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天七夜(三)  

2012-01-16 19:33:40|  分类: 住院经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手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1月6日,早上5点多就醒了,因为要手术,还不能进食,我也没有饿的感觉。卫生间大家都起来以后,我卫生间洗漱,然后把头发也洗了,因为手术以后,想洗头发就不是很方便了。在我的带动下,一起要手术的44床和45床也洗了头发,然后我们就安静地等着通知。

       7点多,护士过来叫,说要到换药室备皮,先到护士站测量血压,我的血压正常,然后到换药室备皮,我是第二个,一起7、8个人,护士面无表情,这对于她来说,只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工作了。床有点凉,肚子上涂了消毒药水冰冰的,自己感觉就像是任人宰割的动物一样,但是没办法,谁让咱生病了呢。

       回到病房,大家议论谁第一个手术,自己第几个手术,我说,安心等待吧,到你的时候自然就叫你了。因为之前找人安排了,所以我的手术并没有拖延,反倒是排在了前边。不到10点,手术室护士过来叫我,让老公带上被子,一起到了12楼。

       出了电梯吓了我一跳,手术室外面竟然有那么多的人在等候着。穿过人群,进到手术室里,就把我和老公隔开了。护士给我戴上了帽子,把头发掖好,让我在手术室外面等候。

       医生安置我坐在椅子上等候,室温不错,根本不冷,我也没有丝毫紧张的感觉,必然要面临的事情,害怕也没有用。事后在监护室出来,有病友说手术室很冷,出来的时候,浑身打着冷战,我想那一定是因为害怕导致的,而我在监护室的时候,除了揪紧的痛,浑身冒汗,没有其它的感觉了。

 

       在走廊里我观察了一下,手术室一个挨着一个,像一个个作坊一样。每间手术室不是很大,不超过20平米,隔壁的一个手术室床上躺着一个产妇,护士正在给她凸起的肚子消毒。转过头看到里边不远处的一个手术室,里边人很多,正在做着一台手术,B超机器就在患者的肚子上方检测着,估计是在做阴式手术。

       我守候的手术室里出来一个中年的女人,带着眼镜,核对了我的名字以后,说她是麻醉师,要我签字,还问我是否用止疼泵,因为这是自费的项目,我说,当然要用了,只要对我有好处,减轻痛苦的都要用的。我签完了字,还要找家属签字,我随着她一起到了出口,喊了老公过来,他签完字,我示意他赶紧“表示”一下,他心领神会,把300块钱塞进麻醉师的衣兜里。

       张教授这组医生护士都不错,我的名字跟二院妇科一个女教授相似,我脱了衣服躺到床上的时候,她们还跟我开了个玩笑。几个女医生之前有过接触,了解到我叔叔和张教授的关系不一般了,对我很照顾。

       我按照麻醉师要求,侧躺后弓着身体,很快地麻醉药就打了进去,顿时我就觉得从腰部向两侧放射性地疼了一下,然后就没有了感觉。麻醉药打完了,护士摆弄了一下我的腿,我都可以感觉得到,就惊疑地说:“怎么我还有感觉呢?”

       麻醉师笑了说:“只是腰麻,并不是全麻。”然后她拿着尖锐地东西扎了一下我的肩膀,然后向下扎去,确定我麻醉好了,我就看到程医生在我肚子上比划,我就对麻醉师说:“让我睡觉吧。”只感觉闻到了一点异样的气体,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 再次醒来的时候,是被医生叫醒的,手术做完了,从手术室出来,我知道自己是被老公还有刚赶来的妹妹推下来的,后来才知道,一起过来接我的,还有42床的大哥和45床的小弟。

       送我回到6楼的监护室,也就是我的噩梦的开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