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离伤6  

2013-02-08 10:44:34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 这一晚,谢金玲注定是睡不好的。肚子上的伤口一直疼的厉害,那种彻骨的痛,并没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减轻半分。一直到天亮了,谢金玲才迷糊了一小会儿,熬过了一整晚,谢金玲感觉到了有点盼头儿,因为护士说了,今天赶上周末,没有什么问题的话,7点半以后就可以回到自己的病房了。回到病房和亲人在一起,或许就容易熬一些了。

       7点刚过,护士过来给大家擦身子,穿衣服。从手术室出来,大家都是赤条条的呢。两只手上都插着针头,谢金玲有点发懵,这咋穿衣服啊?隔壁床位的病友扬了扬手腕上的管子说不穿了,回病房让家人给穿。护士问谢金玲穿不穿,她想了想说穿吧。护士也有办法,关闭了右侧手腕的针头,把右胳膊抬起来,把右侧的袖子穿上,然后让她侧了一下身体,把病号服掖到她的后背下面。

       接着让她向右侧转下身,把衣服拉出来,把左侧手腕上的针头拔下来穿上袖子,最后把针头接好,衣服算是穿上了。只这么一弄,谢金玲又是一身大汗。不过穿好了上衣,毕竟出去也方便一些,怎么也比露着肩膀要好啊。

       穿好了衣服,谢金玲只等着家属进来带她出去了。7点半,ICU病房开了门,家属涌了进来。大哥第一个过来,问她感觉怎么样了?还疼不疼了。谢金玲经过一夜的折腾,现在说话也多了点力气,说自己好些了。雨燕凑上来,见她满脸大汗,就拿起枕头旁边的毛巾帮她擦汗。看到女儿好像一下子就懂事了,谢金玲说不出的感慨。

       已经有病人被推出去了,谢金玲也想要出去,恰好值班医生过来查看。她看了看谢金玲的病例,皱了皱眉,说暂时不能出去,必须观察24小时才可以。看着其他3个病友都出去了,谢金玲突然感觉很怕。值班医生走了,护士帮她调好输液的速度,谢金玲问,她为什么不能出去呀。护士说,你昨天中午才进来,得今天中午才能出去,再等会儿吧。

       谢金玲心里愈发的不安起来。昨天在ICU的4个病人,进来的时间都差不多少的,是不是自己的病情很重啊。她突然想起昨天晚上探视时间突然看到了大哥和老弟,难道真的是自己得了很重的病吗?难道是……?她心里一惊一惊的,根本不敢往最坏的可能去想。

       护士过来看监视仪,说她血压有点不稳,让她安静地休息一下,谢金玲怎么静得下来,她的双手一直在脑袋旁边上举着,现在都已经发抖了,却不知道怎么摆放才好。护士说她太紧张了,要放松才行。宽敞的ICU病房,除了一个值班护士,只有谢金玲一个人。她感觉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无法逃脱的白色漩涡,越陷越深,越陷越深,以至于被淹没。

       9点多,护士开了门,看到值班医生不在,就让谢金玲的家属进来陪着她。谢金玲感激地笑笑,这个医院确实很人性化。有家人的陪伴,剩下的时间就容易熬了。雨燕看到她憔悴的样子想哭,谢金玲忙安慰她说,没事的,过几天出院回家慢慢养养就好了。小姑子红丽憋了憋嘴,忍着心里的哀痛。

       谢金龙和谢金山在病房里呆了几分钟就出去了。ICU病房太压抑了,今天周六,医生休息,要周一才上班。看来这两天还是不能知道最确切的消息。苟红军收起了平时的吊儿郎当的样子,说病理报告周一大概就能出来的,周一医生也会查房的,到时候再问。

       一直熬到了12点,护士才拆了谢金玲身上连着的监护仪,让她回到病房。重新回到病房,谢金玲好像从地狱回到了人间一样。病房里好像阳光都明媚了许多,看到了病友,也好似亲近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 谢金玲让苟红军带着大哥老弟和小姑子女儿出去吃饭,说自己没事,不用人陪。小姑子红丽让苟红军带着几个人出去吃饭,自己在病房守着。苟红军给红丽订了餐,就带着大舅哥小舅子和女儿出去吃饭了。

       回到病房,谢金玲感觉肚子上的疼痛感也好像减轻了些。或许也是因为几乎一夜没睡,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。醒来的时候,是一阵喧哗声把她吵醒的。她睁开眼睛,发现哥哥弟弟都在身边,雨燕也在床边坐着,苟红军和小姑子红丽都没在。

       见走廊声响大,雨燕好奇地出去看热闹,病房里的几个陪护的家属也都跟着出去看热闹。不一会儿,雨燕就跑回来说,好像是哪个领导的家属手术,来了不少人呢。华丽的老公小林也回来说,可能是哪个市领导的老母亲手术,前呼后拥的来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   谢金玲没有心情听这些。她想让大哥和老弟早点回去,家里都不少事呢。谢金龙却坚持说等两天,家里都安排好了。他让弟弟先回去,因为家里不只是有事,还有父母亲需要照顾呢。尤其是母亲卧病在床,只弟媳妇一个人是不够的。

       最后商量的结果是谢金山先走,谢金龙多留两天,等周一见到医生以后再走。谢金玲四处看着,想找到苟红军,让他送弟弟去车站回家,可是却没看到他的身影。她让雨燕去找苟红军,雨燕出去,过了好一会儿,苟红军才跟着回来。他很兴奋,一双小眼睛放着光,对谢金玲说:“你说我看到谁了?这可真巧啊!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 看到他的样子,谢金龙有点生气,心想你这还笑得出啊。谢金玲抹搭一下眼皮,没说话。“你没听到走廊那么大动静吗?你说是咋回事儿?!”苟红军神秘兮兮地说。谢金玲闭上眼睛,不想看他那副嘴脸。苟红军讪笑道:“我不说你不知道。我刚才看到你老乡了,就是那个岳发才,现在是市政府秘书长了。”

       谢金玲张开了眼睛,紧紧地盯着他,听他继续说:“你没看他那样子真牛啊!前呼后拥的,这一人得道真是鸡犬升天啊!啧啧。”苟红军感慨着。“他来做什么?”谢金玲声音弱弱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 “哦。”苟红军回到正题:“岳发才的老母亲也来手术了,刚从手术室出来,进了高干病房,单间儿啊!”他的眼神里带着艳羡之情。那个老太太年纪也算太大,谢金玲从小就认识,只不过出嫁以后回家的次数少了,再就没见过岳发才的家人了。后来听说岳发才把家人都带去市里,就更没有机会见到了。

       “红军,你送金山去车站,家里没人不行。”谢金玲对苟红军说道。苟红军忙说,好好,我送你。然后跟谢金龙说,让他在这里照顾好谢金玲,他一会儿就回来。谢金龙应了一声,然后对谢金山说,回去千万不能说谢金玲手术的事,免得老人跟着牵肠挂肚的。谢金玲也嘱咐老弟,好好照顾爸妈,她好了以后会回去看望二老的。

       夏日的午间,让人有些困倦。谢金龙满眼都是红血丝,他紧紧地盯着谢金玲的输液瓶,生怕液体输没了自己看不到。雨燕困得趴在床边睡着了,苟红丽呆呆地坐在靠墙的椅子上,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 护士拿着一个大袋的营养液来到谢金玲的床前,大声叫着谢金玲的名字,说:“44号床,谢金玲是吧?”谢金玲说了是。然后护士挂好了输液袋,给她输送着营养液。

       这个房间一共四个病人,从41号到44号,当初进这个病房的时候,分了个这个床号,谢金玲就不太喜欢。44的谐音不好啊,但是省医院的床位不好弄,如果不是通过关系,还住不进来呢。所以也顾不得那些了,刚才护士一说到44,谢金玲的心里又有点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   华丽是43号病床,她的气色还不错,一直在翻动着身体,说这样排气快,能尽快进食。谢金玲却丝毫没有食欲,肚子的疼痛感好像都波及到了胃部和腰部,哪有吃东西的心情。尤其是输着营养液,身体里不会缺乏营养物质的。

       谢金玲让大哥出去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,谢金龙却坚持不去,说晚上一起休息吧。虽然他人陪着妹妹身边,电话却一直不断。他把手机铃声换成了震动,来电话他就出去接。这不,手机在裤兜里又开始震动了,他拿出手机一看,是家里的,他跟妹妹摆了摆手说,你大嫂的电话,就出去接电话了。

       谢金龙跟老婆只说妹妹病得很重,确切的结果要等到周一上午才能知道。家里的事让老婆多操点心,这边他必须得陪着。告诉她暂时不要把妹妹手术的消息告诉二老,不能让他们担心。弟弟已经回去了,让她多帮着照顾一下卧床的老母亲。

       病房里有点热,谢金玲躺得很累,想坐一下,可肚子有伤根本不可能坐起来。苟红丽过来帮着她把床头摇高了一些,让她靠着。这次谢金玲终于把腿伸直了,能“坐”起来一些,视野也扩大了。

       41床在收拾东西,要出院了。看着即将出院的病友,谢金玲真盼着自己出院的那天快点到来,如果回到家里,即使是狗窝也比在医院里呆着强。42床在家属的陪伴下出去散步了,她也快出院了。43床的华丽,也说观察3、5天就出院,医院的病床紧张,医生不会让多住的。

       病房门开着,跟窗口对着有穿堂风,很凉快。有人敲了敲门,大家的目光都转移到了门口。一个身材高挑带着眼镜的男人进来,谢金玲和他目光对视,瞬间涨得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   岳发才这些年变化虽然很大,但谢金玲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