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模糊情感(五十三)  

2010-12-13 09:58:40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        “原来这半个多月没联系我,就是因为这个事情啊!”雪菲好像恍然大悟一样。“也不是,不全是。”毅伟说完了就很自然地把手拿开,然后喝了一口咖啡。“不全是?”雪菲挑起了眉头,很诧异。“呵呵,我也没好问你。上次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是妹夫接的吧?我从他的声音里感觉他好像不太高兴呢。”毅伟看着雪菲的眼睛,笑笑说。

        “哦。因为这个啊!”雪菲说到这里顿了一下。“嗯,有这个因素。”毅伟说。“没事的,他确实问我了,是谁给我打的电话,怎么叫我丫头?”雪菲说。“那你怎么解释的?”毅伟急忙问。雪菲就把当时自己的解释说给毅伟听,然后就笑了。毅伟听了之后并没有显得很高兴,雪菲看了就觉得很奇怪,问他:“已经没事了,不用担心我的。"

        "傻丫头,别以为只有女人才敏感,他没再问你,并不代表他不怀疑什么。”他笑了笑说:“以后咱们再联系就在上班的时间吧,尽量避免让他误会才好。”雪菲对毅伟的细心真的是很佩服,也很赞同他的说法,就一个劲地点头说:“我听你的,哥。”这一声“哥”叫得异常亲昵,像是一个小女孩在向自己哥哥撒娇一样。

        毅伟的眼睛里有一丝异样的光芒闪过,倏忽即逝,但是这瞬间的光芒被雪菲敏锐的捕捉到了,她觉得自己的心里痛痛的,说不清的一种感觉。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你该回家了。”看着眼神有点迷离的雪菲,毅伟理智地说。说完他就拿着新买的衣服站了起来。

        雪菲看了墙上的电子时钟,时间真的不早了,已经4点了。“哦。那、那你怎么办?”雪菲一边站起来,一边问毅伟。“哈哈,我晚上坐火车回冰城了。你不用管我,抓紧回家做饭吧,再晚就来不及了。”毅伟说。

        “你几点的火车票啊?”雪菲和毅伟走出了快餐店的大门,一阵凉风吹过,雪菲不禁缩了一下脖子。“火车票是6点20分的,很快就到点了。"毅伟边说边招手叫来一辆出租车,把门打开让瑟缩发抖的雪菲坐了上去。”师傅,到开发区。“毅伟跟司机说了一声,就关了门。

        ”别,等一下师傅。“雪菲又开了车门,对毅伟说:”你上车。“毅伟有点莫名其妙 ,雪菲说:”快点,我送你去火车站,一会儿陪你吃点饭再走。“司机已经有点不耐烦了,说:”你们到底走不走?“雪菲就伸手拉着毅伟上了车。

        ”你这个丫头,太任性了。“毅伟摇了摇头无奈地说。雪菲已经在拨打电话,电话很快就通了。”老公,我单位有事,晚饭你回家给儿子做吧,就这样。“说完了她就挂断了电话,她怕于立峰会问她要干什么去,跟谁在一起。

        火车站不远,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,雪菲让司机把车停在距离车站500米的一个饭店门口,那是一家饺子店。两个人提着东西下了车,雪菲在前边带路,毅伟尾随着进入了饭店。饺子馆门脸不大不小,里边的大厅里是一个个的方桌,便于客人用餐。

        服务员带着他们到了最靠里边的一个座位,两个人坐了下来,分别点了自己喜欢吃的饺子,雪菲要了一瓶哈啤,一人倒了一杯。饺子上来的时候,雪菲拿起酒杯说:”上车饺子下车面啊,哥,给你送行,祝你一路顺风。“毅伟定定地看着雪菲,嘴角上扬,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
        吃完晚饭的时候,时间刚刚5点半,距离上车的时间还早,雪菲就让服务员上了茶,两个人边喝茶边聊天。毅伟就聊起工作这么多年,自己已经跑了全国大部分城市,雪菲听着极其的羡慕,毅伟说现在除了台湾,中国的各个省基本跑遍了。

        雪菲就说自己出去的机会实在太少了,只是原来在工会的时候出去过一次,也只是走了南方的几个城市。她想到了自己曾经的愿景,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了。”怎么了?丫头。“毅伟看到她的表情就调侃着她,”想到什么开心的事了?哈哈。“

        雪菲就更不好意思了,”我只是,我只是想起在丽江的时候,在篝火晚会上,我们一群人载歌载舞的,玩的非常开心,当时我就想,如果你也在就好了。“话说完了,雪菲就低下了头。”哈哈!“毅伟大笑,雪菲就越发的不好意思,脖子都红了。

        饺子馆的人越来越多的,很多都是候车的人们,服务员小姐过来问他们是否用晚餐了,雪菲和毅伟知趣地买了单。时间接近6点了,毅伟说要马上去检票了,让雪菲抓紧回家,雪菲坚持要去车站送他,他坚持让雪菲回家。这次他打了一台出租车,强行把雪菲塞进去,就让司机开走了。

        雪菲扭过头透过车窗看着毅伟,他也没有转身,依旧看着雪菲的方向,直到车转弯了,雪菲才转过来身子。雪菲到家的时候6点半刚过,于威已经上晚自习去了,于立峰正在看电视剧,厨房里一片狼藉,雪菲换了衣服就开始收拾。

        ”老婆,回来的早啊!“于立峰站在厨房门口说。”我能像你似的吗?你看看你弄的这么乱,好像被打劫了似的。“雪菲瞪了他一眼,于立峰嘿嘿笑着,说:”我有个能干的老婆就行了呗。“说完后就跑到客厅继续看电视剧了。

        雪菲收拾完了坐到沙发上的时候,于立峰仔细地看着她,然后说:”你喝酒了?“雪菲说:”只喝了2杯,我们2个人一瓶啤酒的。“于立峰却说:”其实你就是喝1瓶也没事,这两年确实苦了你了,有些人际上的交往确实需要一些吃吃喝喝的,以后你有应酬我就回家做饭,我支持你。“

        听着于立峰的一番话,雪菲的心里却升起了了强烈的歉疚感。这两年自己确实跟于立峰说过一些善意的谎言,但即使是善意的,也毕竟是谎言,以后他一旦发现了之后,结果会是什么呢?雪菲想到这里,心里有点惴惴不安。

        于立峰却没有注意到她神色上的变化,而是体贴地说:”你累了就去休息一下吧。“雪菲”嗯“了一声,去卫生间洗了脸,然后换了睡衣就钻进了被窝,躺在床上,雪菲才觉得自己的腿有点酸酸的,确实走得有点累了。

        雪菲看着墙上的石英钟,已经接近8点了,毅伟走到哪里了呢?他应该在10点半之前达到冰城的,那时候夜里已经很冷了,他穿的那么单薄,会不会冷啊?转念一想,他们公司一定会有接站的车的,这个用不着自己担心,想着想着她就开始发笑,真是瞎操心。

        晚上睡觉的时候,于立峰发现了雪菲手腕上的彩金手链,问她什么时候买的?说雪菲的生日,他不是已经给她买了一条铂金的手链了吗?雪菲就说,单位的同事一起逛街时,新年搞活动打折的手链,自己喜欢就买了。于立峰”哦“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      每年雪菲的生日,于立峰都会给她买点什么礼物,首饰或者衣物,没有一年落下过。而于立峰的生日,雪菲也会给他买领带或者皮带,手包或者衣裤之类的。雪菲在生活中是一个很细心的人,就连弟弟和弟媳的生日,她都会给买点他们喜欢的东西,表示一下心意,一家人的关系相处得相当融洽。

        第二天上班以后,毅伟发过来一个短信,告诉雪菲自己已经到家了,单位很忙,最近就不再联系了。雪菲回了一个,要他注意身体,祝他快乐。

        马上要过年了,雪菲也张罗着准备着过年的东西。2月13号,是大年的除夕,于威已经放假2天了,一家人开车拉着吃的喝的,回了娘家过大年。每年的除夕,雪菲一家都是在父母家度过的,一大家子8口人,过了一个热热闹闹的年。

        雪菲发现母亲已经明显的有了衰老迹象,以前她常常是做饭的主力,今天也感觉到力不从心了,累一点胸口就会痛。弟媳妇说母亲心脏的血管有堵塞的地方,只是还不算太严重,过了年就打算去做心脏支架手术。

        雪菲一家在父母家一直住到了初五才回的自己家,于威还有点恋恋不舍呢。孩子平时学习太累了,难得轻松几天,但那是因为初八就开学了,也不能耽搁太长时间了。

        正月过得很快,事情往往是这样,越是快乐轻松的日子,越是过得快。过了正月十五,就到了3月份,年味儿也就渐渐淡了。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,人们也渐渐减了身上的衣服。

        李毅伟一直没有再到榆林来,只是单位派了一个项目主管在榆林市工作了一段时间。李毅伟不时地会给雪菲发个短信,或者打个电话,雪菲也会问问他家里的情况,他都是只报喜不报忧。

        雪菲的一家倒是不错,于立峰单位就要盖楼了,下面三层用作办公楼,上边的五层作为家属楼。按照打分,最后他们要了6楼的一个跃层的楼房,面积有100多平米。家里的房子已经被于立峰卖了,他说那些钱足够买这个房子的了,让雪菲不用操心,雪菲难得这么省心,也不再问什么了。她相信于立峰的能力。

        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,五一劳动节的时候,于威放了一天的假,雪菲和于立峰带着孩子买了吃的喝的回娘家了,一晃于威有几个月没去姥姥家了,见到姥姥和姥爷格外的亲。雪菲平时只是半个月回去看一次,上午去了吃过午饭就急急地赶回家里。

        回到家里,雪菲看到母亲躺在卧室里,脸色有点苍白,精神还好,就急忙问父亲,母亲是怎么了?父亲说,母亲前几天做了心脏支架手术,正在恢复期,过几天就好了。雪菲就急了,问这个事儿怎么不通知她呢。父亲笑笑说,不是什么大手术,怕她担心就没告诉她。

       雪菲的弟弟看到姐姐回来了,就带着老婆孩子去岳母家了,弟媳妇也有父母,过节的时候也希望儿女回去团圆,雪菲非常理解,就赶着他们快走,自己在家照顾父母。晚饭后弟弟一家还没有回来,雪菲就坚持自己留下照顾母亲两天,让于立峰带着儿子先回家。雪菲的父亲却不让,说于威更需要照顾,母亲的身边还有他呢。

       雪菲拗不过父亲,只好回家了,到家以后给父亲又打了电话,父亲说不用担心,雪菲问弟弟是否回来,父亲顿了一下说,弟弟已经打了电话回来,马上就回家了。雪菲虽然惦记父母,但是又不能怪弟弟,他们夫妇已经为父母付出的很多了,他们本来应该有自己的生活,但是现在没办法,只能选择陪在父母身边照顾他们。

        雪菲想好了,等于威上大学以后,把父母接到自己家里,让弟弟一家轻松一下,但是她没有跟弟弟说这个事,她想用实际行动去表明自己的态度,而不是现在苍白的承诺。

     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