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模糊情感(三十八)  

2010-12-08 11:12:49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       因为是中午,茶馆的客人不多,大厅里播放着轻音乐,冷气开得很足。服务员送来了一壶龙井茶,一盘瓜子,一盘开心果,一盘山楂片,还有一盘葡萄干。服务员说了句:“先生女士请慢用。”就带好门出去了。

        毅伟看着雪菲微微笑着,雪菲也报以一个微笑。“你还是给单位打个电话请假吧。”毅伟先开口说话了。“嗯。"雪菲一边答应着,一边拿出手机给李丽打了一个电话,告诉她自己有事要晚点去单位,如果单位有急事的话,就给自己打电话。

        雪菲放下了电话,李毅伟的电话又响了起来。他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,把手指放在嘴上比了一下,示意她不要出声,然后对雪菲说:“是陆帆的电话。”雪菲没有出声,而是给毅伟倒了一杯茶递过去,自己也倒了一杯茶。“老同学,什么指示啊?哈哈。”毅伟接听了电话。雪菲眼睛直直地看着他,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。

        房间很静,电话那边陆帆的声音很大,雪菲可以清楚地听到他在说:“你小子跑哪里去了?怎么把我秘书打发回来了?你吃饭了吗?”听着他一连串的问话,毅伟笑了说:“我还能饿着吗?!我自己出来转转,有你秘书跟着不自在。哈哈。”陆帆说:“我还在陪领导喝酒呢,那你慢慢转吧,下午我联系你,‘那个’事下午开发区那边可能会给我答复,有消息了我马上告诉你。”

        毅伟马上说:“哥们够意思啊,太有行动力了!”陆帆像受到嘉奖了一样,故作谦虚地说:“一般一般,没看是谁的事吗?!你老兄找我办事,而且是你顶头上司亲属的事儿,我必须全力以赴啊!”雪菲听到这里,不禁莞尔一笑,她竖起大拇指,毅伟看了也笑了。继续跟陆帆说:“你有事就先忙,我转完了就回酒店等你消息,你也不用惦记我,饿不着的。”

        陆帆说:“那好吧,随便你!”挂了电话李毅伟说:“这个陆帆很有能量啊,自己有能力不说,还有一个省委领导的哥哥,真是如虎添翼啊!”雪菲也点着头应和着说:“是啊!”雪菲已经在他们刚才的电话里听到陆帆说,下午也许工作的事情就会有确切的消息了,她的心里本该是很高兴的,但又高兴不起来,她皱着眉头的样子被毅伟看到了,就关切地问她:“怎么了?刚才你听到了吧,下午你工作的事情差不多就能有消息了,你不开心吗?”

        雪菲歪着头,看着毅伟说:“是该高兴啊!”毅伟就乐了,说:“丫头,那怎么我看你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呢?”雪菲想到自己要调到一个陌生的工作环境,一切的关系都要重新理顺,而且那边是否有合适自己的工作岗位也不清楚。更重要的一点是,李丽上午提到的于立峰的事情,也是最让她闹心的,现在喜悦被沮丧占了上风,所以她高兴不起来。

        于立峰的事毕竟是家事,能跟毅伟说吗?如果换做是电话里,也许雪菲觉得委屈或者不快,都可以向毅伟倾诉的,现在面对面这么近的坐着,雪菲却开不了这个口了。雪菲明白他并不是她的亲哥哥,只是一个比较合得来的朋友,虽然他像哥哥一样呵护和帮助着她,但是这层关系始终有一种说不清的暧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让我猜猜看。”毅伟微笑着,他是想调节一下气氛,用一种轻松的语调说:“父母亲现在身体都还可以,孩子也争气学习很好,工作现在正在办理,那还能有什么不开心的呢?。。。。。。”雪菲看着他的样子,忍俊不禁地说:“是啊,那还能有啥不开心的呢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不是因为我妹夫吧?”毅伟调侃了一句,雪菲听了脸上就有了委屈的表情,毅伟也不笑了,他知道自己说对了。毅伟没再问,而是喝了一口茶,然后把山楂片和葡萄干往雪菲的面前推了推。雪菲下意识地拿着葡萄干塞进嘴里,眼神有点游离。

       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, 空气仿佛一下子有点让人窒息。毅伟那么健谈,却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雪菲了。李丽跟雪菲说起于立峰的事的时候,她强作镇定,她不愿意相信于立峰会背叛自己,她宁愿相信于立峰只是偶尔的,或者是有事情才会单独跟其他女人一起进餐。但是她知道这样不能说服自己,女人都是敏感的,虽然于立峰对她一如既往,每周末都去陪她和儿子,但是,平常周一到周四的晚上呢?他都跟谁一起吃饭?跟谁待在一起?做着什么呢?

        于威初三的时候,雪菲常常会在晚上给于立峰打电话,有时候他在家里,有时候在外面应酬。时间久了,雪菲也懒得打电话“查岗”了,也许真的是自己疏于“管理”才导致他“自由散漫”的吧!雪菲思考着,毅伟看到她在出神,就说:“丫头。有事要想得开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。”

        雪菲听了呵呵笑了,她使劲地点了点头说:“大哥,你说的对。其实也没什么大事,就是上午我的小姐妹跟我说,有人看到我老公跟别的女人单独去饭店了,而且不止一次。她只是提醒我要注意了,你说我陪了孩子就不能陪着他,怎么办呢?”雪菲苦恼地皱着眉,一只胳膊支在桌子上,握着拳头支着额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。注意点是对的,你们不能常在一起了,确实应该多关心一下他,但是你也不能听风便是雨,对吧?!”毅伟轻声地说,“不要冤枉好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能放过坏人,是不是?”雪菲的一句话把毅伟惹的直乐,他竖起拇指说:“这好像是电视剧里的台词呢!哈哈!”毅伟端起茶杯举了起来。说:“喝茶。”雪菲端起茶杯跟他碰了一下,喝了一大口,然后给毅伟续上了茶。

        毅伟沉吟了一下庄重地说:“丫头,好好对他吧。就算是他有点出格的事情,也一定不要激化矛盾,有时候对于家事,真的是应了那句老话‘难得糊涂’啊!”雪菲看着毅伟的表情,觉得他一定还有话说,就点了一下头,没有插话而是继续听他说。“既然你说到这个事情了,我就把自己的故事讲给你听吧。”

        听到这里雪菲不禁直起了腰,他这么严肃,说的会是什么故事呢?她想。“我曾经跟你说过的,几年前我在公司驻青岛的办事处工作了,一个月回家一次,老婆也不乐意,但是我也没办法。后来。。。。。。”他喝了一口茶,雪菲好奇地问:“后来?后来怎么了?”

        毅伟看着她笑了笑,继续说:“后来,我遇到了一个女人,她比我小5岁,那时候刚刚30多岁,离婚不久,从沈阳去青岛叔叔家开的宾馆帮忙,而我们几个同事就常住在那个宾馆。慢慢地就熟悉了,她经常会帮我洗衣服,后来我出去就常常带着她一起,慢慢地我们就‘走’在了一起。”

        雪菲的惊讶地张开着嘴巴成一个O型,毅伟看了微微一笑,说:“你慢慢听我说。”雪菲点了点头,看着毅伟,专注地听他继续讲自己的故事:“你知道我的孩子是女孩,你也知道我只有两个妹妹,老人一直希望我们再生一个儿子,而我老婆坚决不再生孩子了,说2个孩子负担太重了。”雪菲插话说:“那你呢?你也希望有个儿子吧?”

        毅伟笑了,说:“哈哈,是啊,我也有这个愿望。所以那个时候我和这个女人好得如胶似漆的时候,就曾经想让她给我生个儿子呢。”雪菲又插话问:“她知道你有老婆孩子吗?她愿意给你生儿子吗?”听着雪菲的问题,看着她好奇而又急切的表情,毅伟故意停了一会儿,喝了口茶,才又开口:“她后来都知道了,就逼着我离婚,可是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什么?”雪菲越来越好奇,越来越想知道结果,虽然她知道毅伟并没有离婚,仍旧跟自己的老婆孩子生活在一起,但是女人强烈的好奇心驱使她急切地想知道结果。“可是,我老婆不同意离婚,我岳父母也不同意,而且最后这个女人也对我们的未来没有信心,她选择偷偷离开了,这对我的打击很大。”说到这里毅伟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长的漂亮吗?你还忘不了她吧?你们现在还有联系吗?”女人永远是这样,总是关心一些细枝末节的问题,毅伟假装瞪了她一眼说:“你这个傻丫头,怎么跟我二妹一样呢,当时她和你问的一样。呵呵。”雪菲有点得意地说:“因为我也是你妹啊,呵呵。”

        毅伟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那时候都还年轻,想事情没有现在考虑的周全,她长的不错,说完全忘了她那是假话,自从她偷偷的走开之后,我找了她找不到,之后再没有联系。”雪菲又问:“那你恨她吗?”毅伟想了想说:“当时确实很恨她,恨她不辞而别,恨她的逃避,但是现在已经释然了,也许她的离开是对的。”雪菲又问:“那我嫂子呢?她恨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不恨呢?揉皱的纸,即使抚平了,褶痕依然可见。我知道自己伤害了她,所以尽最大的努力去照顾她们母女,但是她却总是心存芥蒂。从青岛回到总公司之后,我们就分房睡了,她和女儿一个房间,我自己一个房间。”毅伟又叹了口气。“你们分房睡?那女儿不会有疑问吗?这样时间久了,她会怎么看待婚姻呢?夫妻就该同床而眠啊。”雪菲又有了新的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真的说对了,我女儿读初中的时候就跟她母亲说过,我们怎么不住在一起呢?她跟女儿说,怕女儿晚上一个人害怕,所以陪着她的。”毅伟说。“那你女儿现在已经去住校了,你们还分房睡吗?”雪菲的疑问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习惯了这样,睡在一个床上的话,可能倒会觉得不舒服呢!呵呵。”毅伟的笑让雪菲觉得有点无奈。“大哥,女人这个时候需要丈夫的关心啊!你主动一点嘛,放下大男人的架子,多迁就一下她吧。家里就你们两个人,还分房住,感情怎么会亲近呢。”毅伟听了雪菲的话,也认同地点着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别说,我真的有点大男子主义,不愿意向女人低头的。哈哈。”毅伟笑了。雪菲故意白了他一眼说:“嫂子是你的女人,她毕竟为你们的家庭付出了那么多,你对她好一些是应该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!丫头,我听你的,回去的时候我试试,行吗?到时候向你汇报!哈哈。”毅伟这次爽朗地笑了,雪菲又看到了他阳光的一面。看着若有所思的雪菲,李毅伟好像回过味了似地说:“哎!怎么搞的?不是说你的家事吗?怎么倒提起我的过去了呢?!”

        

        

     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