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离伤8  

2013-03-04 22:58:30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

苟红丽在病床对面靠着墙站着,她心里更不是滋味儿,因为即使病理报告没出来,她也已经知道结果了。但此刻她还心存幻想,希望医生的肉眼判断是错误的,病理报告会写着无论肌瘤还是囊肿,都是良性的,切除了就没事了。她的想法,和此刻谢金山的想法是一样的,这都是他们对谢金玲最朴素的感情。

但生活中往往事与愿违,接近10点的时候,谢金山和苟红军拿到病理报告的时候,那上面很明确地写明了谢金玲的致命病症是“卵巢癌”,而且已经转移,属于癌症晚期的范畴。

虽然事先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谢金山在看到报告的时候,双手在一直颤抖着。手里掐着病例报告单,他脸色刷白,悲痛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。苟红军此刻也收起了平时痞里痞气的样子,表情严肃起来。

他们没急着回病房,而是站在走廊的尽头思考着怎么办。这个报告单没办法拿给谢金玲看,该怎么跟她解释呢?医生说谢金玲必须留院做化疗,否则生命不会超过3个月,还告知他们即使做化疗,生命也就在半年左右。让他们早点准备后事吧。

横竖都是个死!怎么让妹妹更好地度过最后的时光,让她的生命可以尽量的延续下去,还要瞒着生病的母亲和年老的父亲,这一切,都像刀绞一样的让谢金山难受着。

苟红军沉默着。他没想过谢金玲会得这么重的病,这么多年谢金玲跟自己风风雨雨的,打打闹闹地过来,一直没见她生什么病,平时即使有个小病消灾的,她好像也很快就挺过去了。怎么孩子刚上大学,她就突然一下子垮了呢?!

他狠狠地揪着自己的头发,靠在墙壁上一点点地向下蹭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他突然很恨自己,脑海中闪现着这20多年和谢金玲一起的点点滴滴,觉得太对不起这个女人了。这种感觉是他以前从来没有过的,结婚后他也想好好地做事,一步步升迁上去,给谢金玲更好的生活。

他知道谢金玲好面子,想着自己以后做个领导,谢金玲就是领导夫人,那面子足足的,亲戚朋友同学,都会羡慕的。可现实太残酷了,刚到乡政府干了2年的秘书,领导就换了,这个领导安插了自己的人手,让他觉得处处受打压。还有些人吹风点火的,有一次他跟领导大闹一场,再之后好日子就没了。

自从他染上酗酒的习惯后,就开始破罐子破摔了。为这事儿跟谢金玲打了好多的架,也因为吵架,他打了谢金玲。这动手打人的习惯有了开始就有了以后,谢金玲也被他打伤过,有一次学校有公开课,谢金玲眼眶淤青地去讲课,校长还特意问了是怎么回事。谢金玲推说是自己不小心撞门框上了,把这事儿圆过去了。

谢金山想了一会儿,克制着情绪问:“你有什么想法?!”苟红军忙站起身,哭丧着脸说:“你说咋办就咋办,我听你的!”

“你听我的?!你他妈的要是早听我的,我妹子也不至于有今天了!”谢金山没压制住火气,痛骂了他一句。苟红军嗫喏道:“现在还说那些有啥用,都是过去的事儿了。”

“哼!这些年你要是好好过日子,踏踏实实地工作,我妹子心里痛快,咋能得这样的病?!我他妈的真想打死你!”谢金山眼圈红了,脸也涨得通红,握着拳头高高举起,作势要打他。

苟红军没有像往次那样躲闪,而是凑近了些,说:“打吧,打吧!如果打死我能让金玲活下去,我愿意!”

谢金山的手缓缓放下,长叹一声。“造孽啊!我妹子命苦啊!”他使劲捶着自己的胸口,仿佛只有这样,才能减轻自己对妹妹的心疼。

“我看这事儿得告诉她,不说这么严重,就说是卵巢癌,没转移,但需要做几次化疗。”苟红军用商量的语气说道。谢金山哼了一声,等着他说下文。

“这样的话,既让她知道自己是什么病,又不至于一下子打到她,你说呢?!”苟红军说完,谢金山瞪着眼睛看着他,说:“你他妈的这脑子要是用在正地方,早好了!”

苟红军知道谢金山是同意这么做了,虽然还是在骂他,但已经给了他鼓励。就继续说:“这事儿不能瞒着她,她也是有知识的人,你瞒不了。所以只能跟医生沟通好,在病情的轻重上对她做些隐瞒,这样她才会相信咱们,你说呢?!”

此刻,谢金玲心情极度忐忑。早上都没洗脸梳头,没心情做这些,眼看着病人出院的出院,死的死了。自己前途未卜,哪有心情梳妆打扮啊。孩子高考之前这半年,就没有心情打扮了,一天天消瘦下来,脸上的皱纹也多了起来,怎么捯饬也白扯了。再说了,捯饬给谁看呀。

没跟苟红军办离婚手续的时候,虽然一直吵闹,甚至分居,但还是有个家的。办了手续,苟红军也没离家,有时候也回家住,那个离婚手续,更多地为了让谢金玲避开苟红军在外面欠下的债务。谢金玲也考虑,等雨燕有了一定后再说,以后离开这个伤心地,离开这个让她伤心的人,换个单位或者调转回老家父母身边,也可以再找个伴儿过下半辈子。哪怕找个年纪大点的,经济条件好点,对自己体贴的人也行啊。40多岁了,孩子大了,还图什么呢!

“妈,我爸和我大舅还没回来呢?”雨燕拿着手机从病房外面进来问。“忙啥的,大夫还没查完房呢,你去玩吧。”苟红丽看谢金玲脸色不好,拉着雨燕出去。

“你这孩子咋不懂事呢,你妈本来就担心,你还问。消停地等着得了,一会儿你爸他们回来别多问啊!”苟红丽嘱咐着雨燕,雨燕有点发蒙,眨巴了一下眼睛,撅了撅嘴又去一边玩手机游戏去了。

苟红丽进了病房,谢金玲叫她帮自己把床板摇起来,说自己要坐一会儿。刚斜靠着床坐起来,就见苟红军和谢金山一前一后地回来了。谢金玲盯着他们的手,可他们什么都没拿。谢金玲用疑问的眼光看着谢金山,此刻他比苟红军要值得信任。

“病理报告出来了,在医生那里装档了。”谢金山故作镇定地说。“不过啊,妹子你要有点心理准备。”他的话音刚落,谢金玲脸色就变了,苍白的脸突然血往上涌,心里噗噗通通地乱跳。

“没事儿,没事儿!呵呵。”谢金山忙过来拉着她的手。“大哥,你跟说实话,我是不是……是不是啥……不好的病?”她声音极度地虚弱,身子向下滑着。

“真没事,医生说了,这次手术很及时,配合医生做几次化疗就行了。”苟红军从后面凑过来说道。

“化疗?!”谢金玲只感觉天旋地转,直翻白眼。病房里突然安静了下来,其它几个病人和家属都默不作声,静静地看着这一家人。

“妹子,都说了嘛,你手术做的及时,子宫和卵巢都切除了。但医生说还得做几次化疗,彻底治愈才行。你别怕啊!”谢金山有点急,但还是克制着情绪安慰着谢金玲。

“哎!”谢金玲闭上眼睛,长长地叹了口气,眼泪随之在眼角渗出,越涌越多。一直怕是这个结果,一直在担心甚至恐惧。如今真的听到这个消息,突然不怕了,随之而来的,是太多的不舍。

苟红丽过来安慰她,谢金山和苟红军都在说着什么。可谢金玲什么都没听进去,如果不是大哥拉住她的手,她好像就要向下滑去了。

几个人把床放平,让她躺平了。她的眼泪一直在流,却没有哭声,苟红军还要劝她,被谢金山制止了,他让苟红军兄妹出去,自己陪着妹妹。

苟红丽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拉着苟红军出去,她也不想在大嫂的面前哭,尽管在手术的时候医生已经说过谢金玲的病情严重,但她总是心存希望,今天她听到这个消息,心里也很悲痛。她在担心自己的哥哥和侄女,尤其心疼侄女,刚刚长大,还没工作结婚,母亲就要没了。也担心哥哥,虽然他们离婚了,但有大嫂子孩子在,大哥还是有个家啊。如果大嫂没了,大哥就彻底没人经管了。

“别哭了,别让雨燕看到。这事还是瞒着点儿她好,她刚要上大学,知道这事还怎么去读书啊!”苟红军低声跟妹妹红丽说道。

雨燕此时不在门口的长椅上玩,不知道去哪里了。苟红丽止住眼泪,眼光呆滞地看着大哥,心里愁得很。

病房里,谢金山就坐在病床边,一直拉着妹妹的手,两只手都出汗了,他也不忍放开,好像只有这样,才能拉住妹妹不让她离去一样。

他知道妹妹要强,此刻也没有什么更好的语言可以安慰到妹妹,所以他安静地看着妹妹,让她有个心里接受的过程。

此刻,或许只有安静地陪伴是能够给予谢金玲最大安慰的一种方式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