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缘去如风(一)  

2010-05-14 20:40:34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 孟雨彤一个人安静地坐在听雨轩茶馆的包房里,茶室的包房不大,正好容纳2个人,音乐开着,一首叫不上名字的古筝曲幽幽地从远处传来,别有一番情致。

       桌上摆放着瓜子和开心果,服务员泡好了茶,倒进茶盘中的小杯子里,茶具很精美,雨彤端起一只小茶杯在鼻子底下嗅了嗅,一股沁人心脾的茶香扑鼻而来,让雨彤的心头不禁一颤,她挥了挥手,服务员行个礼知趣地带上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闭上了眼睛,细细地品味着茶香,回想起上一次和沈志国来这里喝茶,时间已经过去将近2年了,还是在这同一个包房,门上的牌子写着“新月阁”,不但名字雅致,房间设计的也很精巧。

        那一次,他们喝着同样的绿茶,雨彤习惯性地闭着眼睛闻着茶香的时候,沈志国突然握住了她的手,雨彤没有挣脱,他们很自然地交流着,手和手相握,传递给对方的不是过电的感觉,而是一种温暖,让他们彼此都很欣慰的一种温暖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一些原因,雨彤已经太久没有联系到沈志国了,没有了他经常的关怀和抚慰,让雨彤怅然若失。尤其在雨彤闲暇的时候,就会更加地思念他了。

       今天晚上,她忙完了工作,一个人开车找到了这个茶馆,依然进了“新月阁”,喝着沈志国喜欢的绿茶,回味着曾经在这里的经历的那种感觉。房间还是那个房间,室内的摆设一点都没有变,只是今天喝茶的人,只有雨彤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的心头泛起一阵委屈,神情落寞,颇有“日日思君不见君”的感慨。回想起他们的相识,一直不相信缘分之说的雨彤,也开始敬畏起缘分二字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今年38岁,有个很好的工作,在哈尔滨一家省直的事业单位做科长,工作很受领导赏识。她很健谈,也很开朗,因此经常会结识一些工作关系的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的丈夫是经商的,常常出差在外,他们的相识,是经过朋友介绍而认识的,相处了半年,就走入结婚的礼堂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们的儿子刚刚读初一,孩子由爷爷奶奶帮着照顾,平常他们夫妻各忙各的。转眼结婚10几个年头了,感情慢慢地变得很平淡了,这是自然规律。随着聚少离多的日子增多,雨彤越来越感觉空虚寂寞。

        2年前的一个夏末的晚上,雨彤的老公到外地办事,孩子依然住在爷爷奶奶家,她自己一个人待在家里,一种无言的寂寞突然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 窗外的明月已经升到了中空,光影从窗口照射到地面上,时间已经接近午夜了,雨彤却毫无睡意,手机开着,就放在枕边,她想给老公打个电话,此刻的她,倍感孤独。

        她拨通了老公的手机,却一直无人接听,等了一会儿继续拨打,还是无人接听,雨彤的心里很不是滋味,她不知道此刻的他,在做着什么?真的是商人重利轻别离啊!这也不免让她胡思乱想起来,常常在外的老公是否也如同有些商人一样,在外面“潇洒”呢?!

        雨彤失望地放下手机,下了床走到窗前,仰头看着天空,夏天的夜空,好像没有一点杂质,一轮明月像一只银盘高高地挂着,天空仿佛可以看到一些澄澈的蓝,星星也显得十分地清亮,只是月光越是明亮,雨彤的心头越是清冷,难言的孤寂感让雨彤心潮翻涌。

        床头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雨彤第一反应就是这个电话是老公打回来的,她2步就折返到床边,拿起手机按了接听键。“刚才你做什么了?怎么不接我电话呢?”她的语气有点幽怨,声音也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嗯?!”对方的声音从听筒中传了过来,那声音似曾相识,但却不是她老公的声音,雨彤也意识到自己的唐突,这个电话不是老公打来的,她认真回想着,这个有点陌生又有点熟悉的声音,是哪个人的呢?

        “刚才你给我打电话了吗?我怎么没看到呢。”那个男人声音很平缓,带着一点磁性,他很认真地说。“你找谁?”雨彤实在猜不出,她平静了一下心情,用一种很正常的语气说。

        “难道你不记得我是谁了吗?”对方的声音很轻松,有点调侃的语气,好像跟她很熟悉一般,这更让雨彤一头雾水了。

       “你的声音好熟悉,像我大学的一个同学,但你不是他。”雨彤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还是猜不出他是谁,但是她渐渐地明白了,也许他把雨彤误以为是自己的朋友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?最近你还好吗?”他温和而又亲切的声音,在这个寂寥的深夜从话筒中传送过来,让雨彤有种莫名的兴奋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还好啊,可是你到底是谁呢?”女人的好奇心让她傻傻地问。但是他笑了一下,却不回答她,而是继续跟她闲聊着,他的话语让她感觉他们应该是很熟稔的朋友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刚和朋友喝完酒回来,一个人有点闷,就给你打电话了,没有打扰你吧?”他的声音也有点兴奋,但是雨彤感觉他很清醒,并没有醉酒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经常这么晚给朋友打电话吗?”雨彤的好奇心越来越强了,不管他是谁了,也许是熟人在跟我开玩笑吧,她想。“当然不是了,哈哈。”他大声笑了起来,他的笑声让人感觉是发自内心的快乐,雨彤也不禁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说过的,只要你的手机是开机状态,我都可以随时拨打的,对吧?”他说道。雨彤没说话,她心里在思量,真的是太奇妙了,这样的事情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,而这竟然像电视剧中的情节一般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不说话了?困了吧?”他的声音很轻柔,好像就在雨彤的耳边,他细心而又体贴的问话,触动了雨彤心底最柔软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困。如果你高兴,我可以再跟你聊10块钱的。呵呵。”雨彤调侃了一句,她真的不希望他就此挂断了电话,那会让她更加孤枕难眠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哈哈。”他又开心地笑了,声音一点都不张扬,显得人很有修养,雨彤莫名地对他有了好感,也许这只是女人的直觉吧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只是,你要知道一点,我不是你要找的朋友,你打错了电话。”雨彤又开始进行解释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的朋友太多了吧,一下子竟然想不起我是谁了。”他调侃了一句之后,就不再纠缠这个话题,而是聊起了其它的。雨彤确定他打错了电话,而他是否意识到了,很难说,但是两个人聊的都很开心,时间因此也过得飞快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了,就这样吧,你也该睡觉了。”最后他温和地说,像一个大人在对一个小孩子温和的命令,而他的声音和语气,让雨彤绝对无力违抗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看了一眼床头的时钟,时针已经指向了凌晨1点,她还没有睡意,甚至还意犹未尽,听他这么一说不禁轻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 这轻轻地叹息,在安静的午夜时分,他竟然敏锐地察觉了,他马上说:“如果你想起我是谁,就给我发个信息吧,过几天我再给你打电话。”然后果断地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收起了手机,已经快没电了,她索性关掉了手机,钻进了被窝,她强制自己不要胡思乱想,可是思绪却不听她的指挥,信马由缰地左冲右突着。

        早上起来的时候,已经7点半了,雨彤草草吃了点东西,简单化了妆,没有叠被子就匆匆上班去了。忙了一会儿她终于坐到办公室可以清净一下了,她拿起办公电话,拨打了老公的电话,他的电话却关机了。雨彤不禁有点生气,他关机的时候一定可以看到自己曾经给他打过电话,现在已经上午9点多了,他应该给自己回一个电话的,越是这么想,雨彤就越是生气,心情也变得很糟糕。

        想了一会儿雨彤有点无奈,生气也没有用,根本不解决问题,还影响自己的心情。她是一个知性的女人,知道女人还是要调整好自己的情绪,让自己快乐起来,所以她也不愿意去跟他计较这些了。因为晚上没有睡好,头还是晕晕的,她关好了门,坐在办公桌前发着呆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不自觉地拿出手机,翻到了昨晚那个拨入的电话,从号段上看应该是外省的,她幽幽一笑,这个人啊,真的很有趣呢。她自己也觉得难以想象,竟然在午夜跟一个陌生的男人聊了那么久,当时聊的是什么,雨彤竟然只记得几句,其它的都忘记了,她只知道那时接到那个电话,让自己寂寥的心情缓解了好多,也开心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 她上网查询了一下那个手机号码所在地,是沈阳的,雨彤确信自己没有沈阳的朋友,而且她也早就知道,他是打错电话的,但是他的声音,他的语言风格,他的温和的态度,他开怀地笑声,都让她有种说不清的感觉,也许是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没有沈阳的朋友,你确实打错电话了。”雨彤鬼使神差地给他发了一条短信。很快地,他回复了一条短信:“那没什么关系,我认识了一个谈得来的朋友,也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 人和人之间的缘分真的很难说得清,相距千里之外的两个陌生人,因为一个错误拨打的电话,就此相识了,因为初始的很好的印象,他们开始了更多的电话交流,慢慢地互相熟知了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是有警惕性的,也是有所保留的,因为没有更多的要求,只是多了个交流的对象,所以他们之间的交流都是轻松而又愉悦的。慢慢地她了解到,他的名字很普通,叫做“沈志国”,是沈阳一家公司的业务代表,经常在外跑业务。

        志国比她大2岁,一直没有结婚,雨彤没有问什么,她虽然有好奇心,但是她不会探究人的隐私,这是她跟朋友交流的底限,也是最基本的素养。随着交流的增多,了解的深入,雨彤慢慢地在精神上有点依赖他。

        沈志国经常全国各地跑业务,时常会给雨彤发来彩信,都是各地的名胜古迹,有时候他在一些景点游玩,就给她打电话,聊一些人文景观的历史故事。他的知识面很广博,也很健谈,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,能够遇到这么优秀的朋友,让雨彤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不时地会给他发送一些问候的短信,告诉他开车要注意安全,出差要注意保管好财物,保重身体。他也会在雨彤寂寞的时候打电话给她,给她讲笑话让她开心,给她的工作提一些建议和意见,往往都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渐渐迷恋上了这种被关怀、被呵护的感觉,她也真心地关心着他。时间就在这样一种愈发浓厚的情谊中,过了秋天收获的季节,到了寒冷的冬季。

        转年新春的时候,雨彤的老公事业就已经安定下来,出差的时候就很少了,虽然晚上回家的时间还是要晚一些,但是毕竟可以常常陪在雨彤的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 这样,雨彤晚上只要老公在家,就早早地关机了,虽然她期待着能听到志国的声音,但是理智告诉她,虽然现在跟老公的感情如亲情一般,波澜不惊了,但是也要照顾到老公的心情,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做。

        过年期间,他们只是简单地发了几条祝福的短信,就好像很有默契似的,没有更多的联系。正月十五以后,单位都正式上班了,志国没有再发来短信也没有打来电话,雨彤虽然惦记他,但是她的矜持,让她还是坚持习惯性地被动的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 出了正月,还是没有他的消息,雨彤忍不住发了一条祝福的短信,以此提醒他,自己很牵挂他,这次他打回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好,雨彤。”他的声音有点沙哑。“怎么了?你感冒了吗?”雨彤马上觉察到了,她急切地问。“没有。我母亲去世了,这段时间家里事情很多,所以没有联系你。”他全然没有了往日的轻松语气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哦。”雨彤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才好,她之前听他说过,他的母亲瘫痪多年了,身体一直不好,竟然在过年前后去世了。“你要保重自己啊!”她还是关切地说了一句,她有点气自己,健谈的自己在此刻语言怎么这样的贫乏,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呢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没事的,谢谢你。”他努力使自己的语气轻快起来,雨彤感觉到了,她的心里也有点沉重,放慢了语速说:“我也帮不到你什么,只能默默地祝福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之后的日子,雨彤每周都会发个短信给志国,嘱咐他开车小心,保重身体,他有时候会打个电话回来。 每次听到他的声音有一点点变化的时候,她就会很敏感地发现,叮嘱他一定要关爱自己的健康。他每次都是笑笑说,我一个大男人,会照顾好自己的,倒是你,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了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发觉自己是发自内心的疼惜着他,这些事以前是对自己老公才有的,而现在志国在她心目中已经占有很高的地位了,反而忽略了对老公的关怀。因为平时雨彤老公工作都很忙,他们已经习惯了各忙各的了,所以她老公也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 志国的温和有礼,有时候带着关切地问候和命令式的嘱咐,让雨彤找到一种别样的感觉,志国对她的耐心和体贴,让她渐渐地习惯了和志国长途电话交流,她愈来愈喜欢上了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5)| 评论(1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