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同学小聚  

2013-03-16 19:20:45|  分类: 心情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 1986年-1990年,是我读师范学校的4年,本地去的同学一共6人,5个是女同学,1个是男同学。学校也是女多男少,在当年能够进入这所师范学校,就表明4年后是干部身份,至少是小学老师,不愁工作了。至少进入学校教书,而且在校学习期间有补助,很受一些人的羡慕。

       我如果不是因为偏科严重,父亲也不会让我初中毕业之后就读这所师范学校,虽然没能上大学,有些遗憾,但后来也通过函授学习取得了专科和本科的学历,没有耽误后来进机关工作的薪资。

       90年毕业,5个女生中的一个去白城工作,我们4个和那个男同学回到本地工作。男同学回到农村,没做老师,直接进入乡政府,到现在一直在那个乡政府工作,没有升职,但也活得很滋润,总是张罗着赚钱。他在我们几个女生心中没有地位,有时候我们会批他,他也满不在乎,倒也不烦人。

       我毕业以后也改行了,没有做老师,另外3个女生都做老师了,2个直接留城,1个在乡镇小学,后来也调入城内,现在不上班了,跟老公在山东某地生活,她叫雪莉,很好听的名字,比我大两岁,为人率真可爱,在教学上,她没有另外的2个女同学有名气。

       小高和雪松同在实验小学,在本地教育界很有名气,每逢她们俩教一年级的时候,想进入她们班级的孩子多得坐不下。我也因为有她们这样的同学而感到骄傲,她们一直在一线教学,真的很累,小高身体有点弱,经常有些小毛病。雪松一直很瘦,平时话不太多,状态还好。

       毕业20多年,在我们结婚之前联络比较多,结婚生子之后,工作生活也比较忙碌,没事的时候很少会聚在一起。几年前有孩子同学升学,相聚的机会也多了起来,雪莉的儿子上大学较早,她老公到南方化工企业做高管,她也跟着去了,每年过年的时候会回来小住几天。

       我和小高的儿子去年上大学了,我们俩也轻松了起来。平时我们俩也常常遇到,没事的时候会互相打个电话。当年读书的时候,只有我们俩是城里去的,她很好学,很努力,我则很贪玩。寒暑假学校留作业,我懒得写,会拿了她的大作业回家抄一下,应付过去。

       若是现在,小高那时候可以算是文艺女青年了。她喜欢写诗,还有点林黛玉似的气质,虽然比我小一岁,但是我觉得她比我早熟多了,可能她个性比较敏感吧。前几年我们一起吃饭,发现她个性改变很多,开朗了,说话也变得直接了,这样的性格我更喜欢。这一切都归功于生活对她的改造和改变了。

       雪松的女儿今年高考,学习成绩也不错。个子比雪松高了,肤色也像她爸爸,比雪松要白皙,模样也比雪松要漂亮。那个男同学姓周,比我大1岁,大眼珠子楞的楞的地,神神叨叨的,还很能说,不了解的人一定以为他比较能忽悠。昨天我们吃饭的时候,他打电话跟朋友说买卖种子的事儿,我突然想起一些影视剧中描写的同学聚会的场景,这样好像显示他比较能干或者有能力似的。当然,他也无需在我们几个面前这么秀自己,因为我们都太了解他了。

       昨晚的饭局,是我提前一周就预约了的。因为雪莉要去山东老公那里了,年也过了,借着给雪莉饯行的机会,把我们几个同学聚在一起,聊一聊坐一坐罢了。现在吃什么喝什么在哪里吃,都不是很重要的,只是找机会坐在一起聊聊,联络一下感情,免得多年的同学情在不经意间变得越来越淡。

       找周一起过来,我事先也跟小高说了,她说没意见,让他来吧,还担心我找不到周,或者周不肯来呢。没想到联系上周以后,他听我说把几个女同学都约到了,没有啰嗦,说一定到。

       我和雪莉先到了餐馆,小高和雪松4点半下班后从学校直接过来,周最后到的。我选择吃的药膳火锅,点了甲鱼和家鸡的汤锅,主要是给大家补养一下。几个女同学一致说不喝酒,周自己喝了一个二两的白酒,然后喝了一瓶啤酒。我点了2小瓶爽口(那种勾兑的葡萄酒口味的果汁,冒充葡萄酒的),我们4个女生喝。

       大家东聊西聊的,就聊到了孩子们。周的女儿要考研了,那孩子确实优秀。我对周说:“真没想到,就你这小样,还生出了这么优秀的姑娘!”周反应很快,马上答道:“是啊,我都验DNA了,是我姑娘。”大家听了哈哈大笑。周一直在农村工作,皮着呢,而且调侃的话,比我会说多了。

       侧脸看着他,现在的他发型是时下流行的短寸,我猛然想起当年流行烫发,他一头浓密的黑发烫了之后,像个狮子头似的。那些青葱的岁月啊,留下了多少回忆啊。现在的他,眼袋很大,褶皱也不少,真的老了,被岁月催老了。

       周喝了口酒,然后说女儿处对象了,男孩家里是海南的,打算两个人一起考研。对于孩子的恋爱问题,我们几个同学想法是一致的,就是不过与干涉,让他们多些经历不是坏事,而且孩子到这个年龄也是谈恋爱的年龄。

       雪莉说儿子到南方打工了,以前处了个对象,因为不能在一起工作已经断了,儿子说,以后自己有点成就,能力强了,还有可能和女友复合。我说赞成男孩子处对象,这样他的责任意识才会有,才会为了将来多些思考和努力。

       雪松问我,你儿子高中的时候处对象了吗?我说有那样的苗头,但是至少没做得太明显了。雪松说,我赞成孩子高中就处对象,青梅竹马的,互相了解,多好啊。此言一出,我有点惊诧,现在老师不是都控制孩子早恋吗?尤其是高中期间,谈恋爱不是会分心,导致成绩滑落吗?

       雪松说,其实谈恋爱本身不会影响学习的。我想这话有一定的道理,好学的孩子谈恋爱可能互相激励着呢。如果本来就不好学的孩子,恋爱了也许会更影响学习的,这事分什么人了。但是老师同意高中学生恋爱的,估计不多。雪松家里是女孩,我问她孩子对象了么?她说没有,孩子不干。

       我们一起打球的球友小青的姑娘大学好几年了,也一直没处对象,前几年我们在一起议论这事儿的时候就说,该处对象了,在学校还是比较了解的,如果走上社会,都不了解,机会也少,找个合适的对象就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   估计雪松是有这样的担忧和考虑。小高一句话把我说乐了。她说:我教了这么多年的学生,有时候就琢磨,给我儿子物色一个女朋友。我们几个都瞪着眼睛看着她,她气定神闲地说:是啊,送走了几个毕业班,真有一个女孩我非常喜欢呢。她说出名字,雪松也认识,那孩子的父母我都熟悉。

       小高说,这孩子品质好,学习努力,样子也好看,但是那孩子跟她说,她家有遗传病,太姥和姥姥家都有什么什么病的,这样小高才打消了想法。那女孩的母亲是我们的师妹,这孩子跟小高的儿子年纪相差不太多,所以小高才会这么上心琢磨这事儿。

       小高现在教的学生是5年级,年纪还小,跟他儿子相差不止10岁了,不知道她现在是否还有这样的想法。因为她说,差个10来岁,现在看也不错。我说你这家伙,借职务便利为儿子谋福利啊!小高却表情淡然,或许还沉浸在对过往比较喜爱的学生的回忆中吧。

       我催着小高再说些趣事,她皱了皱眉,说我们学校有啥趣事啊,一天都枯燥死了,也累死了。要说(她扭头看了看雪松),那就是绯闻了(她们俩小声耳语了一下,一定是说着她们圈子里的事儿,不便于公开的话题)。

       对绯闻这事儿我们都不感兴趣,现在这个社会,有点花边新闻,也不算是什么事儿了。我们这个年纪,尤其是女同学,女性朋友在一起,谈论最多的,还是孩子的话题。过几年孩子毕业了,就业了,结婚了,生子了,我们也退休了,接下来谈论的也就是孙子,外孙子,孙女,外孙女。谁家的孙子好看,谁家的孩子乖,或者谁的儿子女儿现在发展很好,已经有了自己的公司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 那时候再聚会,我们的鬓间的白发就会明显了,说不定谁掉队了,大家在一起谈起的时候,会不胜唏嘘,想起多年前学习的经历,又会感慨起来。会说,想当年,我如何如何,你怎样怎样的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