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模糊情感(三十九)  

2010-12-08 14:54:16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       欢乐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,茶壶加了2次热水,味道已经淡了,桌子上也堆了很多的果皮。毅伟看了一眼手表,时间已经快到下午3点了,雪菲知道于立峰4点半以后就会给自己打电话的,因为5点下班,下班之前他会去单位接自己的。但是李毅伟还得等陆帆的电话,这个时间回酒店待着也没什么意思。
 
        “丫头,咱们走吧,你去忙你的吧,我回酒店等陆帆电话。”李毅伟总是很照顾她,雪菲想了想说:“这样吧,大哥,我陪你出去转转,暂时还没有什么事情。”毅伟笑了,也不再推辞就说:“那好吧。”

        这次李毅伟没有跟雪菲争,雪菲买了单,两个人一起走出茶馆,出门的刹那,他们听到两个女服务员羡慕地说:“这对夫妻气质真好,真的很般配啊!连服装都那么搭。”雪菲闪开身从上到下看了一眼毅伟的穿着,又看看自己的裙子,扑哧笑了。毅伟也打量着雪菲的穿着,然后低头看看自己的打扮,笑着调侃道:“你很会配合我啊!哈哈。”雪菲没说话,只是调皮地做出一个胜利的手势。

        大街上到处都是阳光,两个人走到路旁的大树下,斑驳的光影照在他们的身上。雪菲穿着蓝色渐变的连衣裙显得格外的清丽可人,李毅伟的深浅蓝色的衣装,也显得英俊挺拔。同是蓝色系的衣裤和裙子,一个高大健壮,一个娇小玲珑,站在一起确实让人看着赏心悦目,颇像一对情侣或者夫妻,这也难怪服务员会啧啧赞叹了。
 
        雪菲指着东南的方向说:“大哥,前边不远有个儿童公园,要不咱们就近去那里转转?”毅伟也不笑了说:“行,我听你的安排!”雪菲笑着说:“那就步行去吧,很近的。”她摆了一下手走在前边带路,李毅伟在后边不远不近地跟着。

        雪菲在前面边走边介绍这是什么大街,那是什么大路,旁边是什么建筑,毅伟在后边不断地“哦”着。儿童公园真的不远,很快就到了大门,雪菲猛然回头看李毅伟,他正表情复杂地看着她,眼神对视一下,他急忙移开了,在眼神对视的片刻,雪菲明显的在那眼神里看到了一些内容,让她既喜欢又害怕。

        儿童公园是开放的,不需要门票,而里边所有玩乐的游戏项目却都是需要付费的。两个人从角门进去,大门迎面对着的就是旋转木马,旋转大平台上有几十个装饰成木马且上下移动的座位供游客乘坐。雪菲一直盯着旋转木马在看,上边的人不多,都是大人带着几岁的小孩子在玩,那些小孩子高喊着、尖叫着,好不快乐。

        李毅伟买了2张票,旋转木马停了之后,上面的人都下来了,他就拉着雪菲上了旋转的平台,他让雪菲坐在靠里边的木马上,自己则坐在旁边靠外面的木马上。很快地木马就旋转了起来,雪菲死死地抓着木马前边的柱子,还是于威小的时候,她和于立峰陪于威玩过这个,很多年没有再坐在这个上边。

        “丫头,放松点,不会掉下去的!”毅伟看着雪菲紧张的样子安抚着她,然后调侃了一句:"要是怕的话,你就尖叫,反正没人认识你!哈哈。“木马随着转盘慢慢加快了移动的速度,并且一上一下地移动着,随着速度加快,雪菲真的尖叫了起来。”啊!“地叫出来一声之后,她觉得很痛快,就故意接着尖叫着。后边木马上坐着的小孩见她尖叫也跟着凑趣,毅伟看着孩子气的她,禁不住哈哈大笑。

        不知道从哪里传来音乐声,歌词唱到:旋转木马哗啦啦 旋转木马哗啦啦啦 转转转美丽的小木马 有多少童年欢乐在风中消失 有多少眼神留在风中回忆 转转转美丽的小女孩 骑着那旋转木马在风中成长 有多少男孩在梦中等待 旋转木马哗啦啦 哗啦啦哗啦啦地流转流转 时光匆匆的飞驰 旋转木马又回到又回到原来的地方 旋转木马哗啦啦 旋转木马哗啦啦啦 转转转美丽的小木马 有多少童年欢乐在风中消失 有多少眼神留在风中回忆 转转转美丽的小女孩 骑着那旋转木马在风中成长 有多少男孩在梦中等待.

        

        歌曲旋律欢快,让人听着心情舒畅。雪菲也仿佛回到了童年,不过现在有个哥哥相伴,是不一样的感觉。从旋转木马上下来,雪菲玩得有点意犹未尽,很久没有这么放松地出来玩了,总是有那么多的事要牵挂着,今天既然出来了,就索性什么都不想,开心地跟李毅伟玩玩,她想。

        两个人向公园的里边走去,不远处就是海盗船,海盗船正在运行,上面的人不多,刚好海盗船荡到最高点晃悠回来,一个女孩的尖叫声非常的刺耳。雪菲也是在于威小的时候陪孩子玩过的,海盗船向上悠动的时候还不觉得怎样,悠回来向下的时候,就会感觉胃部也在翻腾。

        看着上面尖叫的人,她已经感觉胃有点不舒服了,所以怕怕地向后躲了一下,毅伟看着她的样子偷着笑了。雪菲拉了一下他,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向前边走去,公园里其它的项目大多都是空中的游戏,雪菲有点晕高,都不敢玩,毅伟也不勉强。

        公园里的人不是很多,大多都是大人带着小孩在玩,雪菲和毅伟在里边转了转,看到有一处游戏,叫做“空中铁轨”,顾名思义,就是铁轨架设在空中,不过只有单独的一条铁轨,两个座位在铁轨的两侧,中间的部分架在铁轨上,两边的人需要合作蹬动脚下的转轮,拉动链条才可以前进。

        毅伟看了一眼雪菲说:“丫头,这个你敢不敢玩?”雪菲有点为难,看着毅伟期待的眼神,她也不忍拒绝,就爽快地说:“好,我陪你玩!”铁轨距离地面有几米的高度,两个人分别坐在两边的座位上,有点晃动,雪菲惊呼一声,毅伟拍了拍她的肩膀说:“别怕,这些游戏都有安全系数的,再说了,有我呢!”

        雪菲定了定神,坐到右边的座位,两个人出发了,她根本不敢向下看,但是今天她却对这个高度没有很强的恐惧感,也许是因为旁边坐着的是李毅伟,想到这个她也觉得好笑,可能自己晕高就是心理作用。
  
        两个人开始配合的不是很默契,所以座位一直在晃动,慢慢地毅伟随着雪菲的节奏瞪着转轮,转轮拉动链条,他们就开始平稳前行了,很快地两个人就追上了前面的一对年轻的男女,那男的正在训斥女孩,女孩委屈地要哭。毅伟喊了一声:“小兄弟,别急啊,慢慢来。”那男孩听了有点不好意思,低声跟女孩说着什么,然后慢慢地向前移动起来。

        雪菲看着毅伟笑了,说:“你管闲事不怕挨骂啊?!”毅伟正经地说:“我是善意的啊。他能分辨出来的,你看,他们现在不是走的很好吗?!”事实确实如此,雪菲无话可说。
 
        天气格外的好,天空也格外的蓝,没有几丝白云,骄阳似火,雪菲累得冒了汗,她转过头看了一眼毅伟,发现他的前胸都沁出了汗,她急忙从包里翻出面巾纸递给毅伟,毅伟擦了擦汗珠,说:“丫头,你会来事儿!哈哈。”两个人在外面玩了一个多小时,皮肤被晒得发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我的爱伴着你直到永远。。。。。。”雪菲的手机突然响了,她拿出来一看,是于立峰的来电,“喂。”雪菲接听了电话。“打了好几个电话了,你怎么不接呢?”于立峰有点生气,声音很大。外面的的风不小,尤其在半空中,雪菲忙用手捂着手机,说:“我没听到啊!”雪菲真的没有听到有电话进来,也许是刚才玩的太尽兴,没有注意到手机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单位吗?我马上过去接你!”于立峰也不再说其它的了,雪菲听了就冒汗了,她急忙说:“我没在单位,在外面办事呢。”于立峰就问:“你在哪里?我去接你一起回家吧。”雪菲忙说:“别。”于立峰问:“你还没办完事吗?”雪菲听到他这么说,心里有了愧意,说:“一会儿我自己回去,你没事的话,买点菜先回去吧。”于立峰“嗯”了一声就挂了电话。

        雪菲一脸歉意地看着毅伟,毅伟笑了,说:“回家去吧,我也该回酒店了,真的有点累呢,真的是老了。”他故意捶了捶腿。雪菲知道他这么说是让自己心里舒服一些,就说:“那好吧。”
 
        从空中铁轨上下来,两个人快步走向大门,他们都没有说话,雪菲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。出了大门,毅伟叫了一辆出租车,开了车门让雪菲坐了上去,然后说:“抓紧回家,明天再联系。”雪菲点了点头,她跟司机说了地址,车很快就开走了,这时候雪菲回头望着站在门口的李毅伟,他还在望向自己的方向,她的心里突然有点不舍。
 
        回到于威的住处刚好5点,于立峰已经焖了米饭,正在收拾买来的鲫鱼,看到雪菲回来他扎着两只满是血迹和鱼鳞的双手,没好气地说:“儿子快放学了,你怎么才回来呢?”雪菲没有说什么,而是很快地换了衣服扎上围裙进了厨房,她不想再用什么谎言去欺骗于立峰,如果说了一句谎言,也许需要更多的谎言来证实这个谎言的真实性,那样太累了。
 
        于立峰见雪菲不做声,也没有再说什么。默默地收拾好鲫鱼,就到客厅吸烟去了。雪菲很快做好了菜,于威回家的时候,刚好开饭,于威看到父母都在很开心。他说着学校里的趣事,他的嗓音已经变得正常了,像个男子汉的声音了,个子又长高了些,跟于立峰差不多高了。
 
        每个周末于立峰过来,于威都撒娇地跟爸爸比个子,有时候于立峰会显得很不耐烦,但是雪菲却很高兴,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,心里别提多高兴了。于威顾自在说着,雪菲和于立峰都没怎么说话,吃晚饭于威去上晚自习了,雪菲收拾了碗筷回到客厅,于立峰坐在沙发上一边吸烟一边看着体育频道的美国NBA的篮球比赛。
 
        雪菲也坐在沙发上,说:“你那么喜欢看篮球比赛,自己怎么不喜欢打球呢?真奇怪。”于立峰瞥了她一眼说:“那有什么奇怪的,现在老了打不动了。”雪菲白了他一眼,给他倒了一杯水,拿来了治肝的药片,于立峰把药片放在嘴里,喝了口水咕噜一下就咽下去了。
 
        “雪菲,周末给我买两件衣服吧。”他眼睛盯在电视上,嘴里说着。“半个月前不是给你买了新的衣服和裤子吗?再说了,你的衣服裤子也不少啊!”雪菲很奇怪他为什么又要新衣服,平时他对衣服不是很挑剔的,都是雪菲给他买回来就穿的。
 
        “哦,我想穿时尚点的,显得年轻一点,你看,我的头发都有白的了。”他掀起自己鬓角的头发,雪菲确实看到了几根白发。“哈哈,你什么时候变了呢?以前总喜欢让我给你买比较庄重的衣服,说在银行工作要注意形象,现在怎么了?”雪菲边说边审视着他。
 
        于立峰躲开雪菲的眼神,说:“人都会改变的,不是吗?我现在就想穿点休闲类的衣服,不行吗?!”他有点生气了,把烟头按死在烟灰缸里站起身,雪菲仰头看着他说:“你变了?!那你是为谁改变的呢?!”她的话音很重,一语双关。
 
        话里的意思说的人明白,听的人心里也明白。
       
 
       

        
        

     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