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跟喝酒有关的故事  

2012-07-23 14:03:46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 题记:我本不喜欢喝酒,但是这些年因为一些原因,经常会有一些酒局,说了几次戒酒,一直没能戒了。只是现在喝酒的时候少了,喝酒的量也少了很多,而且现在喝酒的时候逼酒的少了,跟几年前大大不同。有时候我吓唬劝酒的说,你们看到一个官司吗?说的一个中年男人酒后死亡的故事,一起喝酒的几个同学都被其老婆给告了,最后法院判定,几个一起喝酒的同学每人缴纳几万元的罚金给死者了事。加上我喝酒耍赖的技术,真的大大保护了自己。前几天看了博友淡淡云的博客里的一句话,说的是有关于喝酒微醉的状态,蛮开心蛮惬意的,就想起了这些年自己喝酒时的一些趣事糗事,写了几个小故事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酒下去了,感情就上来了”

 

       三年前大约也是这样的时候,在省城一所大学任副校长的初中男同学L回来了。初中毕业后就很少见了,只是在2006年12月份,我组织的QA一中86届同学会时,L回来和我们一聚,从此多了联系。

       初中时,我们几个学习好的关系就都不错,加之我个性外向,跟那帮淘气小子像哥们儿一样。现在同学们有事也都有我帮着张罗,上学时是一个头头,现在也算是一个召集人。L前些年颇吃了些苦,但现在已经有了博士学位,还做了吉大某分校的副院长,身份地位应该在我们同学里算是最高的了。

       L没架子,平常穿一身休闲的装扮,这些年见他时,都是这样打扮,不知道穿了西服扎了领带会是神马模样,倒是这样休闲打扮让人感觉更易接触。

       这次L回来时带了一个朋友,是他们学院另外一个副院长W伟,当时51岁,中等身材,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,牙齿明显的可以看出是烤瓷的,整个人给人感觉是温文尔雅的。我们敬称他W院长,他也非常的客气。

       因为是晚间,L回来时找的我们班主任李老师,李老师把消息告诉我之后,我召集大家到酒店集合。到场的同学有10多位,女生5、6个,男生5、6个。跟L见面,同学们都很高兴,跟W院长纷纷打了招呼,L也介绍了我的职务,然后老师让我安排座次,让我张罗喝酒。

       老师自然坐在正中的位置,右侧是L,左侧是W,然后右侧依次是我们班的男同学,左侧挨着W的,我安排比较能喝的女生S,接下来还是能喝的Y(她已去世近2年了),接下来是我,下面是几个女同学。大家围坐一桌,我先请李老师提酒,他很激动,看到自己的学生事业有成,荣归故里,就连我们同学都很有面子,他高兴的心情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   L没喝多少,说中午在省城有酒局,W说,中午已经帮L分担了一些酒,他在为L打掩护。我们的重心就放在了W的身上。W很斯文,带着一副职业性的微笑,不怎么说话,更不动筷子,为了招待好他,我说:W院长,你吃点菜,别老顾着喝酒,对胃不好的。W说:没事,一会儿酒下去了感情上来了我就能吃菜了。

       听到他这么说,我马上来了精神,指挥紧挨着W的女同学S说:你来提口酒,敬W院长一杯。S心领神会,马上端起酒杯对着W说:W院长,看得出你跟我们L同学关系极好,是哥们儿,今天你们回来了,就算是回家了,我这做妹子的,敬你一杯。

       W马上端起杯子,笑容可掬。杯里的酒已经喝了一半,S的话音一落,一仰脖子,剩下的半杯酒干掉了。W愣了一下,也马上干掉了一杯酒。马上大家都赞不绝口,W的脸上也染上了红晕。L在一边笑咪咪地看着,并不多说,李老师平时是喜欢喝酒的人,跟着也喝了,剩下我们几个,也干掉了杯中的白酒,就这样,2两半的酒,10多分钟都干掉了。

       我马上让人接着倒酒,接下来由Y敬酒,W还是笑着,但是已经没有开始时的拘谨,不再那么绷着了。我在心里暗笑,Y一张口叫W院长,他忙说,就叫我伟哥吧。此话一出,大家都多了联想,但碍于他年岁比我们都大,只是忍着笑,等着老Y张罗酒。

       老Y喝白酒厉害,说:王哥,你这酒下去了,感情上了没有啊?W笑了,点了点头,等着老Y继续说。老Y说:欢迎你们回来啊,敬你一杯。说完一仰脖子,半杯酒喝下去了。这次W有点傻眼了,但也随着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 L打圆场,说不能这么喝,中午伟哥有底子,慢慢来吧。我说,那大家边吃边聊,让伟哥吃点菜,他倒是吃了点,却没吃多少,李老师不时地跟他闲聊几句。接下来是我提酒,说了几句场面话,却还是敬称他W院长,因为还是不熟悉,不能随便称呼。提完酒,我一口把剩下的半杯干掉了,这次W院长明显的皱了皱眉,大家一起哄,他也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   酒喝的有点急,老师叫停,让大家慢慢喝。接下来大家纷纷聊着,W站起来,隔着两个人跟我握了握手,说:领导,谢谢你啊 ,把你们班最漂亮的女生安排在我的旁边了。大家听了忍不住窃笑,很明显,伟哥喝高了。想来平时不论他怎么想的,断断不会跟大家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   第三杯酒倒上以后,喝酒的进度明显减慢,聊天的多了起来。平常同学们也不是经常聚会的,到一起自然话题就很多,酒桌上三三两两闲聊的事情经常有。一眼没照顾到,再看伟哥的座位,人已经不在了,L也没影子了。过一会儿L回来,说W喝多了,吐了,回车上睡觉了。

       W不在,我们都是同学,谈起刚才伟哥说的,“酒下去感情就上来了”的话题,笑声不断,但都不是恶意的。这句话自此成了典故。第二天中午大家又聚在一起,伟哥说什么也不跟我们女同学坐在一边,只是喝了点啤酒,还是那么温文尔雅的样子,非常的沉稳。

       大家也很厚道,不再提昨晚喝酒的事情。L和伟哥走后,大家在酒桌上多了句酒词,“酒下去了感情就上来了,感情上来了人没影子了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崴掉了鞋跟

 

       2008年7月初,那时候有个同学在市公安局做领导,给我们几个同学办理驾驶证。到最后一次考证的时候了,我们几个一起去考场,一切手续办理完之后,还不到下午4点。市局的朋友热情地招待了我们几个,一起喝酒的还有市里几个初中同学,基本都是正科级以上的领导干部。

       酒店不错,包房在3楼,那天我穿了个白色的瓢鞋,很喜欢的鞋子,价格不贵,没想到酒后下楼的时候,一不小心,把鞋跟齐齐的崴掉了。

       喝酒时自然很兴奋。在经开区某局做局长的男同学彦海的哥们儿老关是我的网友,去了市里几次一直没见到真人,酒至半酣,我提及老关。彦海马上说,我给老关打电话,让他一会儿请咱们唱歌去。

       那时候我喝半斤白酒不是问题,也喜欢跟同学朋友一起喝点酒,享受的不是酒,而是喝酒的过程。那天喝了半斤多一点,算不上醉了,可是下楼的时候,不知何故,鞋跟一下子崴掉了。事后明白,一定是喝多了脚步不稳导致的,也怪鞋子质量一般。

       后来同学说再买一双鞋,我说不必了,司机带着我去鞋店修好了鞋子,到歌厅唱歌。终于见到了老关的庐山真面目,他比我大5、6岁,头发有点花白,应该是少白头那类的,说话声音有点哑,眼睛不大,但是很有神,从眼神中可以看得出,他做事一个很谨慎的人。后来我们喝了几次酒,平时也有联系,也算是我的哥们儿了。

       2个月前彦海回来,跟市里几个朋友,晚间我请客去吃烧烤,彦海想起这事儿调侃我。说:再去市里一定穿一双鞋跟结实的鞋子,免得再把鞋跟崴掉了。我笑道:幸好我脸儿大,否则得钻地缝儿去。

       还好这事儿只是个别同学知道,如果大家都知道了,还会多调侃我一段时间的。这些对于我来说,只是一些过往的糗事趣事,算不得什么丑事,也是给朋友们多些酒中的谈资罢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家有悍妇   

 

       男同学利民,跟我同龄,初中后读技校,毕业后一直在油田工作。他中等身材,偏瘦,有点近视,却很少见他带着眼镜。2006年,我们成功组织了一次毕业20年聚会后,同学之间的接触就多了起来。常有外地同学回来,我们就会聚在一起乐呵乐呵。

       有一次大约是秋季,晚上大家聚餐完毕,一起到歌厅继续happy,利民也跟着了。他是那种丢在人群里一点都不显眼的人,平时话也不多,没他在大家也没觉得缺谁。利民喝的不多,话也不多,给人感觉很没有精气神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 当时我们同学大范围聚会时间不长,大家都愿意一起聚聚,男男女女的,吸引力也很多。在歌厅有唱歌的,有跳舞的,有喝啤酒的。大家玩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   我突然发现了不和谐的情况,利民冷着脸出去了,女同学孙紧跟着出去了。孙的老公跟利民是堂兄弟,我估计是利民有点什么事情,孙出去看看。我也急忙跟着出去,原来是利民的老婆来找了,对着利民横眉立目的,利民噙着头,哀求着她快点回去,不要胡闹。可老婆不是那么好说话,利民怒了,二话不说回到了歌厅,孙在那里劝嫂子回去。

       听说过有男人在外面喝酒老婆找,老婆闹的,但是我第一次亲身经历这样的事情。毕竟同学聚会我一个头,如果真的出现什么问题,于情于理我都不会舒服的。还好,那次孙把利民的老婆弄走了,并没有影响到大家玩乐。

       这次之后,再有聚会,利民都没有参加,听说被老婆闹的太厉害,惹不起的。有这样的情况不知道原因何在。或者利民平时有过什么让老婆不放心的是,甚至是前科,又或者只是老婆单方面的问题,太喜欢管着老公。

       平时对利民的老婆多少了解一些,表面上看,是一个很能干的人,但是对老公管的太过,结果也不会是很好的。果然,2年前听说利民离婚了,他也开始跟我聚会,精神面貌大变。变得自信很多,我们不由感叹, 有时候离婚未必是坏事。

       现在利民处了一个对象,开着一家幼儿园,我们都见过,很大方地跟我们打招呼。前几天参加升学喜宴的时候,大家问利民什么时候结婚,利民说等孩子上大学以后就结婚。他的孩子今年就升学了,祝愿利民遇到一个真正合适他的人,共同度过后半生的时光,和和美美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酒醉找不到北了

 

       几年前很偶然地跟乒乓球结缘,因此结识了几个球友,我生性喜好交友,球友男男女女的都有,年纪相仿的多,工作在各个岗位上。有老师,有书画爱好者,有写作爱好者,有机关干部。

       前年的一个冬日的傍晚,正好要下班的时候,我遇到信访局的球友老赵,突发想跟几个球友一起聚聚的想法,就给其他几个球友打电话联系,还好,联系到5个人,就到了距离家里不远的一个狗肉馆小聚。

       几个球友是第一次喝酒,彼此并不知道酒量,2女3男,围坐在一个长方形的小桌前,开怀畅饮。喝到半酣时,我已经喝了2杯白酒。在小学任教的G老师,也喝了1杯多,直说不能再喝了,再喝就会忍不住地傻笑。大家一听,更想看看她傻笑是啥样子,老赵一直劝着酒,我这东道主为了争取主动,又倒上了第三杯白酒。

       最终老赵喝了3杯,G老师只喝了2杯,就开始咯咯咯咯咯地笑了起来,果真让我们看到了她傻笑的样子,果真是止不住地笑,而且只咯咯咯咯咯的。我喝了3杯,就已经7两半了,我是极少喝这么多的酒的,之前只是有个别的公务场合,或者跟同学在一起的时候,才喝这么多,这一次确实把我喝高了。

       当时喝的兴奋,并没有觉得怎样,只是觉得声音高了,话多了。本来每次喝酒之后都尽快地回到家里。这次老赵喝兴奋了,极力张罗出去唱歌,我们几个打车随着去歌厅。

       在歌厅的时间不算长,再没有喝酒,出来的时候,经冷风一吹,我有点懵了。从歌厅出来,往北一走就是一个十字路口,有很明显的标志,可是我却不知道那边是北了。

       出来不一会儿,几个球友就分开了,只有跟我住一个方向的华哥陪在我身边,而他晚上喝了近4杯白酒,也就是一斤的白酒。那天路上还有积雪,华哥拉着我在十字路口向右拐,就是向东的方向。因为看不到其他几个球友,我还在担心他们几个,给他们分别打了电话,确定他们都回家了,我才放心。

       想来那天华哥也喝高了,竟然拉着我一路走回了家,一公里多的路,还有积雪,幸好我们都没有滑倒。他一直把我送到我家小区的大门口,才返身回家。路上我们也不知道闲聊了什么,反正一直在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 回家吐了个七荤八素,起誓发愿说,以后再也不喝这么多了。第二天起来,像大病了一场。后来在杂志上看到说一次醉酒,相当于得了一场急性肝炎,真的有点吓人。可是以后有些场合,还是难免会醉酒,只是之后这几年,没有喝这么多过,算是长了记性。

       后来我调侃华哥说,我喝多了你也喝多了吗?竟然你不知道打个车送我回家?!华哥一脸无辜地说,我那不是也喝多了吗。看着自己理直气壮,华哥一脸的无奈,我忍不住笑了。这个趣事被球友们说了好久,只是一个趣事,无伤大雅。 

       当天喝酒最少的是马哥,每每说起那次喝酒,他都很感慨,也很怅然,说怎么再也没有那样的时候了呢!有些事情就是在某种阶段才会发生的,过了那个阶段,尤其是随着年纪的增长,有些事情断断不会再发生了,那,就是绝唱了,只是留给我们无限的怀念和畅想。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6)| 评论(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