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情路尽头(中)  

2010-04-28 13:55:08|  分类: 网友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 有几天没遇到雨濛濛了,我一直想知道她的故事是如何发展的。昨晚我运动后回家,刚上网,就看到她发过来的一个握手的表情,她在线。我马上把QQ的状态设置成“隐身”,专心跟她聊了起来。我说:“这几天很忙吗?继续给我讲故事吧。”她说:“我真的很不愿意去回忆那些过往,但是那些回忆却时不时地会涌上心头。”我说:“是啊。”她说:“继续跟你讲的话,你也许会觉得我是一个坏女人。因为有些经历不是我的本意,但是却发生了。”我说:“不会的,如果你愿意的话,就讲给我听吧。”停了一会儿,她终于开口继续给我讲述她的故事。。。。。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 挂断了电话之后,他的短信陆续发了过来,短信中交流我就能放得开了。我调侃着他,“你来了我怎么认出你呢?”他说:“我带着一个帽子吧,你就好认了。”我说:“你也未必一下子就能认出我呢!”他回说:“那怎么办呢?哈哈,用接头暗号吧!”

       “天王盖地虎。”我调皮起来。“宝塔镇河妖。”他马上回复,我不禁笑了出来。同室的女干部已经回来了,正在看电视,她把眼光从电视上挪开,看了我一眼,说:“怎么这样开心啊。”我笑着说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 虽然我一直抑制着自己的心绪,但是内心中还是隐隐地对这次会面产生了无数的遐想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睡着了,梦里有个影子时隐时现,看不清样子。

       周五的上午,我心不在焉地听着讲座,神魂不定的样子被旁边的学员看到了,笑着小声地问我:“是不是想家了?”我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,没说话。10点多的时候,风帆发来短信,我的手机震动着,我急忙打开看,“我已经买好下午去省城的火车票了,等着我。”

       午餐之后,这次学习培训就结束了,全省各地的女干部纷纷返回了,我也退了房,拎着包走出了酒店。我盲无目标地走在大街上,时间还早,我去了省城最大的商场,给女儿买了一条裙子,借此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在火车上了。”2点的时候他又发来短信。“好的,我等你。”我心情复杂地回复了短信。逛累了我就到地下的咖啡店休息,我买了一份咖啡,加好了奶和糖,坐在角落里慢慢地喝着,等着他。

       “你好,我能坐在这儿吗?”一个金发碧眼的女郎走了过来,客气地问我。“哦,可以。”我挪了一下身子,给她让了一个座位。

       “我叫爱丽丝,是上海一家日化公司的市场调查员,我想了解一下你平时用什么洗涤用品,能跟我聊聊吗?”她开始自我介绍,汉语很流利。我知道她的目的以后,想想自己也很无聊,那就聊一会儿吧。

       她拿着记录本,逐项问着问题,我回答着,她做着记录,记录却是英文的速记符号。时间慢慢地就在交谈中度过了,等到再次接到他的短信的时候,已经是4点多了。“我已经到站了,到哪里找你?”

       我回复短信,说自己在喝咖啡,他回说,知道这个地方,马上过来找我。爱丽丝识趣地说了再见,就走开了。我紧张地拿出包里的小镜子照着,梳理着头发,心情紧张地向门外张望着。

       已经过去20分钟了,我还没见到他的影子,门口进来的男人,没有一个带着帽子的。我四处张望着,咖啡馆除了正门还有侧门,我站了起来,望向另一面,一个男人走了过来,40左右的样子,我怎么看都不像,因为他的身高跟风帆之前说的不同,风帆说自己身高1米78,体重156斤。我定定地看着这个男人,他却一直走向我身后的一个座位,一个女人已经等在那里。我轻呼了一口气,重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 咖啡已经凉透了,我喝了一口,有点苦涩。再次抬头看时,很多人在走动,中年的男子也很多,我后悔选在这个地方见面了。手机的铃声就在此刻响了起来,我马上就想到,是他打给我的,可是打开手机一看,却是老公打来的。

       “喂,你在哪里呢?”老公问。我心里没有底气,声音低低地说:“还在省城啊。”他说:“今天周末啊,你们没结束吗?我已经回家了。”是啊,我已经出来一周了,是该回家的,可是现在又能怎么办呢!

       “我明天才能回去,这里有点事情还没办完。”我简单地说。“那好吧,你自己注意安全。”他挂断了电话。听他这么一说,让我心头一热,竟然还会跟我说关心的话,很久都没有这样的时候了,此时的我心情复杂,不知道该高兴呢,还是该悲哀呢。

       我拿着手机,给风帆发了一个短信,“你到了吗?我到正门等你吧。”马上,我接到了一条回复:“我已经到了。”我腾地一下站了起来,到处寻找着。

       这时,一个身材高大挺拔、干净清爽的男人,走到了我的面前,我注意到,他穿着黑色的皮夹克,蓝色牛仔裤,头上却没有带着帽子。他微笑着对我说:“天王盖地虎。”我一下子笑出了声,指着他说:“你是风帆。”

       他微笑着坐了下来,很内敛的样子,让我不禁感觉到自己的冒失,我也坐了下来,直视着他,他竟然显得有点不好意思,不敢直视我的眼睛,我也转移了一点视线。

       “咱们换个地方,去吃点晚饭怎么样?”他提议道。“好的。”我说。“那你喜欢吃什么?”他问我,很细心的男人啊,我想。“什么都行。”我简捷地说。

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附近的一家肥牛店,你喜欢吃吗?”风帆说。“哦,好的,我喜欢吃。”没想到我们在饮食上也有相同的喜好。

        肥牛店的名字我没记住,但是环境不错,食客很多,我们在一楼的大厅找了一个角落的二人座位,他很快就点好了几样食物,竟然都是我爱吃的,我的心里很舒服,跟他有种很默契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 火锅很快就点燃了,风帆说:“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,我的名字叫陈志飞。你呢?”他随手从上衣兜里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给我看,我迅速浏览了一下,虽然照片上的他没有本人看着顺眼,但是确实是他。

       我把他的身份证递给他,然后拿出了自己的,我没交给他,只是让他看了一眼,他说:“你叫辛雨。真好听的名字!原来你的网名也是从这个‘雨’字而来啊!”

       他说,咱们喝点酒吧,无酒不成席啊!我说,好啊。酒量我是有一点的,而且我也可以控制好。他说,我喜欢喝白酒,你可以吗?我说,可以。平时在家跟朋友常常聚会,喝酒是小事。只是第一次跟他喝酒,我还是要保持清醒才好。

       我们各倒了一杯白酒,边吃边聊,饭店的人多了起来,声音很嘈杂,但是完全不影响我们的好心情。在省城学习培训了一周,我也很闷,在这个周末,跟这样一个男人单独在一起喝酒,以前是根本不敢想象的,但是这毕竟发生了,我内心里有个声音在说,这不真实,但是现实就摆在这里,由不得你不信。

       一杯白酒很快就喝下去了,我们兴致盎然,他提议说,再喝一杯可以吗?看着他征询的眼神,我无力拒绝,我的沉默鼓励了他,他又给我们各自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   “志飞,你什么时候来的?!”一个声音从我的背后传了过来,他抬起头惊喜地说:“嗨,你这家伙什么时候来的?真巧了啊!”

       我侧转了身,看到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男人走了过来,兴奋地拍着他的肩膀,说:“好几年没见到你了啊,还好吧?!”他也站了起来,拉着那个人的手说:“可不是吗?自从你调到B市,一直没见到你呢!你到省城干嘛来了?”

       那个男人没急于说话,而是瞟了我一眼,揶揄着他,“你到省城来幽会了?厉害啊!没想到你竟然也有这样的变化啊!”我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,低着头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   他使劲拍了那个男人一下,说:“你别吓到她,只是一个朋友,我是那样的人吗?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啊!”那个男人马上说:“我开玩笑的,好,那不打扰你们了。我是来办事的,楼上还有朋友一起吃饭,明天我就回去了,咱们以后联系吧!”说完他就走开了。

       陈志飞重新坐下,不自然地笑了,说:“你别介意啊,他是我们以前一个部门的哥们,到B市高就了,有几年没见到了。”他拿起筷子,示意我继续吃。

       “对你会有影响吗?”我真的有点被吓到了,虽然我们没什么,但是经历了这件事,我也怕遇到我的熟人呢,到时候真的不好解释。不过听到他朋友的话,我倒是感觉他还至少还不“坏”,我心里的防线渐渐变淡了。

       “没事,吃吧。呵呵。”看着他的表情很轻松,我也渐渐放松下来,我们继续聊着,吃着,喝着。真是应了那句话“酒下去了,感情上来了。”慢慢地我们就好像熟悉多年的朋友一样,畅所欲言了。

       吃完饭的时候,我看着手表,竟然已经10点半了,没想到这一顿饭吃了5个多小时。我的酒店已经退房了,晚上的住处怎么办呢?我有点犯愁了。他好像知道我的心思一样,说:“住处我已经安排好了,我们单位在这里有个定点的酒店,去那里住就可以,一会儿我再给你开个房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你经常出差吗?酒店没有熟悉你的人吗?看到我们在一起,不好吧?!”我迟疑着,看着他说。“没事的,咱们开2间房,怕什么啊!”他这么一说,我的脸又开始发烧了,这是自然的事了。我没再说什么,拿着包,跟着他走出了饭店。

       出了饭店,被带着寒意的春风一吹,我的头开始晕晕的了,脚下一个踉跄,他马上伸出手来拉住了我。他的手很大,很温暖,我一下子喜欢上被他拉着的感觉,但我还是站稳了脚跟,甩开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   他也没再坚持,而是把我的包拿在手中,说:“酒店很近,咱们走几步就到了,你还能走吗?”我强挺着说:“能走。”走了几步胃就开始难受,但是我忍着一直走了下去,真的很快就到了酒店的门口,我的胃里一阵翻涌,我说:“我要去卫生间。”

       他直接拉着我进到电梯,上了几楼我也不知道了,很快就进了房间,我冲进卫生间,扶着马桶就开始吐,心里却想着,我真的好糗啊,怎么第一次见面,就喝成这样呢,每次喝这么多,我根本没事的啊!

       卫生间的门是开着的,他进来拍着我的背,说:“对不起啊!”然后递给我一杯水漱口。“你出去吧。”我不想让他看到我这个样子,他没再说什么,出去了,我看着镜中的自己,眼睛红红的,脸红红的,不禁很懊恼,气自己怎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   站了起来头就更晕了,眼前都是金星,我用冷水洗了一下脸,走出了卫生间,双腿软软的,意识有点模糊,感觉自己好累,倒在床上我就再也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 恍惚中我听到他说:“你先睡一会儿吧。”他脱了我的鞋子和外衣,给我盖上被子,之后我就睡着了。当我再次醒来,屋子里有烟的味道,房间只开了门灯,我抬头一看,他就靠在另外一张床上,正在吸烟,烟头一亮一亮的。

       我心里一惊,怎么我们在一个房间呢?我口渴的要命,我说:“你?你怎么?”他看到我醒了,马上递给我一杯水,我大口的喝了几下,他说:“你醉成这样,我得照顾你啊。”此时看着他的眼光,真的好温柔,我的心里一阵战栗,又重新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 “那怎么办?今晚咱们住一个房间吗?”我拉严了被子傻傻地问,酒也醒了大半。“可以吗?”他轻声说。我看了一眼腕表,已经1点半了,想拒绝他,但是心里有个声音却说,留下他,那真是心魔啊!

       “好吧,已经这么晚了。谢谢你照顾我,你也休息吧。”我不好意思地转过了身子,把头埋在了被子里。他没再说话,我听到他去卫生间洗漱的声音,然后是关灯的声音,屋子里一片静寂。

       我的心倏地揪紧了,睡意一下子就没有了,动也不敢动。他的床上也没有一点声音,我把头钻出了被子,马上听到了他粗重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   一动不动的躺了一会儿,我实在很累,就轻轻翻了个身,马上他那边也有了翻身的声音,他,也没有睡着。

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