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晴暖和悦

——修行,在路上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失而复得  

2015-05-22 09:59:07|  分类: 心情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 出差一趟,从呼和浩特到了北京,从北京回到长春,从长春回到松原家里。在北京待了几天,跟两个姑姑多了一次亲近的机会。都很忙,我也呆不住,让闯弟在网上给我拍了20日晚上8点54分的火车Z63次,姑姑姑父驾车送我到了北京站。

 

       姑父确实心细周到,见我行李箱很重,东西不少,一直给我送到最佳的地方才匆匆驾车离开。站在北京站前,看看时间,也刚刚好,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发车呢。在站前站了一会儿,想想入站的人多,还是进站里的候车室等着比较靠谱。

 

       北京站前,武警荷枪实弹,严阵以待,旅客有坐着的站着的。我拖着行李箱进了站,看一楼大屏幕,然后坐扶梯到了二楼的5号候车室。门口还真的不错,三连座位右侧的有一个空座。中间是一个30出头、穿着白色体恤的女子,面无表情,左侧那位是一个50多岁、脸膛红黑褶子不少的男子。

 

       我坐下,翻出手机和车票,就听那边有人在叫:Z63的,Z63去长春的旅客请到这边啊!听到喊Z63,我马上站起来拖着行李箱过去。一看,是某个公司在搞活动,拍照片,说是免费的。一看不是什么正经玩意,我拖着行李箱出来,往大厅里边走了走,刚好里边有座位,我就坐下了。

 

       中间是一位大娘,左侧的座位是一个跟我年纪相仿的女士,正在打电话。我坐下来也翻电话,可手机怎么都翻不到,我有点急,请左侧的大姐给我手机拨一下,可是通话音有了,手机铃声却不在我的包包里。我开始冒汗,本来候车室就热。

 

       大娘看我着急 ,就问我刚才在哪里用手机了。我说在门口的一个位置,可已经过了10分来钟了。心里想,丢了就算了,丢了也没办法不是。大娘说,孩子你把箱子放这里我给你看着,你快去找,没事儿的,我是信佛的。

 

       大娘看着就是很善良,可样子善良就一定是好人吗?可我宁愿信她,毕竟跟刚才的座位离得不远,在视线之内。我拿着随身的包跑过去找手机。原来的座位上放了一个背包,旁边的两个人依然那么坐着,没有交流。我的手机扣着放着,前边地下坐着一个年轻男人,在忙乎着找什么。

 

       我跑过去抓起手机,刚才的女士给我拨电话铃声还在响着。失而复得,我快速跑回来,扬着手机,高兴地感谢着大娘和这位女士。她们原来是一对干母女,一起到南京的。她们的口音太重,我并不是都听得明白。这位女士比我大两岁,她加了我微信,说以后可以做朋友的。听她们说,都是信佛的。

 

       还是好人多,我说手机就放在那里没人拿。这位姐姐叫潘立文,她说,旁边的旅客跟我的手机无缘。可现在想想,我宁愿相信,中间座位的女子,是特意把握手机扣着放,然后座位上放了一个背包,等着我去找的。如果她想拿起来,据为己有,简直太容易了。

 

       我是一个热心的,喜欢助人的人,我也愿意相信,这是对我的回报。手机并不贵重,但是丢了够麻烦的了。潘姐跟我闲聊的时候,说刚才遇到一个大哥,也是遇到了麻烦,她帮了忙的。看得出她真的很热心,也喜欢交朋友。过了一会儿,她接到一个电话,就是刚才那位大哥打来的,说已经上车就要离开了。潘姐祝大哥一路顺风,说以后多联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潘姐是一直带着笑,很温暖,旁边的大娘也是很慈善的,年纪跟我的妈妈相仿。真的是缘分,学佛的人可能更相信缘分吧。就在此刻,此地,就能遇到她们两个人。

 

       如果社会文明程度高到可以路不拾遗、夜不闭户,人和人之间和睦相处,那该是怎样的情景呢?这样的事在历史上确实有过,但时代进步了,社会发展了,很多大家不喜欢的东西也随之出现了。向善的人还是多的,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多。这个无法要求别人,首先自己要努力去做。相信好运气是因为付出的多,随之而来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