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二十年后的重逢  

2011-01-22 09:55:27|  分类: 心情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昨天下午我照例去打球健身,中间休息的时候,接到了一个电话,听到那种很熟悉的称呼之后,我确定对方是一个很熟悉我的人,但是看着号码,却非常的陌生,我问了一句,你是哪位?他说是刘成义。这个人是我朋友的哥们,师范学校的好同学,现在他是白城市一所小学的校长,是来这里探亲访友的。

       听到他说明了来意,我说那晚上请你喝酒吧,他说时间很急,还要到亲戚家,晚饭不能出来吃了,但是晚上还想见见我。我说那可以啊,他说可能时间会晚一些,我说没关系的。他说,那约着志超来吧,毕竟是因为志超,我们才相识的。我说那可以啊,我就恭候了。

       真是应了那句话:没有做不到的,只有想不到的。6点半的时候,志超已经开车从市里到达我这里,刘成义却没完成自己的访亲任务,我只好带着志超去喝茶。他要了一杯毛峰,我要了一杯普洱,看着茶叶慢慢在杯子上面沉了下去,叶子也渐渐丰满,水汽蒸腾而上。俯身闻了闻茶香,味道淡淡的,普洱茶是新鲜的,我平时很少喝茶,而且是第一次喝这种新鲜的普洱,叶片颇像缩小版的鲜嫩的黄花菜,口感也不错,而志超喝的毛峰,味道却苦苦的。

       我们边聊边等,时间慢慢地就过去了,茶水也一杯杯下肚了。我们互相端详着对方,岁月的痕迹已经很明显的刻画在脸上,他的头发也稀疏很多,露出宽阔的额头,他捋了一下头发说,老了,头发掉了很多。我说还好啊,这是你有智慧的象征啊,“聪明绝顶”啊!我们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   去年一年,我们只见过一次,是市里一个亲戚有关于教育方面的问题,需要帮忙,我找到志超的。虽然最后没能帮上忙,但是我们确实尽力了,亲戚也很满意我们的积极态度。自那之后,一直没有见面,只是打过几次电话。

       我给哥们打电话,安排好晚上他们哥俩住宿的问题,免得太晚了安排不方便,这是我的习惯,习惯了事先把事情安排好,免得出现措手不及的事情,这样做什么也安心。

       接近9点,刘成义才到了茶馆,因为是晚上,他也不熟悉茶馆的位置,费了很多周折,最后我到外面的路上去迎着,终于接到了。他远远地从街角转过来,见到我之后马上把车靠边停下,然后下车伸出手来,这是距离1988年10月之后,20多年我们第二次的握手,真的是具有历史意义。人生有多少个20年啊!我们怎能不珍惜每次相聚的机会呢!

       如果不是联系好了见面的,真的在路上,我们未必认识对方。毕竟20几年前只见过一面,而且时间很短。他的样貌变化不是很大,平头,圆脸,胖乎乎的肚子,大大的眼睛,只是眼周很多的皱纹,让人一下子就可以看到年纪。他和志超一样,已经44岁了,真的不是很年轻了。

       一起坐到茶馆的包间,给他也点了一杯茶,他坚持要和哥们志超的一样。可能因为有志超在的缘故吧,我们丝毫没有陌生感,虽然我们之间不是很熟悉,但是几年间也通过志超,对对方都有一些了解。他很健谈,志超倒话少了起来,我不时地回应着他的话,以示礼貌。

       志超提议出去喝点酒,刘成义却提议去歌厅唱会儿歌,我知道这两个才子都是一副好嗓子,倒是我,并不喜欢去歌厅。最后我们商量好,先去歌厅唱一个小时的歌,然后去吃烧烤喝酒。这时候志超的夫人打电话来,女人就是这样,总是要掌握老公的去向,尤其是夜不归宿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 志超接了电话,说见到刘成义了,并且让刘成义跟夫人通了话,让夫人确认一下他们确实在一起,我看着只是微微笑着,什么都不说。电话里刘成义一副大哥的样子,几句话就给志超的夫人吃了定心丸,挂了电话我们互相看看逗笑了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   出了茶馆,外面冷风嗖嗖,歌厅就在对面,几步路我们就到了KTV的二楼,服务生给我们找了3楼最里边的包房。这哥俩赛歌似的唱着,完全HIGH爆。刘成义的演唱风格是民族风,声音高亢粗犷,而志超的音色比较清亮,有穿透力,他的风格是美声。

       我们计划唱歌1小时,这2个家伙兴致盎然的样子也勾起了我的兴致,在他们的鼓动下,我终于拿起麦克风和志超唱了一曲《无言的结局》,这样的歌曲不是他擅长的,甚至还有点跑调。之后我又和刘成义唱了一首《糊涂的爱》,这一小时对于他们俩很快,对于我来说就觉得很慢很慢,终于服务生过来提醒我们时间到了。

       出了歌厅,我们开车去事先安排好的酒店,在车上我给烧烤店的老板打电话,先烧2只鸽子,煮点小米粥。入住的酒店是哥们开的,事先已经安排好了,我们到酒店的时候已经10点多了,拿了房卡,志超的车放在酒店门口,我们坐刘成义的车去烧烤店。

       刘成义喝不多少酒,这是志超说的,至于真的能不能喝我也不知道,但是因为我本身不想喝酒,也就没再强劝他喝酒。我要了半斤瓶装的洮儿河酒,志超倒了一杯,我倒了四分之三杯,刘成义则倒了半杯,正好瓜分了半斤酒。

       点了几样烧烤的东西,我和志超吃的都很少,刘成义倒是很好的胃口,一边大吃,一边闲聊,到最后变成他的专场演说了。我和志超安静地看着他,听着他神采飞扬地说着。他从年轻时奋斗,直到现在的一切,娓娓道来。中间说了一个事情,让我大吃一惊。原来1998年我们见了那次面以后,刘成义曾经到我这里探亲访友的时候找到了我家,他说的时间大约是在毕业前的假期,他说找到我家,但是我不在家,可是我并不知道这件事情,也许当时父母告诉我了,只是认为是一个男同学找过我,而我并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   今天和志超在一起的时候,我笑谈,如果那时候真的见到了刘成义,也许我们俩的历史都会改写呢。志超当年曾经对我有意,但那时我的心智还不成熟,做事冲动,对志超的拒绝曾经给了他一些伤害,到多年以后再见面的时候,我才意识到这些,可是年代久远了,而对于他来说,即使伤痕还有,但是痛早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   过去的种种,无论遗憾还是失望,毕竟都成为了过去,我从来没有后悔当年的选择。感觉太重要了,从20年前到现在,都是如此。我们的价值观有些偏差,所以导致对一些事物的认知有所不同。能像现在这样,可以轻松地做朋友,已经很难得了。

       喝酒的时候,刘成义也调侃我们,我只是装傻,说我听不懂你们说的什么意思,大家哈哈一笑,很多事情只可意会。对于我而言,他们都是我的哥们,他们都很优秀,我们互相欣赏,这是做朋友的前提,而能够长久的做朋友,就需要保持一个很好的距离,这个道理,我尤其懂得,所以我懂得如何面对,如何有分寸地把握尺度。

       刘成义对我说了很多赞誉之词,而且对于我的招待很满意,发出邀请,约我们以后到白城聚会,让我见识一下刘校长的表现。我说,其实花多少钱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对待朋友的态度,不是你来了我花多少钱,摆多大的场面就一定好,前提是有情谊,大家在一起心里都高兴。他听了频频点头,志超也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   做人应该大气一些,这个跟有钱没钱无关,没钱的人一样可以很大气地做人、做事,有钱的人也许可能会很小气,这是为人做派的事。

       志超和刘成义就坐在我的对面,志超后来频频看着自己的手表,我看着那上面的指针,从12点到1点多,刘成义却意犹未尽,谈兴正浓,我也不好扫了他的兴,专注地倾听着。

       终于把最后一口酒干掉了,其实我喝的分量不足半杯,都是志超替我喝的,算是他够哥们意思。下午我打球有点疲劳,晚上我也很少出来应酬了,到午夜了真的有点累了。志超看样子也很疲倦,尤其晚饭后开车走了100多里地来的,他们开车送我回了家,然后自己回酒店,我说明早不去送你们了。刘成义说,这都已经太够意思了,折腾半宿了,我笑笑说,这不是哥们来了嘛!

       回到家里,都懒得去洗脸了,钻进被窝却没了睡意,回想这个晚上经历的事情,回想着刘成义的面孔,面对面坐着几个小时,一下子却在脑子里组合不出一个完整的样貌了,我记得他五官的细节,却好像总是不能很好的组合到一起,最后终于在脑中闪过一个他的表情,其实我只记得当年他大概的样子,他现在胖了很多,也老了很多,但是心态很好,正所谓心宽体胖,所以个子不高,竟然是一个小胖子。

       1988年的10月份,到2011年的1月份,中间间隔了20多年,人生有几个20年啊,我们师范的同学已经有几个过世的了,他们的同学也有过世的了,人生无常啊,谁也不知道谁会先谁一步离开,所以珍惜友谊,多创造机会见见,这比吃什么,喝什么都有意义。

       我们读书时的师范学校都已经不复存在了,并入白城一所教育学院。20多年了,早已物是人非,同学们都有了太大太多的变化,不能简单的以好或者坏去定义。那些过往中的爱和恨,早都随着光阴的转变而变化着,一些或朦胧、或暧昧的情愫,也都随风而逝了。曾经的遗憾,也不再深植心间,随着年纪的增长,也都渐渐释然了。。。。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)| 评论(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