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缘去如风(二)  

2010-05-14 22:03:28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 4月份的一天晚上,雨彤刚刚吃了晚饭,陪着单位领导的夫人去健身房,在跑步机上跑了一会儿后,出了很多的汗,她给领导夫人送上饮料,自己拿着毛巾擦拭着,两个人说笑着。

        手机的铃声响了,她掏出手机,来电显示是志国打来的,她跟领导夫人示意一下,就到走廊里接听了电话。“你好,志国。”雨彤有点喘。“干嘛呢?气喘吁吁的。呵呵。”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和,在雨彤的耳中是那么的好听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在健身房呢,陪老大的夫人健身呢。哈哈。”雨彤笑着说。“不错啊,跟领导夫人搞好关系是对的,你很聪明啊!”志国也笑着说。“别挖苦我了,这不是你给我的建议吗?!”雨彤调侃着。“是吗?我有这么‘教唆’过你吗?哈哈。”他也调侃着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,你教唆我的不少呢,有的真的很奏效,因此我还得感谢你呢。有机会的话,我请你吃饭、喝茶。呵呵。”雨彤说的是真心话。

        “5月份我要去哈尔滨开会,会逗留几天,我有时间,你又方便的话,我就去看看你。”他突然说出的话,让雨彤的心一颤,能见他一面也是她很久以来的心愿,但是究竟该不该见他呢,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啊,那你一定给我机会请客啊!”雨彤马上说,虽然她不知道见到他之后,感觉是否一如电话中交流的那么好,或者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 那之后的日子,雨彤就开始隐隐地期待着志国的到来,随着见面日期的临近,她的心情也越来越焦急了,虽然她不确定见面的情形会怎样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老公的公司是和朋友合作的,最近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,他的心情很焦躁,有时候会对雨彤发脾气,或者干脆不说话,雨彤理解他,也不跟他计较,而是耐心地照顾着他,安慰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 过了“五一”节,雨彤的工作也遇到了很好的机会,单位的办公室主任调走了,很多科长都在争取这个位置,她有机会去做,但是需要做一些工作。她已经是单位的部门主管,但是办公室主任在单位的地位自然不同,迎来送往,接触的人也多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老公的事情,雨彤已经身心俱疲了,这一切搞得她忧心忡忡,她破例主动给志国打了电话,想向他倾诉自己的烦恼。

        下午要下班的时候,雨彤拨通了志国的电话。“你好。”雨彤说道。“你好。”志国那边很安静,雨彤问:“你方便说话吗?”她感觉他的语气跟平常轻松的口气有点些微的差别,所以她这么问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哦。你说吧。”他的声音很客气,无形中凸显了一种距离感,雨彤突然就不想说什么了,一肚子的话忍了回去,也许他不是很方便说话吧,她想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没事,你忙吧。”她礼貌地说。“那好吧,一会儿我给你打电话。”他说完了就匆匆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 一直到晚上下班回家,他的电话也没有打过来,也许他真的很忙吧,雨彤若有所失,想起自己的事情,有点心烦意乱。老公没有回家吃晚饭,雨彤自己简单煮了方便面,却吃不下,手机就放在手边,她不时地看一看,但还是没有等来沈志国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老公回家的时候,家里房间暗暗的,灯都没有开,雨彤就站在阳台的窗前望向外边的星空,月亮升了起来,是上弦月,还是很清亮。“干嘛呢?这么晚不睡觉也不开灯?”老公的话,吓了雨彤一跳,她下意识地把攥在手中的手机放在衣袋里,转身回到了客厅。

        “睡不着,想着工作的事烦心呢。”她说。“你那工作能做什么样就做什么样,你就是做全职太太我也养得起,何必那么劳神费心的呢!”他不屑地说。“你别管了,我会处理好的。”雨彤过来拖着一身烟酒味的老公到了卫生间洗澡,自己马上关了手机放到手包里边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上午,雨彤刚刚坐到办公室里,她的手机就在包里响了起来,她顺手拿出来一看,竟然是志国打来的。“雨彤,上班了吧?”他的声音还是那么亲切自然,雨彤听了心里涌起一阵暖意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,上班了。”她声音轻快地说。“呵呵,最近还好吧?昨天打电话有事吗?”他问道。“也没什么,就是工作上有点烦恼,心烦,想跟你聊一聊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   “好,那你说吧。”他温和的声音像鼓励着雨彤一般,她一股脑地把自己最近遇到的事情统统说了出来,说出来以后,她自己也觉得心情舒畅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 他耐心地听了她的倾诉之后,说,一个女人做办公室主任确实有点难度,但是有能力在什么位置都能胜任,如果你有信心的话,我支持你的决定。为了让她开心一些,他又给她讲了一个笑话,听到她的笑声,他也开心地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 说完了工作的事,他们闲聊了几句,雨彤的直觉告诉她,昨晚志国应该是跟女友在一起,所以不方便很放松地跟自己交流。雨彤虽然很好奇那天晚上志国因为什么不方便,但是她知道一个40岁左右的大男人,也有自己的生活,很多事不可以轻易地乱打听,免得让人反感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下周我去哈尔滨开会,你方便的话,就见一面吧。”最后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这次她没有再犹豫,而是爽快地答应了,她现在已经是满心的期待,恨不得马上就能见到他。

        5月20号,志国到哈尔滨开会,为期3天。时间很紧张,20号晚上7点多,他到了哈站,同行的还有几个公司的高管,一行直接到了入住的酒店,大会的组织者负责招待了一顿晚餐,就回房间休息了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知道志国当天晚上到站,见面的时间近了,雨彤的心情也更加的不安了,虽然在彩信中见到过他的样子,而且这半年多通过交流也有很投契的感觉,但是真正见面,一切都走入现实中,一切是否会有改变呢?感觉还会如初始般的惬意吗?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 生活富足,家庭稳定的雨彤,最需要的就是精神上的满足,这也是很多跟她同龄,经历大致相同的女人共同的愿望。雨彤明白这些,但是志国是否会有更多的想法呢?虽然他们平时交流完全没有企及这些话题,但是这个问题,志国心里的想法,雨彤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 志国是一个非常有素质的男人,而且事业有成,这样的男人应该是女人很欣赏的,但是他为什么一直未婚,有着什么难言的原因呢?雨彤虽然一直有疑问,但是理智告诉她,有些事情过于敏感,不是随便就可以问一个为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  这样淡淡的情谊,实际上已经在生活中给雨彤起到了一个调剂的作用,雨彤常常慨叹,真的是机缘巧合,一个电话就结识了一个谈得来的朋友,这也许只是小说或者电视剧中才会发生的故事情节,让人难以置信,然而它就实实在在地发生在自己的生活中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的老公晚上回家的很早,这让雨彤的心里不免有点焦躁,她把手机放到了震动状态,她怕志国联系自己,而自己又怕老公发现了不好解释,本来没有什么的,但是怎么解释能说得清楚呢!

        手机就放在手包里,手包放在门厅的鞋柜上,雨彤不时地过去看看,是否有短信或者电话,这反常的举动,让她的老公发现了,问她:“你里里外外地走什么啊?”雨彤移开眼光,遮掩着说:“没事啊!怎么啦?!”

        她老公没再说什么,关了电视,说:“时间也不早了,睡觉吧!”雨彤看了一眼手表,已经9点半了,虽然她喜欢的韩剧还没到时间,但是她也实在没有心情再等了。“你今天怎么睡这么早呢,你这个夜猫子。”她有点奇怪,他基本每天晚上都要10点半以后才睡觉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明天要去北京办点事,坐早上8点多的火车。”他换了睡衣,一头躺在床上。“哦。去几天啊?需要我给你准备几件衣服吗?”雨彤一边换睡裙,一边问,不觉的她的心里有点窃喜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用,2、3天就回来了,你把我的剃须刀放到包里就行了。”他一边说,一边拉她到床上,关了床头灯,他习惯地搂着她,抚摸着她......

        早上起来,雨彤帮老公收拾好东西,吃了早饭,雨彤就去上班了,她老公的司机过来接他去火车站。到了单位,雨彤才开了手机,里边没有短信,是否有电话打来,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 她想了想,还是给志国发了一条短信:“哈尔滨人民欢迎你!”

        很快的,他就回复了短信:“沈阳人民问候你!”

        雨彤看着不禁呵呵笑了起来。紧接着他的短信又发过来一条:“我马上就去开会,争取下午散会的时候联系你,你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应该有时间的,你先开会,到时候你联系我吧!”雨彤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 5点的时候,雨彤就下班了,还是没有等到志国的短信或者电话,她不知道该回家等,还是到什么地方等,就给他发了一条短信:“我下班了,如果你有时间的话,给我一个机会,尽一下地主之谊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 雨彤刚出了办公大楼,后边就追上来几个同事,约着一起出去聚餐,雨彤委婉地拒绝了,刚坐到她的红色马六车上,手机响了起来。来电显示,是志国打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喂,你好!”雨彤很快地就按了接听键。“你下班了吗?”他问道。“是啊!你忙完了吗?”她急切的心情,从语气里就体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刚散会,我争取一会儿出去见你一面吧。你方便吗?”他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温和有礼。“方便,我请你吃饭吧,好吗?”她说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哈哈。好!”他的笑声有点大,背景音有点嘈杂。“那我去接你吧。你在什么位置?”她问。他说了一个地址,正好距离雨彤的单位不远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开车到达酒店的门口时,他已经站在了门口显眼的位置,远远地雨彤就看到了他,他比彩信照片中要高一些,大约1米80左右,很健壮,带着眼镜的样子很斯文,他穿着一身藏蓝色的西服,提着一个公文包,领带被风刮了起来,他急忙伸手按着领带,这时雨彤的车就到了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 车窗摇了下来,雨彤歪头说,“请上车”。他上车以后,和她的眼睛对视了一下,两个人有默契地笑了一下,车就开走了。路上,两个人像有默契一样,谁也没说话,却都暗自观察着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选择了一个很雅致的餐厅,里边都是大大小小的格子间,很适合朋友约会。他们坐到一个临窗的小包间,外面的天色还很亮,雨彤喜欢这种明亮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放下了手包,示意志国坐在对面,服务员过来点菜,雨彤问他喜欢吃什么,志国说随便你点吧。餐馆有半份的菜式,雨彤点了4个小菜,志国说他都喜欢吃。

       服务员拿着菜单走了,包间就剩下他们2个人,雨彤给志国倒了一杯茶水,然后大方地说:“握个手吧。”她站起来,伸出手,志国也站了起来,伸出手握住了雨彤的手。他的手很大,很宽厚,雨彤的手很瘦小,被他的手握着,感觉暖暖的,她抽出了手,坐回了座位。

        一下子她好像不知道说点什么才好,虽然常常和朋友聚餐,但是这样单独地跟一个男人约会,还是头一遭。他主动打破了僵局,“晚上不回家做饭,会不会挨打啊?!”他主动调侃了一句,她忍不住笑了,气氛也一下子轻松了起来,他的幽默感,跟电话中的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 话匣子打来开了,就开始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,雨彤说,没想到你的形象这么高大呢!志国说,没想到你的形象这么娇小呢。

        她说,你不愧是公司的业务代表啊,口才太好了!他说,你不愧是单位的精英啊,机敏健谈啊!

        因为开车的缘故,雨彤说不能喝酒,但是为了表达盛情,她点了一瓶红酒,给志国点了哈啤。觥筹交错中,时间很快就过去了。志国从钱包里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递给雨彤看,那些确实跟之前他对雨彤说的相符。雨彤问,你是否也需要看看我的身份证呢?志国说,不需要了,你只需要验证我的就可以了,我也是有“身份”的人。他幽默的谈吐,引得雨彤不时地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 随着几杯酒下肚,感情也慢慢随之升温。2个人都很善于交谈,他很内敛,即使是调侃也不张扬,这也许是因为他的工作的关系吧。她有时候会调皮地说上一句,2个人哈哈一笑,一种难得的默契感,让2个人更加的惺惺相惜。

        晚饭吃完的时候,时间已经是9点半了,2个人都有点意犹未尽,雨彤说,如果你不累的话,咱们去喝茶吧,二人转你一定看腻了。志国就看着雨彤的眼睛说,你太聪明了,女人不要这么精明啊!呵呵。

        茶馆更加的幽静,环境很好,这个时间的客人不是很多了,他们选了一个单间“新月阁”,一个小桌子,两个很舒服的软软的靠椅。点了瓜子和开心果,上了一壶铁观音,关了折叠门,在这样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里,悠悠传来了一曲不知名的古筝曲,真正的让人的心神都宁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细高的透明的玻璃杯,茶叶占了一半,热气升腾着,喝上一口,淡淡的茶香沁入心肺。茶是志国点的绿茶,随着热气上升,茶香也渐渐浓了起来。雨彤的双手放在茶桌上,闭上眼睛细细地品味着。突然,她的手被他的大手抓住了,她的身体战栗了一下却没有动,任由他的手握着、抚摸着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4)| 评论(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