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教师节感言  

2013-09-10 13:21:55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      我是师范学校毕业的,毕业之后就分配直接做小学老师。我没有读过高中,因为初中时偏科严重,做教师的父母亲一致同意,让我考取一个中师学校。这样就保证了以后的工作,而且在大家的心目中,一个女孩子做小学老师,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所以,1986年,我初中毕业考上地区师范学校。

       因为父母亲都是老师,深知老师的苦和累,所以根本没打算让我毕业做老师,考取师范学校,也只不过为了将来就业。所以,毕业后,父亲通过朋友的关系,给我改行了,我直接进了机关。而我大多数的同班同学,基本都进了学校。本地的其他3个女同学,2个直接留城,1个分配到农村小学教书。

       虽然我没做过一天的老师,但是对教育、对教师,还是有很深的感情的。这源于我的父母和我的同学们,而且这些年跟教育的领导、老师一直没断了联系和接触,因为自己也是师范学校毕业的,感觉在某种程度上,跟他们还是有很深渊源的,这是扯不断的联系。从教育界出来的师哥、师姐、师弟师妹们不少,在机关里都发展的不错。正因为这些人,给教育界带去了更多的好的口碑。

       中午回老妈家吃饭,见到小侄子带书包回家,才想起来今天是教师节了。给朋友发了短信祝福,算是一点心意表达吧。刚才看到博友行者写了一段话,说:今儿给中学班主任送去一个拥抱。我调侃他,为啥只给中学班主任拥抱,那小学和大学的呢?想来初中的班主任对他有不同意义吧。

       回想我的学生时代,小学是跟母亲一个学校,班主任跟母亲关系很好,老师姓李,女的,比我母亲年纪稍长一些,很严厉,但对我蛮好的,这自然脱不开母亲的关系。记得有时候去学校农场劳动的时候,李老师会把我留下,让我收拾班级里的卫生,这样我可以不必跑到很远的农场去劳动了。但也不是每次都把我留下,我也有去农场劳动的时候,我们带小锄头去锄地,干得很欢实,怕是不止杂草,连好的秧苗也被我们铲除了。但剩下的好的还是多,秋季收货的时候,我们去地里挖土豆,其实土豆已经翻出来了,机器弄的,我们去了只是捡拾土豆,装袋。然后学校拉回去,给教职员工分了,我母亲自然也有份。

       从小生在城里,很喜欢农村的景色。就是那时候,在野甸子里疯跑,跟同学们疯闹着嬉戏着。然后看到草地里的花花草草的,白色的、黄色的、紫色的小花,一直都是我的最爱。现在每次看到这些花草,我都想拍下来。因为对这些自由自在的野花野草的喜爱,以至于不经常的在梦中会看到它们。

       小学时光在稀里糊涂中就度过了,记忆不是很多,学习成绩一般。父母都为了各自工作忙碌着,对我和弟妹的照管并不太多。到了初中,父亲意识到这样不行,就去初中教我语文。我的班主任是父亲的好朋友,也姓李,是男老师。脾气暴躁,对学生及其严厉,他教数学,很有名气,奔这个班来的学生很多,即使他经常踢学生,家长也都愿意把孩子放这个班。

       这个班最后真的出人才。很多学生发展的不错,在这个班里,我的待遇也还好。现在遇到老师,聊起当年老师踢过的学生,和当年发生的一些事情,现如今都成了故事。李老师跟我说,我可没踢过你,也没打过你。然后嘿嘿一笑说,可我跟你爸告状,你爸收拾你呀!

       我说,你真坏啊,我爸踢我原来都因为你呀!说得同学们都哈哈大笑。是啊,初中的时候,有一次因为作文没完成,父亲把我拉到教研室,给我一顿踢,后来体育老师看不下眼儿了,给拉开了。这事儿,我一直记得。这些年没敢跟父亲说起这事,怕是父亲早都忘记了。那时候挨揍也活该,谁让自己任性,不听话了呢!若是我儿子那样,我也想揍他呢。

       有了父亲和李老师的培养,我现在是一个积极乐观向上的人,工作认真努力,身心健康。虽然初中班主任李老师对学生这么严厉,但是论感情,小学、初中、师范,还是跟他最亲近。他现在是一个老人了,他早已经没有了早些年的强势,和善了很多。反倒是我们变得强势,有时候反倒在“批”他,他就会笑呵呵地说,你们翅膀硬了,管不了你们了。

       师范的班主任,是我们最不喜欢的,直到现在,每次聊起,大家对他都是颇有微词。当年我们去师范读书,他是从师范院校毕业的大学生,刚刚参加工作,就给我们做班主任。年纪轻轻的,留着两撇小胡子,或许是想让自己显得成熟和威严一些吧。但他跟老教师比起来,情商和能力都差太多了,处理事情僵硬不圆通。

       毕业这么多年,只有他孩子高考后,我们同学聚会的时候他参加了一次,之后没再见他。后来的同学聚会,没有人邀请他,慢慢关系就疏淡了。尽管这样,前几年我在给大家做同学通讯录卡片的时候,还是把他的名字和号码放在了首位,毕竟是当年的班主任,他比我们也大不了几岁,该多包容他才是。况且每个人个性不同,处事风格也不一样,理解宽容总是更好相处的。

       走上社会之后,还遇到了可以成为老师的人,他们分布在不同的行业,或给自己一些职场上的指导,或给自己一些文学创作上的点拨。在今天,此刻,我都祝福TA们,节日快乐!

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)| 评论(2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