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模糊情感(十一)  

2010-02-10 11:10:57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4月中旬的天气越来越好了,阳光明媚,周五下班的时候,于立峰开车带着雪菲,一起去学校接儿子于威,半个多月没看到儿子,雪菲真的有点想他了。于威从校门出来的时候,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车前的雪菲,他高兴地跑了过来,把书包扔在车上,拉着妈妈一起坐在了后座上。

       “妈,你有点黑了,还有点瘦了呢。”于威眼睛很尖。“瘦点好啊,免得特意减肥了,呵呵。”雪菲摸着儿子的头,于威闪开了,“妈,你还当我是小孩儿呢!嘻嘻。”在雪菲的眼里儿子永远是孩子,但是她发现于威个子长了,心理上也越来越成熟了,这也许跟他住校有关吧。

        回到家,雪菲把给儿子买的衣服拿了出来,买回来的小食品一直放在冰箱里,现在儿子回来了,雪菲都拿了出来。两天的时间,雪菲给于威做了很多好吃的,她现在能对儿子做的,只是在生活上尽力地关心照顾他了,学习上的事情,只能靠他自己的努力。

       周一早上,于立峰开车送于威返校,雪菲自己步行去单位,因为“三八节”时检查血脂偏高,雪菲也想多步行运动一下。快到20号了,早上的空气很好,天气也好的很,穿着风衣走在人行道上,看着街上车来车往,雪菲的感觉也很不错。

       快到心理咨询活动的时间了,雪菲拿着王主席签批的文件去找办公室李主任协商活动事宜。雪菲到李主任办公室的时候,门是开着的,李主任一个人在办公桌上写着什么,雪菲敲了敲门,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李姐,忙着呢?”雪菲笑意盈盈地说。李主任放下笔,站了起来,示意雪菲坐下。“我这一天你还不知道吗?瞎忙一气,哪有闲着的时候啊!”李主任也笑着说。雪菲坐在了李主任的对面,“李姐,我们科最近几天也要忙起来了,少不得要你帮忙呢!”她把手中的文件递给了李主任。

       李主任看了阅办单上王主席的签字,马上爽快地笑着说:“好说,你说需要我做什么吧!”她没看文件里边的内容,就把文件递还给雪菲。“会议地点我们选定在区内龙头企业深圳龙飞制衣公司的大会场,李丽已经跟制衣公司的经理协调好了,给咱们用3天,现在缺的一个是组织人员,一个是提供给到会女工的矿泉水。”

       李主任马上说:“这事儿好办,矿泉水我负责给你们提供,需要多少你写一个申请,人我负责帮你出,办公室的干事和几个科员,都可以去帮你忙。”雪菲想起来请的心理专家,就说:“对了,李姐,这次会议还要请专家进行讲座和咨询活动,专家我已经联系好了,但是吃和住?”李主任马上接过话头:“这个王主席已经打过招呼,这项工作也向区财政申请了专项资金,你放心吧,人什么时候到,你提前告诉我,我负责给你安排。”

       事情办的很痛快,雪菲的心里也轻松下来,李主任还是很开事儿的,虽然以前有点不愉快,但是这次并没有为难自己,而是很配合自己工作,这让雪菲不禁很佩服她,她的城府很深啊,值得自己多加学习。这也让她感觉到,跟办公室主任关系处好了,对于开展自己的工作真的是大有益处。

       雪菲曾经亲自看到,组织宣传教育部的部长陈强民,平时跟李主任关系一般,有一年过年之后,不知道他们因为什么事情,搞得关系很紧张,而他们部搞活动的时候,陈部长找到李主任的时候,她没有很痛快地配合他的工作。大家看在眼里,心里明白却都没说什么,机关有很多事情是很微妙的,不是可以随便问为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 那次虽然最后没有误事,但是影响很坏,王主席也知道了,但是他没说什么,陈部长事后很是懊悔,也背后发过牢骚,骂李主任是一个“臭婆娘”,但是那也于事无补,只能把关系搞得更糟。

        雪菲站了起来,毫无痕迹地恭维着说:“李姐,也就是你吧,能把办公室这摊工作干的这么好,上下都满意,你也真是不容易啊!”她很真诚的样子打动了李主任,李主任也站了起来,拍了拍雪菲的肩膀,说:“还是你理解我啊,我也不可能做的面面俱到,有不理解的也没办法。”雪菲笑了:“别管别人怎么说,我觉得你做的够好的了!”

        雪菲回到自己办公室,叫来了李丽,让李丽打印一份申请,开会用矿泉水的数量,以及心理专家到会后住宿时间安排,会议进行中用餐次数,与会领导所需礼品等等。

        大会如期举行,王主席亲自做了讲话,妇联赵晶主席亲自带队参加,工会还邀请了区委的几位领导,尤其请了区委宣传部的领导,他们派专人进行了报导。

        3天的会议日程分别是请心理专家做“妇女婚育健康讲座”和妇女心理问题咨询。婚育健康讲座格外引人关注,专家从恋爱到结婚,到生育,做了系统的分析,讲座中用了大量的事例举证,常常引来阵阵掌声。心理咨询更是女干部和女工们最喜欢的活动,大家纷纷把自己遇到的一些心理问题讲出来,希望从专家这里获取解决的办法。大会的场面非常的热烈,前排就座的领导不停地点头,雪菲在幕后看着心里也非常的高兴。 

        3天的活动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由于组织的精心得力,活动开展的有声有色,深得与会领导和女干部的好评,送走了心理专家,雪菲大大地松了一口气。王主席在周一的早会上,对雪菲的工作给予了表扬,对各科室的配合,也给予了肯定。工会暂时没有什么重大的工作,都是各部门日常的工作。暂时轻松了下来,上网的时间就多了起来,雪菲是那种工作时认真的人,闲着就放松一下自己。

        周二。已经是下午2点半了,雪菲闲了下来,就关好了门,上网看看小说,网页新闻之类的,QQ自然也登录了。 又有几天没上网了,群里今天的人很多,雪菲熟悉的如烟和青鸟在线,正在群里和管理飞狐聊着,无非是各自的工作情况、地方天气之类的。

        雪菲只是看着大家在聊天,她没有说话,她看了好友栏,毅伟的头像是暗着的,也没有他给自己的留言。难道他这几天也很忙吗?雪菲暗自想着,心里有点淡淡的失望。

        “你好!丫头。”毅伟的头像突然亮了起来,雪菲看到他上线,心里很高兴,她马上把自己的号码隐了身,又屏蔽了群消息,打算专心跟毅伟聊天。“你也好啊!哥哥。”雪菲接着发了一个调皮的表情过去,像有默契一样,他叫他丫头,她就叫他哥哥,礼尚往来。

        “哈哈,这几天很忙吧?我上来几次,都没有遇到你呢。”毅伟说。“是啊,这几天单位搞了一个活动,把我累坏了,昨天刚忙完,今天我才闲下来。”雪菲回答。 “有点想你呢,哈哈。”毅伟突然说。毕竟相识时间不久,连各自的样貌都不知道,这句话自然有点真假难辨了,但是雪菲看到这句话,心里却很舒服,因为这样的感觉她也有,只是她不会说出口的,也许男人就是比女人敢于表白吧,她想。

        她发了一个调皮的表情,没有说话。“咳。”毅伟叹了口气。雪菲问:“怎么叹气啊?”毅伟说:“我这是剃头的挑子啊!”雪菲终于忍不住笑了,“哈哈,哥哥,我也想你了!”她发了一个调皮的表情给毅伟,可心里却有个声音却在说,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,但是她并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丫头,这才像话啊!哈哈。”毅伟的话,让雪菲觉得他就在自己对面,爽朗地大笑着。“可是,你叫什么名字我都不知道呢,想有什么用啊!”雪菲的话虽然是调侃,但是她现在真的想更多的了解一些毅伟的情况,也许女人的好奇心都这么强吧,何况对一个自己比较感兴趣的男人呢。

        毅伟马上就说:“丫头,那现在我就自报家门。本人:李毅伟,身高:1米77,体重:168斤,年纪:你知道的。”毅伟很痛快地吧个人资料报了上来,雪菲看了禁不住笑了,这也许是信任自己的表现吧。

        “那你还没有说‘婚否’呢!”雪菲发了一个坏笑的鬼脸,她突然有恶作剧的念头,她知道毅伟不会生气的。“哈哈哈哈。”毅伟说:“你这个丫头,我又不是做征婚启事呢,还要报这个吗?”

        “呵呵。”雪菲知道毅伟一定很开心,他一定在网络的那边大笑,她仿佛看到了那个影像,心中不免有点得意于自己的幽默感,生活中她从来没有对象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调侃,她越来越享受这种感觉。 “好,婚姻情况:已婚,子女情况:一女。这样行了吧?”毅伟继续介绍着自己的情况。雪菲满意地说:“嗯。不错,不错哦!”

        雪菲发了一个握手的表情,毅伟也发了一个握手的表情,然后他说:“如果你愿意说说你的情况,那就更好了。”这样的话很含蓄,也没有一点勉强雪菲的意思,她觉得聊了这么久,以前只知道他姓李的,凭借自己看人的经验,她感觉到他至少不是一个坏人,他那么坦诚,自己也可以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。

        “石雪菲,身高1米6,体重110斤,年纪,比你小一点,嘿嘿。”说完她就发了一个调皮的表情过去。“哈哈,调皮的丫头。”毅伟笑了。“哥哥,群里的飞狐说你们冰城的网友聚会过呢,一定很开心吧?”雪菲好奇地问。

        “嗯,聚会过几次,我只参加了一次,也没有什么意思,什么人都有,我吃了饭就离开了,之后再没有参加过他们的活动。”毅伟答道。“哦,我听飞狐说,你是总经理的助理啊,一定很厉害哦!”雪菲发了一个调皮的表情,调侃着毅伟。“哈哈,也没什么的,就是一个打工的。”毅伟很谦虚,但是也没有否认雪菲的说法。

        “那你平时一定很忙喽?!”雪菲继续试探着问着。毅伟说:“是啊,过几天还要去南方谈一笔生意,也许要走半个多月吧,陪老总一起,要在南方几个城市走走看看,顺便去香港、澳门玩玩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我岂不是要好久都不能见到你了吗?”雪菲发了一个难过的表情。毅伟说:“这个好办啊,我把手机号码给你,想我的时候,就给我发短信啊!哈哈。”他发了一个调皮的表情。

        “哈哈,那太好了。”他的“笑”,也感染了她,“那好啊,我们现在互相发自己的号码给对方。”毅伟发了一个OK的表情,然后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发了过来,雪菲也发过去了一串符号。

        毅伟的号码雪菲看了2遍就记住了,毅伟却一头雾水,问:“你发的是什么啊?!#(*(^&#%$*?”他发了一个晕的表情。“哈哈,自己破译去吧,想出来就给我发个短信吧。”雪菲发了一个调皮的表情。 “你这个丫头,好像地下党的暗号一样呢。”毅伟发了一个“彻底晕倒”的表情没再说话。

        这个时候雪菲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她吓了一跳,这个电话不会是毅伟打过来的吧?难道他这么快就猜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吗?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