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哥们儿老周  

2012-08-28 14:28:27|  分类: 心情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 老周是我哥们儿,原来是我同事、领导,多年的交往了解熟识,让我们最终成为了好哥们儿,可以一直到死的哥们儿,这样的人,在我生命里,并不多见。

       他175厘米的身高,身材瘦削,当兵出身,所以今年58岁了,还身板很直。称他为老周,是因为他20多岁脸上褶子就很多,后来发现,他30多岁、40多岁甚至50多岁的时候,样貌变化并不大,这样的人年轻时显得老成,年老时也不太显老。老周以前曾经笑谈,我家三代,都称他为老周。我爸爸遇到他,说老周好啊。我儿子也跟我说,妈,我放学时看到老周的车了。老周每每说起这事,我们都是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   老周现在在北京照顾孙女,也一直坚持锻炼,除了打球还走步,运动量不小,身体很健康。我打乒乓球,也是受到他的影响,最开始用的球拍,也是他的。他工作作风严谨踏实,为人正直。他老伴退休前是医院化验室的主任,与人为善,是一个好人。

       儿子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北京,因为两口子极好的人缘和人际关系,孩子毕业后不但有个事业单位的工作,还有了北京户口,有了很好的对象。到现在小两口发展的都很好,老周老两口去了帮着儿子媳妇照顾小孙女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   90年代初,我参加工作的时候,因为必须过渡一下才能进入机关,所以先到企业呆了一段时间。我要去的局机关,在计划经济时代非常抢手,下面有几个企业,当时的局长是我爸爸的好同学好哥们儿,所以让我先到企业待一段时间,然后找机会再进入机关工作。

       选择的企业,经理是我爸爸的学生,对我照顾有加。老周是另外一个企业的经理,公司跟我们公司相邻,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但是接触并不多。他大我15岁,当时在他眼中,我是一个孩子,他已经是个中年人了。

       91年11月份,我如愿进入局机关,到人事科工作。94年,局机关换了办公室,由原来的平房换成了楼房,局长也换人了。过后几年,老周换了企业,还是做经理,办公地点,跟我们是楼上楼下。局机关是2楼,他的企业是3楼。

       90年代中期,计划经济转为市场经济,我们的企业也渐渐疲软了。开始实行承包制之后,大部分职工都下岗回家了。到90年代末,开始企业改制,一直到2005年,我们系统最后一户企业改制完毕,我们单位也成建制和其它两个系统合并为一个新的单位。

       老周工作能力很强,为人也随和,做事稳健,也有点家庭背景。到2000年的时候,原局长卸任,老周主持工作,后来任命他是局长,在他的任期内,局机关只剩下8个人,只有我一个女的。单位人员不多,关系也相对简单,老周也很认可我的工作能力,所以在04年的时候,他向组织部门推荐我,我也因此提拔为这个局机关的副局长。

       说起来简单,在一起工作的几年间,我们有太多的磨合。我一直承认,我今天的处事方式,受到老周的影响太多。比如,以前谁跟我开玩笑,我会翻脸。比如,以前我考虑问题会很简单,说话很直接,不会转寰。在跟老周共事的几年中,他给了我很多的改变。

       我一直很感谢他,虽然2005年10月份的时候,上级调整领导干部的时候老周到了新单位,我则跟着单位成建制转入新单位,因此也和老周分开了。但是,老周一直跟我有个联系。

       分开后,原来单位几个要好多朋友也经常聚在一起喝点小酒,渐渐地,老周说我成熟多了。我说,没有了你们几个大哥的指引,我只能长大。

       再后来,原来企业职工上访,个别领导认为是老周是背后的主谋,我极力维护他,我以人格担保,老周不是这样的人,我这样为老周说话,我相信某些人心里会不痛快,但最后事实证明,这件事跟老周一点关系都没有。我不担心什么,以我的个性,虽然不能为朋友两肋插刀,但绝对要维护朋友,尤其是值得维护的朋友。而且我相信,在我不知道的时候,他们也会在背后维护我的。

       前年,老周的儿子在北京有了孩子,老周和老伴过去照顾孩子。老周的老伴,我们叫四姐,为人很是勤俭节约,是过日子的好手。平时我们吃吃喝喝的,从来不跟我我们凑热闹。我们四五个好友,只有我一个女的,他们都大我10几岁,我是最小的妹妹,所以都很关照我。但我知道,老周对我的关照最真心。

       前几天,老周的老岳母要过生日,他和老伴从北京赶回来,我召集几个老哥们一起吃饭。老公和孩子也都到场了,老周很严肃地跟老公说,放放是我妹子,我希望她一切都好,更希望你一切都好。我听了很感动,我没有亲哥哥,他算得上是我的哥哥了,真心相待的哥哥。

       在老周面前,我恃小而娇,有时候会跟他调皮捣蛋。会开玩笑,也是跟他学的。现在不但能经得起别人跟我开玩笑,我也会调侃别人,也变得很幽默,这都是拜老周所赐。有一次酒桌上,老公对老周说,三哥,你怎么就由着放放“欺负”你呢?!老周笑了,说,我愿意,谁让她是我妹妹呢。一句话,说得我周身舒坦。反过来歪着脖子对老公说,你管得着吗?!样子甚是嚣张。

       多年来,跟老周相处的日子是轻松愉快的。他为人随和,没有架子,做事谨慎,从不张扬。给我的影响很多,但我们个性相差太多。我一直很遗憾,如果05年他还是做我领导的话,能多带我几年,对我整个人生,也许起到的意义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   但如果只能是如果,留下的都是遗憾。到现在我们还能时不时地联系,每年有几天可以坐在一起喝酒谈天,也是非常惬意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 前几天他回来,当年的同事请客,把当年单位8个人中的7个都聚齐了,第八个老干部因为已经作古,不能到场了。有个老干部笑谈,咱们是八仙啊,放放就是何仙姑(故去的老干部姓李,权当他是铁拐李了)。一句话说的大家哈哈大笑,都很惬意。

       老周返回北京的车上,给我发来短信,说他已经回京了,有事联系。看到他的短信,心里很温暖。朋友间能够真心相对,互相维护,足够温暖彼此的了。

       我是一个不能没有朋友的人,但是现在随便就成为朋友的太多太多了,如果只是泛泛意义上的朋友,意义并不深远,而真正能真心以对的,才是真正的朋友。为什么现在大家都希望遇到这样的人,就因为太难遇到这样的人了。

       我很幸运,有老周这样的朋友。机构调整的时候,有平时一起的好哥们儿说,你看吧,最多一年,放放就不会理咱们了。老周则说,不会的,至少5年放放不会不理咱们。后来在酒桌上我听说此事,我说,咱们会是一辈子的朋友,一辈子不离不弃。到如今,距离2005年已经过了7个年头,我们原来几个哥们一直没断了联系。只不过在老周去北京以后,联系的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 作为还在职的朋友,我对原来几个同事哥们儿有着必然的责任,尤其是已经不在岗或者退休的老干部,只要他们找我办什么事,我绝对不予余力去帮助他们,在现实中,我也确实是这么办的。在这一点上,老周对我是格外的认可。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7)| 评论(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