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缘去如风(四)  

2010-05-18 16:00:00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,马上就要进入9月份,雨彤的工作越来越忙,每天单位、家里和公婆家几处跑,虽然不能一直在公公的床前侍奉,但是也常常抽时间去帮着婆婆照料公公。孩子住校了,这样也有利于孩子的学习,雨彤也很省心。

        公公的身体还是很差,幸好婆婆身体一直不错,有她照顾公公,这也让雨彤夫妇减轻了很大的压力。公公复健的药快吃完了,催雨彤再给买几个月的用药,这还要找沈志国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突然也想起来很久没有跟沈志国联系了,忙碌是一方面原因,最关键的也许是心情吧,雨彤一下子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 这次雨彤没有冒失地直接打电话,而是在下午发了一个信息过去。“最近还好吗?我公公还需要2个疗程的用药,你能帮忙弄到吗?”发了短信之后,雨彤就被领导叫去,有客人来需要安排接待。

        晚上6点的时候,雨彤安排领导和客人进餐,自己则到外面透气,这时手机响了起来。她拿出来一看,是沈志国的,她急忙按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   “你好。”她很客气地说,这种疏离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。可是当听到他亲切温和的声音以后,她的心里却有一丝委屈的感觉,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“下午看到你的短信了,怎么样?最近还好吧?”他问道,声音很轻松的样子。“嗯,还好。”她的鼻音有点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?感冒了吗?”他问道。“没。呵呵。”她掩饰着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一定很忙吧,自己注意点身体。”他关切地说。“你也一样啊,要保重。”她没有问这段时间他怎么没联系自己,也许他有自己的理由的,他不说,自己也没有必要去问,如果他愿意说的话,自然就告诉自己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了。”他的声音很亲切,还是那么好听。“你找的药,现在我们哈尔滨分公司已经有了,你可以到那里去买,只是这种药很少,一般人不容易买到,我一会儿给你一个电话号码,是我朋友的,你可以去找他帮你弄。”他说完以后给了她一个手机号码和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 “谢谢你啊。”雨彤客气地说。这时服务员过来叫她,说领导找她,她急忙跟他说了再见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来到酒桌上,包房很大,就餐的却只有5个人,她走到一把手的身边,低声问:“领导有什么指示?”一把手笑着说:“小孟啊,你也坐。今天市委的刘莉主任也在,你们都是女同志,你陪着喝点酒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刘莉主任今年45岁,市委的正处级领导,这次是到雨彤的单位搞调研的,一把手也想交好她,因此让雨彤上酒桌陪客。

        “刘处,你喝什么酒呢?”雨彤知道刘主任酒量很大,自己是万万陪不起的,但是又不能违了领导的意,只能硬着头皮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孟主任,今晚的饭菜安排的不错,很合口啊!”刘莉赞许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 “谢谢了,刘处。我必须为领导们搞好服务嘛!”雨彤微笑着说,一把手也笑了,“说得好!”

        酒桌上6个人,客人只有2个,一个是刘处长,另外是一个中年男处长。雨彤单位倒来了3个领导,够筹交错间,每个人的脸上都飞上了红霞,酒后雨彤问领导是否要去歌厅或者足疗,一把手说还是不要了,市委是来调研的,咱们的招待要适可而止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 工作上的经历多了,慢慢也让雨彤成熟和成长了许多,单位的人际关系处理的也很好,虽然不能面面俱到,但大致上还是让各位领导和单位的同事认可的,这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知道有几个人一直在盯着自己的位置,希望自己做的不好才有机会钻空子,所以她一直警告自己,做事要高调,做人要低调,尽量搞好平衡。

        在工作方面,雨彤也经常跟沈志国交流,而他的一些观点和看法,总会从不同的角度,让雨彤有更多的思考。最近又有很久没联系了,雨彤闲下来的时候,不禁很想念他。

        再次联系,是沈志国生日的晚上,那已经是10月份的中旬了。雨彤总是隐隐地觉得他一定是有遇到什么问题或者事情了,所以才会疏于联系自己,所以她没有再主动打电话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知道志国的生日,所以早上就发了祝福的短信给他,他没有回复短信,而是晚上9点多的时候,给雨彤回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 听着他的声音,雨彤感觉他一定没有少喝酒,他很兴奋,跟雨彤说了很多自己的事情。因为经济危机,他的公司也大幅裁员,他也遇到危机,发展的没有预期的好,女友对他也不是很满意,结婚更加遥遥无期。

        他笑谈如果女友像雨彤这样宽容大度有见识,自己也许会很开心。雨彤就笑说,我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缺点呢,比如我的坏脾气,不知道你能否容忍呢,还是珍惜你身边的人吧。

        长途电话聊了近一个小时,雨彤问他,你在哪里呢?他说在宾馆,不想回家,想一个人静一静。雨彤说,这样特别的日子,应该跟最亲近的人在一起啊!他没有说什么,轻叹一声,雨彤听在耳中,也没有说什么,也许他有难言的苦衷吧。

        就这么静默了一分钟,他好像酒醒了大半,“你一个人在家吗?这么晚了,打扰你了啊!”雨彤笑了,“没事的,我说过的,只要手机开机,就方便接你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 挂断电话以后,志国发来了短信,平时他很少发短信的,可能因为常常开车的缘故,有时候就直接打电话了。“一生有你,夫复何求!”看着他的短信,雨彤也很感动,她回道:“知己难求啊!让我们在未来的日子里,互相温暖,互相关爱。”

        看着志国的短信,雨彤迟迟不忍删除,但是为了避免让老公看到误会,她还是删除了。她却没有想到,她发给他的短信和彩信,他的女友都看到了,之后发生的事情,让她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     哈尔滨的11月份,天气已经很冷了,雨彤老公的事业也渐渐有了起色,这让雨彤的心里很是安慰。公公的身体也康复很多,又能帮忙照顾孩子了,雨彤也少了后顾之忧。她也常常给公公婆婆送去吃的穿的,送去常用的药品,尽到子女的义务。她做的很好,这也让老公对她感激不尽,亲友们对她的评价也极其的高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不是为了别人的赞美才那么做的,这是为人应尽的孝道。雨彤的父母跟弟弟住在齐齐哈尔,每年只有过年的时候,才能回去看一下父母,因为工作忙,时间紧,现在更难抽空回去探望老人,所以只能常常寄回去一些补品给老人。

        周末的天气很糟糕,从早上就开始下雪,第一场冬雪洋洋洒洒地下了一天,单位没事,雨彤开着手机待在家里。夜幕早早地就降了下来,外面一片灰白,老公打电话说晚上不回家吃饭了,雨彤没有去婆家吃饭,而是自己简单做了点吃的。

       10点的时候老公还没有回来,雨彤知道他来了客户,就没有找他。一个人安静地待着,突然觉得很闷,她拿出手机给沈志国发了一条短信,“我这里大雪,你那里也下雪了吧,开车小心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没想到很快就有短信回复了过来,“谢谢你的关心,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,以后请把更多的关心留给你老公吧。”雨彤高兴的心情一下子就被他的回复给击毁了,他不明白这莫名其妙的话,是什么含义。但是女人的直觉,这应该不是志国的语气,难道?!难道这个短信是他的女友回复的?

       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,也不知道他是否还会说什么,她慌乱地关闭了手机。她猜测了几种可能性,但还是不死心,他的回复一定是有什么缘故,否则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的。

        回忆慢慢涌上她的脑海,深夜的电波邂逅,难忘的见面,默契的交流,逐渐浓厚的情谊,难道这些再难以存续了吗?这一切又因为什么而改变了呢?她不知道,她不敢继续再想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 沈志国再没有打来电话,雨彤也没有主动给他打电话,就这么过了几个月,就到了新一年的春节。春节期间,雨彤终于可以轻松一下了,在婆家过了除夕,初三一家人就回娘家了,待了3天就返回哈尔滨,虽然跟父母难舍难分,但是只能流泪告别了。

        每逢佳节倍思亲。到了这个时节,雨彤高兴之余,除了家人之外,最牵挂的还是沈志国,她不知道他现在状况如何,也不想随意地去给他打电话,只是除夕的晚上给他发了一条新春的祝福,却没有了回音,哪怕只是程式化的问候,也没有收到,这很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 过了正月十五,工作算是正式开展了,但也不是很忙碌。雨彤经过多天的思量,终于拿起办公电话,给他打了电话,号码拨了过去,话筒中却传来:“你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。”雨彤心里一惊,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    她想起了他曾经用另外一个手机给自己打过电话,她又拨出了那几位数字,这次电话中传来,“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”她松了一口气,至少这还给了她一丝希望,无论他那里发生了什么,无论因为什么他没再跟自己联系,总还是有机会能够弄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 从那时起,只要雨彤有时间,每天她都会拨打那个号码,越是联系不上他,越是牵挂他,怕他生病了,担心他出事了。因为这些猜测,让她越来越心神不宁。有时候她自己也会笑自己,杞人忧天,但是心里还是放不下他。

        雨彤回想最后一次联系,是他生日的晚上,他反常的去酒店过夜,而不是跟女友一起,她更加的忧虑,慢慢的心情因为联系不到他,而变得烦躁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,功夫不负有心人,3月末的一天早上,雨彤终于拨通了他的电话,他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,遥远而又亲切。他说:“你好,孟主任。”她马上就知道,他身边有人,也许不方便才会这么说。“你那边方便吗?”她问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送朋友去办事,一会儿给你打过去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 再次听着他的声音,一如以前那样,好像很平常的通话一般,没有丝毫改变,可实际上,真的没有改变吗?雨彤不确定他是否真的会给自己回话,挂断了电话,她就告诉通讯员,自己在等一个重要的电话,没有什么事不要打扰她。

        关了房门,雨彤守在电话旁边,心不在焉地整理着手头上的材料。很快地,他的电话真的打了回来。“怎么样?最近还好吗?”他的问话和平常一样,习惯性的问候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还好,就是很牵挂你,你还好吗?”这次雨彤直奔主题,没有一丝的矜持,她幽幽地诉说着对他的挂念。

        “呵呵,我还行。一天就是瞎忙。”他还是很平和的语气,只是让雨彤感觉不到了以往的亲近感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一直联系不到你,真的很担心你。”她说,她没有问那个电话为什么不用了,有时候问一个为什么真的很难。

        长时间的疏于联络,让她不能够再像从前那样可以不必顾忌什么的跟他说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哦,那个电话丢了,就没有再用那个号码。”他很淡然地说。雨彤知道他一定还有常用的号码,却没有问他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哦。”她想问他,那个短信是他发的吗?却不知道如何问才好,也许他是知道的,否则他不会这么久不联系自己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 他却很明白雨彤的心,主动说到了这个话题,他传递给雨彤的意思,那个短信确实不是他发的,但是他是知道的,为什么这么久没再联系雨彤,他也没有说出什么原因,而雨彤也不想再纠缠这个,能够再次听到他的声音,已经让她心里很安慰了。

        毕竟沈志国也有自己的生活,有隐私是不能随便跟自己说的,所以雨彤不会追问什么,只是表达这自己的牵挂之情。

        “ 联系不到你的时候,我很牵挂你,不知道你是生病了还是出了什么问题,曾经写了几篇日志,纾解一下当时的心绪,呵呵。”雨彤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以后发给我看看吧。我的邮箱打不开了,你经常上网,能帮着我申请一个邮箱吗?”志国没有说自己的情况,他也许更关心雨彤日志里所写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哦。你需要邮箱啊,我有一个126的邮箱是不用的,给你吧。”雨彤有个126的邮箱,还有163的邮箱,而126的邮箱根本不用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,那更好了。”他说。雨彤说:“一会儿我把账号和密码发到你的手机里,密码你自己修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是吗?那更好了!那你把日志发过来吧,有时间我会去看看的。”他的声音还是很好听,温和而又有礼貌,雨彤真的不舍得放下电话,但是办公电话又不可以长时间占线,当挂线的时侯,雨彤看到通话时间12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 挂断电话以后,雨彤恍如梦中,她下意识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,很疼!强烈的自尊心让她控制着自己,既然沈志国没有理由地就置她不理,她完全可以随之放弃,但是情感却不是轻易就可以放弃的,因为投入的太深,所以走出来就更难,心情也会更加的纠结。

        一直都想知道事实的真相,但是那真相不是随便就可以了解到的,也许涉及到了沈志国不想为她所知的隐私,她没有权利去探究那些。现在终于再次联系到了沈志国,虽然还是不知道真相,但是沈志国的态度,还是让雨彤心里多了安慰和希望,冷静下来,雨彤突然感觉像尘埃落定一般的心境,无喜也无忧了,没有了牵挂和期盼,心里空茫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 对于雨彤来说,知道他现在状况还好,就已经很满足了,至于其它的,以后是否再联系,这种友谊是否会再继续,都没有这个重要。她可以不必担心他生病了或者出事了,最多可能是状况不是很好而已,这让她放心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 办公桌上的电话猛然响了起来,把雨彤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,她激灵了一下,赶紧抓起电话,是单位一把领导的电话,她马上回到工作状态中,依旧是那个说话办事干净利落、聪明机敏的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)| 评论(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