗局长带着一行人乘飞机到了北京,到北京还有2天时间返回,这2天时间就是给大家投亲访友,自由行的时间。刘曼玲的儿子在北京工作,到了北京她就被儿子接走了。栗局长也有同学,下了飞机就忙着去见同学了。刘曼玲走了雪菲就没有伴儿了,她和余下的李刚和谢寒一起搭伴到了市里的宾馆入住了。

        晚饭后雪菲一个人住在酒店的房间里,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,于威正好在家,就说让雪菲到北京图书馆给他买几本作文书。雪菲问儿子爸爸照顾得怎么样,于威说,好着呢,你放心玩吧。于立峰也说,出去了就别管家里了,要不也玩不好,然后又告诉她在外面一定要注意安全。

        挂了电话,雪菲冲了澡就上床睡觉了,睡到了10点多就醒了,再也睡不着了。这时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响了,她拿出来一看,是李毅伟发来的是,内容很简单:“你在哪里?”雪菲马上回道:“我已经到北京了,2天的自由行,然后就返回榆林了。”很快地,毅伟回复了一条:“等我。明天上午我就到北京。”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 雪菲的心里一紧,更多的是兴奋。但是兴奋过后,她想,毅伟明天到北京有公务吗?他是从冰城过来的吗?难道他仅仅是为了陪自己?不会的,不会的,雪菲使劲地摇了摇头,李毅伟的工作那么繁忙,怎么会专门过来陪自己呢,她为自己的私心感到惭愧。

        早饭过后,李刚和谢寒要出去玩,问雪菲是否同行,雪菲说还是有点累,休息一下自己出去给儿子购书,他们也不再坚持,就自己走了。雪菲回到房间,焦急地等待着。等待的时间总是显得那么漫长,需要一分一秒地挨过去。

        雪菲感觉自己仿佛等了一生一世,10点多的时候,李毅伟的电话终于打来了。他说刚下飞机,问雪菲有什么行程安排?雪菲说只要给儿子买了书就可以了,至于到哪里玩也没有什么打算。毅伟就说,那好,我给你安排。他让雪菲马上坐地铁到天安门前的国旗处,一会儿到那里会合。

        北京7月末的天气依然很热,温吞吞的天气,天空灰蒙蒙的,即使是晴天,也基本看不到蓝天的样子。雪菲到达天安门广场的时候,已经接近11点了。天安门广场上的人很多,到处是合影留念的,还有很多旅行团在推销着自己的旅游产品。

        雪菲站到了国旗外边的栏杆处,四处张望着,李毅伟却姗姗来迟。机场距离天安门广场太远了,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到的。半小时以后,雪菲终于看到了毅伟的身影,他带着一个耐克的遮阳帽,穿着一套耐克的休闲T恤和短裤,一双耐克的旅游鞋,肩上背了一个休闲包,一副运动打扮,根本不像是有公务任务在身。

        他们两个人像有默契一般,雪菲也穿着一套运动套装,上身是柠檬黄的短袖上衣,下身是五分的运动裤,一双白色的旅游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嗨,大哥。”雪菲摆着手高喊着,她的声音很快就淹没在声浪里,但是毅伟也发现了她,疾步走了过来。他张开了双手,雪菲一下子扑了过去,跟他拥抱在了一起。“哈哈。等急了吧?”毅伟的声音不大,他呼出地气就吹在雪菲的耳际,让她痒痒的。

        雪菲使劲地点点头,没说话。毅伟松开手说:“走,我给你拍照,然后咱们找地方吃饭。下午继续玩。”雪菲乖乖地听着他的命令。毅伟从不同的角度给雪菲拍照,背景从天安门,到人民大会堂,然后是毛主席纪念馆,之后是国家博物馆。

        拍完照雪菲已经很饿了,毅伟就带着她到王府井吃午饭。午饭后毅伟问雪菲在北京玩过什么地方,雪菲说2000年还是在学校工作的时候,到北京参加过学习,那时候走了很多地方,就是没去过长城。毅伟说,不到长城非好汉啊,长城一定要去的。雪菲说,也是啊,不去真的很遗憾。毅伟就说,一会儿咱们就去。

        说走就走,毅伟带着雪菲,轻车熟路地下了地铁,就打了一辆出租车,很快地就到了八达岭长城的入口处。登上了长城的入口,雪菲看着雄奇险峻的长城又晕高了。八达岭长城的入口处,山势比较陡峭,每一层石阶,都有三块青砖那么高。雪菲怕怕地蹲在地上说:“行了,我到长城了,我已经踏上了长城的土地。”

       “那不行,必须走一段看看,你上去看看烽火台,要不还是遗憾。”毅伟一边说一边把她拉了起来。雪菲的身上在发抖,她看了一眼旁边的山涧,马上闭上了眼睛。

        下午的时候,烈日炎炎,毅伟的前襟都被汗湿透了,他像哄小孩儿一样说:“这样,我拉着你,你扶着中间的栏杆一直向上走,不要向两边看就行了。”雪菲壮了壮胆子,按照毅伟说的,右手紧紧抓着他的左手,左手紧紧抓着中间的栏杆,大步向上走去。

        很快地就到了第一个烽火台,雪菲站在烽火台里看着下面,就没有刚刚那么害怕了,再往上走的时候,她也不那么紧张了。又再走上一个烽火台,她的腿就有点发抖了,都是因为走的太急了导致的。她蹲在城墙的脚下喘着粗气,嘴里干干的。毅伟从背包里拿出了一瓶矿泉水递给了她。

        雪菲惊异地看着他,她不知道毅伟的包里还能拿出什么来。毅伟看透了她的心思说:“快喝吧。遗憾的是没能给你带一把遮阳伞。哈哈。”他调侃的话语,让雪菲差一点呛到了水。

        上来容易下去难。面对立陡立陡的石阶,雪菲吓得脸色惨白,刚刚建立的自信,瞬间瓦解了。她蹲在中间的栏杆处,看着下面几十级台阶,这真正是欲哭无泪。前面有个47、8岁的男人,正扶着中间的栏杆,一步一挪、小心翼翼地下着石阶。毅伟说:“来,我扶着你,你就跟着前边的人就行了。你只看着他,不要看别的地方。”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狭窄陡峭的斜坡对晕高的人是致命的挑战,但毕竟还是要下去的,雪菲死死抓着毅伟的手,毅伟用身体半倚着她慢慢地向下走。很快地就追上了前面的男人。那个人的脸上豆大的汗珠在掉落,雪菲太能理解他此时的感受了,看着他一步一挪,小心谨慎的样子,雪菲忍不住笑了,笑得前仰后合。

        毅伟也笑了,真的很神奇,也许是因为转移了注意力,也许是很大笑让雪菲放松了身心,她不再怕高了。很快地她就尾随着前边的人下了长城。雪菲没有松开毅伟的手,两个就手牵手地离开了长城。

        回城的时候,毅伟带着雪菲顺路看了鸟巢和水立方,还有周边的建筑和景物。玲珑塔的设计确实很独特,旁边的盘古建筑是由几个隔开的下楼组合成的,要有些距离才可以看到全貌。

        终于亲眼见到了鸟巢,雪菲很兴奋,但是到了近前,雪菲却发现,鸟巢的外观看着很脏,并没有电视上照片中那么光鲜亮丽。毅伟买了参观票,从A门进入了鸟巢,偌大的鸟巢就是2008年奥运会的主场馆,真的是眼见为实啊,确实是很壮观。

        两个人绕了一圈,出来的时候是C口了。太阳已经开始西落了,天边燃起了火烧云,云层像细小的鳞片一样,被红光照耀着,错落有致,煞是好看。雪菲指着天空让毅伟看,毅伟急忙拿出相机拍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石姐,你也来这里了?”李刚和谢寒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,突然就出现在雪菲的眼前,吓了她一跳。“哦,是你们啊!”雪菲拍了拍胸口。“这位是?”李刚看了一眼旁边的李毅伟,眼神带着疑问。“哦,他是我同学。”李毅伟这时也放下相机,看着雪菲,雪菲急忙说:“大哥,这是我同事,昨晚我们住在一个酒店。”毅伟马上伸出手说:“你们好。”然后跟他们一一握手。

        突然空气变得很尴尬,李刚拉着一下谢寒,使了一个眼色说:“你不是要去看国家体育馆吗?走啊!”谢寒马上会意地说:“啊!是,是。”李刚跟雪菲摆摆手,马上就拉着谢寒走开了,雪菲看到他们在交头接耳,心里突然有点不舒服的感觉,也再没有兴趣玩下去了。

        毅伟也发现她意兴阑珊的样子,就说,累了就回酒店,吃点晚饭早点休息,明天在继续玩,不是还有一天自由时间吗。两个人很快就回到酒店,酒店的2楼是自助式的餐饭,他们两个端着餐盘拿了自己喜欢吃的坐在了一起。

        自助餐厅的人不太多,环境很幽静,毅伟给雪菲打来了一杯橙汁,边吃边聊,毅伟忍住笑说起雪菲晕高时脸色惨白的样子,雪菲自己也忍不住笑出来。吃过晚饭雪菲拿出手机看时间,却发现手机已经没电了。

        让雪菲万万想不到的是,大喜之后就是大悲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