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怀念  

2012-05-08 21:28:54|  分类: 心情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 今天是农历的4月18,本来我是不清楚的,我平时根本不注意农历日期的。因为姑姑和姑父从北京回来,今天上午要去给去世多年的爷爷奶奶上坟,妹妹才提起今天是4月18,我忽然想起,信佛的人是要去参加庙会的。今天给爷爷奶奶上坟,也真的赶巧了。

       姑姑20多岁就外出读大学,之后毕业就留在外面,后来到北京生活,内心里对家乡、对亲人,有无限的眷恋。所以每有机会,她都会赶回来看看,无论回来住一晚还是几天,都要回来看看亲人,祭拜一下爷爷奶奶。

       昨晚吃饭的时候,爸爸提起今天去给爷爷奶奶上坟的事情,我们姐弟三个一致要求参加。今天早饭后,我们齐聚到爸爸妈妈家,然后开了2台车出发,到郊外爷爷奶奶的墓地去。郊外的墓地并不远,下了公路,还有水泥铺就的小路,只有到近处几十米的地方,就是土路了,车开过去,顿时就沾上了黄土面。

       按照规矩,弟弟用木棍在坟前的平地上画了个圈,前边留个门,说是朝向东南方,然后把烧纸放到画好的圈子中点燃。我和姑姑都念叨着,让爷爷奶奶出来收钱,回去买吃的用的。好像这样叨咕叨咕,他们就能听到,也能收到一样。原来看别人这样只觉得好笑,但是自己做起来,却觉得这是很严肃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 今天有风,烧纸呼烈烈地燃得尽兴。我被火烤得厉害,退到后面,看着火光,小时候很多回忆,瞬间撞入我的脑海。

       我小时候从懂事起,爷爷就是一个老头儿,奶奶比爷爷小几岁,也已经是一个小老太太了。爷爷不苟言笑,奶奶却平易近人,对我们几个孙子孙女都是关爱有加。在所有的孙子孙女里,我是最大的,所以对奶奶的感情也是最深的。

       读书前,几乎都是赖在奶奶家里的时候多,记得有一次身上长了毒疮,就躺在奶奶家的土炕上,浑身涂着圈圈点点的紫药水,不知道过了几天才好了。还有额头上的一个小疤痕,我也不记得小时候怎么弄的,听姑姑说,是从奶奶家的土炕上跑下来冲到门口的时候,被门槛儿给绊倒了碰坏的。

       还有一次,晚饭在奶奶家吃完,坐着爸爸的自行车回家,刚走出没几步,我就因为淘气,把脚伸进了车圈里把脚背弄坏了,爸爸又转身把我送回到奶奶家里,让爷爷给我治疗。当时的疼现在都忘记了,只是知道又可以在奶奶家混几天了。

       记得那时候晚上留宿在奶奶家里,老姑也还未出阁,奶奶就给我讲故事,什么长虫(可能是蛇)、什么老虎妈子(可能是母老虎),还有很多故事,都是口口相传下来的,可惜当年我只是听了个热闹,时间久了,故事内容都忘记了。但是当时的场景,却都历历在目,永远不会忘怀。

       我十几岁读初中的时候,爷爷就已经70多岁,奶奶也60大多了,所以爷爷给我的印象一直是一个瘦削的老头儿,拄着个拐棍儿,留着八字胡,虽然都花白了,但是有模有样。有时候爷爷捋一下胡子,就像现在电视剧里看到的旧时的老人家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 爷爷是老中医,一辈子治病救人,只是我听说的,就有很多人当年是爷爷救活的。6、70年代,甚至更早些的时候,不知道那时候怎么回事,很多人会得一些奇怪的病症,比如疖子,疔毒,还有一种叫做“砍头”,这是我亲眼所见的,一个4、50岁的男人,脖子后面一个突起的大包,中间都溃烂了,出了一个大坑,找爷爷看病的时候我看到了,看得我龇牙咧嘴的,只听爷爷说,这就是“砍头”,学名我不知道,但那样子,真的像给那位大伯砍了头了。

       没多久,那个大伯来了几次就治好了,对爷爷千恩万谢的。其实这样的场面我见得多了,爷爷总是很淡然地笑笑,也不多说什么,只是每次治疗,都会把病人的治疗情况记录下来。我记得很清楚,那时候他做记录的纸张,是那种草纸,黄颜色的,爷爷自己用线绳装订起来的,只是不知道那些东西叔叔是否保留下来。

       爷爷是一个很关心国家大事的人,经常读书看报,虽然年事已高,但是对于国家大事都是很关注的。每每有人来看病或者串门,爷爷都会跟人家谈上一阵子。爷爷家门口就是过路的小街,天气好的时候,爷爷就会搬个椅子坐在门口,有人过去都会尊敬地跟他打个招呼,有时候他也会叫住人家聊上一会儿。人家都会跟家里的大人们说,这老爷子,年纪这么大了,却不糊涂。

       小时看得最多的,就是爷爷奶奶给很多胳膊脱臼了的孩子“端”上去,其实就是把脱臼的部位归位,本来孩子来的时候是哭着的,爷爷奶奶逗几句,不经意间,只听嘎嘣一声轻响,孩子的胳膊就行动自如了。奶奶虽然不懂医术,但这个技术却很高超。

       奶奶对爷爷的照顾也是极其精心的,我记得小时候爷爷是吃小灶的,奶奶会把肉泥和着大米一起给爷爷煮粥吃,爷爷几乎什么家务都不做,奶奶倒是家里外头什么都要张罗着。奶奶个子不高,但是极为要强,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,据说日本人在的时候,因为鼠疫的缘故经常会挨家挨户检查卫生,他们会戴着白手套去摸家里的门框上沿,而奶奶家的永远都是一尘不染的。奶奶爱干净的习惯影响了好几个孩子,影响最大的就是爸爸和二姑了。

       从小到大,我记忆中没有爷爷奶奶责骂过我们的时候,如果有的话,也是爷爷严肃的样子会让我们几个孩子心生敬畏,而奶奶永远都是那么慈爱。我读师范的时候,爷爷80多岁无疾而终,大家都说,爷爷这辈子是积德积福了,所以去的时候没有一点痛苦。而奶奶就没有那么幸运,去世前患了癌症,受尽了折磨。

       到现在做医生的叔叔还在后悔,奶奶当年查出癌症的时候,已经年过70,叔叔为了保险起见,没有给奶奶做手术,他现在后悔的是,如果当年给奶奶做手术了,也许可以多活几年。可遗憾就是遗憾,过去了就过去了,就像有些机会,失去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。虽然叔叔遗憾,但是我们都知道,以90年代初的医疗水平,和奶奶70多岁的高龄,如果坚持手术,也可能当时就下不了手术台了,那样的话,叔叔宁可不让奶奶手术。但是叔叔对奶奶精心的治疗和照顾,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。

       那时候开始有一些保健类的药品,据说可以治愈癌症,而且价格不菲,叔叔都不吝惜给奶奶买回来,只为了让奶奶多活几年,后来我们谈及此事的时候,都知道那些药品都是骗人的,而且那个年代骗了很多为了让生病亲人续命的人们。

       奶奶去世前一年,我就已经工作了,也有了工资,记得第一个月的工资我给奶奶买了一串香蕉。奶奶家距离我们单位只有几百米,上班是假我就会偷着跑回去看看奶奶。奶奶胳膊疼,我就会学着老姑的样子给奶奶摩挲着,以为这样会减轻她的痛苦。每次奶奶都是用慈爱的眼光看着我,现在想起奶奶的眼神,我的眼泪就止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 那时候奶奶会玩牌,像麻将牌一样的纸牌。每次回去我都陪着奶奶玩,有时候我会耍赖,奶奶就会开心地笑着,让着我耍赖。其实奶奶知道我并不是喜欢玩牌,只是为了多陪陪她。给奶奶买的那串香蕉,我也记不得奶奶是否吃了,但是我的心意到了。我一直都认为,在长辈健在的时候都陪陪他们,比他们去了以后给他们烧纸钱要好得多。

       结婚以后,我给爷爷奶奶上坟的次数不是很多,但是我心里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他们。在他们健在的时候,我承欢膝下,让他们尽享天伦之乐,这比现在长长去墓地看他们,要更加地有意义。现在,我对父母,对长辈也都是一样,尽量多的跟他们保持联系,多见见他们,多关心关心他们,因为他们是挚爱的亲人。

       爷爷是1988年去世的,当时我读书,爸爸没有让我回来,寒假回来时,我才知道,自己偷偷哭了一回。爷爷给我们的感觉总是有距离的,但是对奶奶的感情就不同了,奶奶病重的时候,已经处于昏迷状态,人瘦的两腮上都没有了肉,呼吸也很微弱,大姑从南方赶回来,只为了在奶奶最后的日子多陪陪她,二姑也回来了,都陪在身边,陪伴奶奶走过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   奶奶是1992年去世的,到现在马上就要有20周年了。今天上坟的时候风有些大,爸爸、叔叔、姑姑、姑父几个长辈一车,我和弟弟妹妹一车,买烧纸的时候,连带着把老姑和大姑的份儿都带出来了,我又买了些冥币,妹妹昨晚亲手叠了金元宝,只是为了尽一份心意。

       纸钱燃尽的时候,二姑率先跪地磕头,我也跑过去给爷爷奶奶磕头,接着爸爸和叔叔,姑父都过来磕头,弟弟和妹妹也跪下磕头。大家起来的时候,我发现叔叔的额头都是土面,他说自己是最虔诚的,我最虽然头没有真正磕到土地上,但是我的心,也是虔诚的。

       如果有另外一个世界,我祝愿爷爷奶奶相依相伴,保佑我们这些晚辈们安康幸福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1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