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北京休闲游(7)  

2013-06-03 15:08:06|  分类: 旅行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 在北京呆了10来天的时间,跟两个姑姑在一起生活了10来天。我陪老姑回北京,老姑陪我在二姑家住了10天,忒够意思了,想起老姑所说,我小时候咬她的往事,更觉得自己小时候太调皮了。

       其实调皮是我骨子里就有的特质,到现在这个特质依然存在。因为跟老姑年龄更接近,只差12岁,从小就跟老姑走得近,常常会跟她调皮捣蛋的。记得她退休前在一家医院工作,有一天下午我没事了,去医院找她。

       她当时不在自己的办公室,她隔壁的办公室是老叔的,我看到老叔坐在那里正在给病人诊治,就没打招呼。那家医院几乎所有的医生护士我都熟悉,因为经常去,经常会跟那些医生护士打成一片,都熟悉了。我站在走廊里,高喊一声老姑的名字,果然很快就听到远处中药房的门口传来老姑的回答声。

       我刚看到老姑的身影,心里暗自高兴,这么一嗓子就把她喊出来了,老叔从办公室出来,笑着问我:你怎么直呼你老姑的名字哪?!我马上回:外国的孩子都直呼父母的名字呢,我怎么不能直接喊老姑的名字啊!

       我回得快,老叔反应更快,他马上问:那你咋不直接喊你爸妈名字呢?他有点咄咄逼人,我也不含糊,马上说:我是中国人啊,我得按照中国人的方式跟父母称呼。

       我们这一老一少你一言我一语的,对答很快,旁边几个医生护士听了都哈哈大笑,这时候老姑也走过来了,拉着我进了她的办公室,这事,算是了了,老叔没再问我啥,而是嘟囔着“骂”我了我一句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在北京,跟姑姑在一起,我的调皮本性又暴露出来了。中午我下楼买菜,老姑让我记得买一捆小葱回来。我买好了蔬菜,最后买了一捆小葱,到楼下的时候,想想上楼扒了葱皮也得扔下来,葱须子带的土多,弄得哪里都是,还不如在楼下就扒了,拿上去洗洗就行了。

       在楼下扒好了葱皮,我提着袋子上去,只有二姑在厨房忙乎,我一边放下蔬菜一边扬了扬手里的小葱说:你们这北京人的文明程度忒高了,卖葱还负责给扒皮的。二姑推了推眼镜,有点诧异地看了看,说:是吗?我忍不住笑了,小声跟她说,是我自己扒好的,一会儿骗我老姑,看她信不信。

       正说着,老姑从外面进来,我扬了扬手里的小葱,说:老姑,你说说这北京人啊,太文明了,买葱还给扒葱皮呢。老姑眨了眨眼睛,说:拉倒吧,没听说。肯定是你买的葱不好了,人家才给你扒皮的。

       我说:那才不是呢,你看看,这葱不错啊。老姑拿过去葱翻看了一下,有点疑惑,说:还行啊,真没听说有人给扒葱的。我得意地说:这下你信了吧,北京人讲究着呢。

       我这么一得意,老姑看出来我是在骗她了,我哈哈大笑,二姑也笑,老姑也笑。老姑说:我就说嘛,没听说给扒葱的。

       从北京回来之前的一天上午,我跟老姑到物美超市买菜,回来在楼区门口的菜摊上买了点豆角和小葱。那时候买菜的人不多,太阳却升起来了,说阴天吧,还不是阴天,但天空就是不够清亮。虽然是上午10点多,那菜贩子却没精打采的。

       菜贩子基本都是外地来的,年轻的男男女女的,穿着也不讲究,这个菜摊上的小贩是一个大约30岁左右的男子,瘦瘦的,脸膛黑黑的。老姑跟他讲价,他脾气很好,说豆角已经够便宜的了,因为剩下的不多了。我拿了一捆葱,让他给称好了,老姑付钱的时候,我问:老板,你们是不是负责给扒葱啊?

       那小老板也够配合我的,说:没事的话可以给你扒出来。我笑着对老姑说:你看看,你看看,是不是真事儿!我就说嘛,买葱负责给扒皮呢!老姑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那小老板,笑了。我当然没用他扒葱皮,而是回家自己扒的。乐趣呢,就在这一问一答的默契上。

 

       二姑骨子里也有调皮的成分,只是她的身份和年纪,不允许她跟谁调皮,但是跟自己至亲至近的我们,倒是可以调皮一下的。她的调皮体现在调侃我老姑的衣着上。

       这次去北京,二姑带我和老姑去了一次百荣购物中心,我给老姑买了件棉质的上衣,是那种乳白色的底,上面是一副花草图案,绿色的枝桠,上面是红色粉色的大小花朵,因为是不规则的形状,衣服床上很显气质,尤其是显得老姑的肤色不错,让她显得比平时的穿着年轻了几岁。

       买完了就让老姑穿上了,我们一边走,二姑一边看老姑,直夸她的衣服好看,我也跟着溜缝儿起哄,老姑让我们俩夸得不好意思了。问二姑,你是不是虎啊?二姑咯咯直笑,我也偷着乐。

       中午吃饭的时候,二姑夸她衣服好看,我也接着夸,老姑就说,等回家收拾你们俩去。我们俩就一路笑着,不时地调侃着她。从购物中心出来,还要搭乘17路公交车,才能到刘家窑地铁站口,我们仨挤上车,都没坐。

       我和二姑扶着栏杆站着,不一会儿就发现有人给老姑让座,那是一个30来岁的女孩,老姑客气地说了谢谢。二姑站在我们中间,等给她让座的女孩下车以后,二姑调侃老姑说:穿这么年轻的老太太还有让座哦!老姑狠狠地瞪了二姑一眼,马上又忍不住笑了。

 

       我们姑姪之间既有亲人的感情,也有朋友间的交流。虽然两个姑姑大我不是太多,但是她们都很有长辈的样子。在家族里,大事小情的处理的都很好,对兄嫂很尊重很关心,对我们这些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们,都很关怀。这次能够有10来天的时间,跟她们共处,让我十分开心,也十分珍惜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)| 评论(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