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晓漾的人生1  

2013-07-15 21:22:26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晓漾,这名字是父母起的,她原名叫刘晓漾,可自从上初中以后,同学就给她起了绰号,叫做“小样”。这名字一直被叫到现在,她38岁,孩子已经10岁了的时候。

       晓漾的儿子10岁,但由晓漾照顾的时间并不多,大部分时间都是由母亲在照顾。晓漾从来就没觉得自己是大人了,在她骨子里,自己还是个孩子,虽然不需要像小孩子那么照顾了,但也不需要负担什么,只想由着性子恣意地活着就好。

      大学毕业以后,回到家乡,经人介绍,认识了现在的老公,半年后,就结婚了。实际上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并不多,晓漾工作了,但老公还在带职上学,过年期间,正逢老公寒假,经人介绍相识。其实在两个人经人正式介绍之前,就曾经有过几面之交。

       说几面之交,那是因为晓漾喜欢跳舞。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,正经时兴了一段交谊舞热。晓漾在大学期间学会了跳舞,而且很热衷,回到家乡,也经常去舞厅。跟老公青云,也就是在此时相识。

       晓漾记不得是哪一晚,青云邀请她跳舞的。她只记得,那一晚的青云,头发是经过吹整的,头发吹得高高的,而且喷了发胶固定,看样子经3级风吹都会纹丝不动的。他穿着一套藏蓝色的西服,衣服很笔挺,左胸口的衣兜里,竟然还露出一点浅色格子手帕的边角。

       当时,晓漾就对青云有点好感。虽然他的眼镜不太大,但卡着一副近视镜,显得很斯文的样子。他脸部轮廓棱角分明,鼻梁高挺,身板笔直,目测身高不到1米5,身材匀称,有点偏瘦,用现在的网络语言说,青云,是晓漾的菜。

       青云并不像很多男孩子那样的话多,让女孩子反感。正因为他话语不多,表情酷酷的,才让晓漾有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      一晃毕业参加工作一年多了,晓漾很享受快乐工作的时光。过了23岁,父母亲就加紧给她张罗着找对象,晓漾只能被动地去相亲,谁让她大学的时候就知道玩了,没处个对象呢!

       这一晚,晓漾被母亲逼着,去母亲的同事张姐家相亲。相亲的对象,是张姐的弟弟。这个男孩子很内向,眼睛不大,个子高高瘦瘦的,根本不敢正眼看晓漾。无奈被母亲带去,晓漾很抵触,但23岁的“高龄”,在90年代初的东北,年纪不算小了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带着负面的情绪,自然,这个相亲的活动也不会成功的。简单介绍了一下,母亲和她的同事就给晓漾和男孩单独留下交流。男孩很木讷,晓漾也不看他,闷头坐着,男孩闷得满脸通红,半天也没冒出一句话。静默了十几分钟后,晓漾率先逃出这个狭小的空间,到了外间屋子。

       跟张姐告别,晓漾跟母亲说要去同学家,然后逃也似的离开了这个相亲的场所,直接去了舞厅。那个年代,很多像晓漾一样的年轻男女,在晚上都会来到这样的场所。那时候的舞厅,还是纯粹的舞厅,没有其它负面的东西,来跳舞的人中,年纪小的,也得18岁以上,年纪大的,40多岁的也有。60多岁的也有个别的老头会来,但他们基本都是早上来,晚上几乎看不到老年人的身影。

       小城不大,相识的人很多,来跳舞的,年轻人中,熟悉的也很多。舞伴未必是固定的,一曲终了,舞伴也就换了。

       就在这一晚,晓漾失败的相亲之后,又一次遇到了青云。他的头发照样吹整的一丝不苟,衣服照样是整整齐齐。几支曲子过后,青云过来邀请晓漾跳舞,两个人随着一只慢三的舞曲,在舞池里曼妙地起舞。

       整只舞曲,两个人都没有交流。晓漾还没有从刚才的相亲中走出来,青云也不知道想着什么,面无表情。

       舞厅里面灯光迷离,舞曲悠扬,外面好像下雪了。屋外的空气清冷,好像并没有影响到舞厅里气氛的热烈,人们随着悠扬的舞曲,正在卖力地舞动着。

       晓漾穿着宽大的玫粉色的呢大衣,跳得有些出汗了。几只舞曲下来,她一个人默默地坐在了角落里。看着舞池里的男男女女,晓漾有点溜号。后悔在大学的时候只顾着贪玩,没有处一个对象,现在才会被父母逼婚,弄得自己不尴不尬的。

       23岁咋啦?还小嘛!急什么呀,真是的。这是晓漾自己的想法,可晓漾的父母不这样想。晓漾知道,平时有不少人跟父母提亲的,有些在父母那里就给否了,也有些人曾经到自己单位附近偷看过自己,这是后来单位同事跟她说的,否则后知后觉的晓漾,才不会知道呢。

       即使这样,晓漾也没觉得怎样,在她心里,她还是没长大的孩子,她也不想长大,她宁愿自己永远都不要长大。

       晓漾大学毕业,她的弟弟晓航刚上大学。她陪在父母身边,她的婚姻,是父母此刻最关注的问题。

       夜渐深,舞厅里的灯光显得光怪陆离。一个30多岁的男人过来邀请晓漾跳舞,他动作优雅,惹得晓漾咯咯地笑了,欣然站起来跟他起舞。他是坤哥,晓漾笑,是因为坤哥就是张姐的老公,刚才去相亲,她跟坤哥见了一面。没想到坤哥今晚也来了,他也是舞厅的常客。
  
       “晓漾,没想到你来舞厅了。”坤哥说道。“呃。”晓漾眨了一下眼镜,笑道:“你也在啊。”

       晓漾随着坤哥的步子舞动着。“就知道你看不中我那小舅子。”坤哥声音轻柔地在晓漾的耳边说道。

       “为什么?!”晓漾突然弹开了上身,拉开了跟坤哥的距离,两个人像架着黄瓜架子似的,显得极其的不和谐。

       本来晓漾很喜欢跟坤哥跳舞的,坤哥是做打字社的,在90年代初期,这个行业是很新鲜的行业,坤哥也是由此发家的。坤哥的舞姿,跟其他男人不同,少了男人的霸气,有种阴柔的味道,有点另类,但也有独特的味道,晓漾跟他熟悉,平时经常一起跳。

       “你怎么会看中他,呵呵。”男舞伴被突然拉大的身体距离搞得有点不自在,试图拉近两个人的距离,正在此时,舞曲突然不合事宜地换了,晓漾甩开男舞伴的手,坐回到角落的位置。

       坤哥耸了耸肩,讪笑了一下,没有跟过来。晓漾有点恼火,无名之火,在心底燃烧。她很讨厌别人对她的生活指指点点,所以此刻坤哥不经意的一句话,就触怒了她。
 
       舞厅里的人们并没有因为外面的风雪影响跳舞的热情,舞曲一首接一首。晓漾坐在角落,茫然地看着舞厅里的人像鱼一样在舞池里游弋。

       青云并没有再邀请晓漾跳舞,晓漾郁郁地跳了一会,就在风雪中,回家了。没想到的是,晓漾最后的结婚对象竟然是这个青云,让晓漾觉得是宿命的人生,就由此开始了。

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)| 评论(1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